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1日,日本当地时间14时46分,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8.9级地震并引发海啸。这场灾难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年之久。

对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发言:“当地震来临时,我们立即向日本伸出了援手,这个国家曾经这么多次向世界各国提供援助......我发现日本这片太阳升起的土地已经成为青年崛起的地方。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些年轻人的面孔。在刹那之间,地震摧毁了他们的家园,但没有什么能摧垮他们的意志。”

如联合国秘书长所言,日本人民的坚定意志的确值得我们敬佩。不仅如此,在这场灾难爆发之初,国内的微博上涌现了无数对日本人民临危不惧、冷静且有秩序避难的赞扬之声。

这很容易让我们想起我国在2008年5月12日发生的汶川地震,距离今天已经过去了将近八年,那么相较于日本3.11地震, 二者又有什么不同呢?

造成的危害大小是根据地震等级来判断的吗?

地震对人类建筑的危害大小,不是按照震级来算的,而是按照烈度来算的。一次地震,即使震级很大,但如果震源深度深,离人类居住地比较远,那么它的实际危害是很有限的。从地震的烈度和人口分布来看,中国汶川地震的危害远大于日本近海这次地震。

汶川地震

震级:里氏震级7.9级

最大烈度:11度

人口:方圆一百多公里内,人口高达两千多万。

城市:成都,距离震中不到100公里。

日本附近海域地震

震级:里氏震级8.9级

最大烈度:7级

人口:方圆一百多公里内,人口为零。

城市:东京,距离震中300多公里。仙台,距离震中300多公里。

通过对比,我们可以看出:虽然日本3.11地震的震级更强,但由于震中在公海,因此城市受到的冲击并不大。而中国汶川地震,地震中心不是一个点,而是由很多个地震爆发点连成的一条大地震中心线。同时,由于当地人口密度大,震源距城市近,因此城市建筑受到的冲击也很大。

虽然东京距离震中300多公里,但在地震发生20多小时后,全城还是大范围停电,整个市区交通瘫痪,飞机场飞机无法正常起降。距离汶川70公里的成都市区,地震后电力未受太大影响,交通畅通,能保证救灾的车辆能通行,飞机场可超负荷运行。

当然,汶川是震灾,日本是地震次生灾害海啸。成灾机制不同,不能因此看出日本首都不如中国二线城市电网坚固,但至少可以从侧面反映出中国的电力建设能力还是很棒的。

汶川地震,震级8级,震源深度14公里,震中烈度11度,以震中为中心方圆一百公里的地区分布着两千万人口,震波传到70公里之外的成都,烈度降为7度 ,成都市区没死一个人,没塌一栋楼(不包括属于大成都地区的都江堰等地区)。之后成都作为全国抗震救灾大本营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反观日本,震中根本不是日本的领海,震级8.8, 深度三十多公里,以震中为中心方圆一百公里之内的人口数是零,震波传到三百七十公里外的东京,烈度为6度,离震中最近的城市仙台,烈度为7度,和汶川地震时的成都相当。对于常年经历地震的日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日本3.11地震的损失,主要是海啸和其他如火灾之类的次生灾害造成的。

关于受灾道路

5.12地震时候,灾区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山区,汶川县城,映秀镇,北川,青川,甘肃文县等,通往灾区的道路,基本上都被山体塌方中断。其中200人的小分队20小时步行强行军100公里才能进入汶川县城,了解情况。

日本通往灾区的公路都是基本完好的,只有在靠近海边的部分被海啸冲毁。

关于废墟中施救难度

5.12地震,死亡6.9万,失踪1.7万人,大部分伤亡都是由于山体塌方,房屋倒塌。那时候感觉交通不便,首先到灾区的只有用手、铁锹和铁钳从废墟中施救,由于没有大型设备,施救难度也增加不少。而救援出来伤员从成都,重庆分散到全国各地治疗。

谈到日本,不得不说日本建筑的质量还是相当好的,地震伤亡人数较少,被压在废墟下的难民也不多。 至于后面海啸来了,只有两种结果,逃走或被淹死。 因此施救难度也就减少许多。

