有评论指出,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来了香港,说是要打打高尔夫球,但实际意图路人皆见,为的是尝试突破外交僵局,寻求暖化马尼拉与北京之间冷若冰霜的关系。南海仲裁案宣布结果之后,九段线主张被否定的中国斥之为“废纸一张”,菲律宾作为牌面上的赢家,反而表现得相当克制,没有胜利冲昏了头的欣喜若狂,如今再有拉莫斯充当特使,踏足香港这个中国特区,反映菲律宾新任总统杜特尔特确实不愿意硬碰,其取态跟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大相迳庭。这篇文章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拉莫斯展开访港行程前夕,在马尼拉召开记者会表示,此行的主要任务正是“破冰”。菲律宾媒体曾经报道,破冰之旅的目的地本来是北京,为什么忽然之间变了南端的香港?一个最合理的解释是切合其前总统的半官方身份,若然在香港跟“老朋友”见面取得实质成果,大可进一步顺道飞往北京继续磋商,万一谈不拢,那也不碍事,直接从香港打道回府,这样对于中菲两国的颜面皆没有任何损失。

现年八十八岁的拉莫斯确实是谋求破冰的理想人选,在一九九二至九八年期间担任菲律宾总统的他,对华政策奉行睦邻路线,一九九五年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又主张以非暴力形式通过协商解决南海争议。卸任总统之后,拉莫斯获邀担任海南博鳌亚洲论坛理事会理事长。今次随同拉莫斯来港的破冰团友,包括“知华派”学者罗马纳(Chito Santa Romana),以及据悉说得一口流利中文的拉莫斯外孙萨姆.琼斯(Sam Jones)。罗马纳是菲律宾中国研究协会主席,他主张菲律宾不要采取向美国一边倒的政策,而是将解决争端与全方位发展中菲关系同时进行。罗马纳认为,杜特尔特当选总统对改善与北京的关系带来重大转机。

对于拉莫斯此行,新华社发表评论文章指出,拉莫斯在菲国及亚洲地区受到尊重,多年来对华友好,使其在修补两国关系的工作上独具优势。文章形容拉莫斯今次访港,为中菲重启接触踏出实质性一步,将为两国化解争议揭开新篇章。

拉莫斯在港提出中菲可共享资源,最终能否找到突破外交僵局的空间,目前当然言之尚早,但此行本身已发出昭然若揭的讯息,就是杜特尔特不似会继承阿基诺三世“亲美远华”的外交政策,甚至有可能不会事事唯美国马首是瞻。杜特尔特在竞选总统期间讲过,不会因为一个黄岩岛而跟中国开战,当选之后亦表示,愿意透过双边谈判解决南海争议。最近有一事更加可以反映,杜特尔特拒绝向美国俯首称臣。

上星期,杜特尔特在宿雾一个军营之内发表讲话,指名道姓以脏话怒骂美国驻菲大使古德伯格干预内政,宣称若美国要断绝与菲律宾的外交关系,他也不在乎。美国国务院对此“侮辱性及不妥当的评论”反应相当激烈,传召菲律宾驻华盛顿大使馆临时代办要求解释。易言之,美菲这两个亲密盟友不再是那么亲密了。

杜特尔特担任达沃市市长之时,早已树立了打击罪犯不遗余力的硬汉形象,选举总统期间又侃侃而谈“杀光罪犯”和“捉去喂鱼”,这跟美国的人权标准格格不入,却无碍其受到选民爱戴。另一方面,杜特尔特在外交层面算得上是半个亲华派,因此,有分析家认为菲律宾开始走上“远美亲华”的路线。

姑勿论如何,拉莫斯受杜特尔特所托,来到香港展开破冰之旅,意味着南海争议暂息干戈,可见之将来不会让中菲两国擦枪走火,至于菲律宾究竟如何调整其对美和对华政策,还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