关于地震的后遗症

日本地震的后遗症当然是福岛的核电站,事态严重,却看不到日本清晰的解决办法,而且还隐瞒了很多事,导致人心惶惶。

而5.12地震时候,灾区较为严重的后遗症就是堰塞湖和水库安全,以唐家山堰塞湖危害最大,从5.12地震开始一直到6月20日才完全解除危害,那时候,头上的炸弹能量每天都变大,下游的江油,绵阳按照1/3,1/2,全溃坝方案进行疏散,影响上百万人。当时动用了巨大的人力,物力,甚至是人工背炸药汽油上山,向俄罗斯借米-26直升飞机,吊运大型机械上山挖掘人工河道。最后靠人工泄洪,也产生了每秒接近1万立方米的洪水,被废弃的北川县城再次被洪水浸泡。如果不是人工泄洪,堰塞湖将可能坍塌,几十米高的洪水墙直下而来,冲毁江油绵阳。

关于灾民的衣食

5.12地震时候,一开始不但灾民缺吃的,连刚进去救援的部队也缺吃的。但问题很快就得到了解决,即便由于地震导致道路不通畅, 大量食品和饮用水依旧很快被运送到了灾区。

成都作为救援的大本营,成都机场承接各种救灾物资的分发,从机场一直到灾区,除了政府,公司人员,还有大量志愿者参与。 整个救灾过程中,成都充分发挥了大本营的作用,不但集中物资,还有人力,血浆。灾区需要的都首先提供。

日本地震后,灾民就只在避难所里忍饥挨冻。整个地震期间,日本根本没有救灾中心一说,东京的人忙着抢购食品,连东京的缺货了,更不用说灾区人民了。

关于救灾精神

据台湾今日新闻网3月16日消息,日本首相菅直人15日要求自卫队出动直升机参加福岛核电厂的灭火工作,却遭到自卫队的拒绝。自卫队认为,这会使队员受到严重辐射污染的危险。

 现代快报5月23日报道 请记住这15个英雄的名字:李振波、王君伟、刘志保、殷远、郭龙帅、李亚军、赵海东、赵四方、雷志胜、刘文辉、王磊、于亚宾、任涛、李玉山、向海波。5月14日,他们从4999米高空冒险空降茂县地震灾区;20日,他们完成任务,安全返回成都。15勇士,4999米高空从天而降!6天6夜,他们冒着多次余震,翻山越岭,徒步220公里,先后在7个乡、55个村庄侦察灾情,向上级报告重要灾情30多批次。

关于救灾方式

在日本重灾区,难见自卫队官兵的身影。

汶川地震后,震区道路桥梁破坏程度远大于3.11日本地震,可解放军跨大军区长途跋涉,抵达灾区的距离和行进难度远高于自卫队。但凭着一股精神,依靠两腿翻山越岭,到达指定现场后手挖肩扛无所不及,救灾效率以及稳定灾民情绪的能力远远高于自卫队。

世界眼中的中日军队救灾

解放军救灾:

泰国国防研究院一位高级将领说:“我第一次看见以跳伞的方式救灾。”

美国驻埃及副武官托马斯少校表示,作为一名空军军官,他对中国空降兵从高空跳伞施救的勇气感到钦佩。

美国CNN的电视新闻中,展示了废墟上的中国军人带血的双手。在德国电视一台,中国炮兵在唐家山堰塞湖的排障行动,一度成为最吸引观众的画面。《朝鲜日报》则把中国军队的救灾行动,称为“第二次大长征”。

“他们身上,展现了中国军队坚韧不拔、吃苦耐劳和无私奉献的顽强作风。”法国驻阿尔及利亚武官科林·多米尼克上校,注意到了许多动人的细节:在山体滑坡道路不通、重型机械无法到达的情况下,救援官兵用手挖掘救人;很多战士在受伤后仍坚持不下“火线”;一些来自四川灾区的官兵,在痛失亲人的情况下,仍然战斗在救灾一线……

无私与无畏,并非中国军队在这次大地震中所特有。墨西哥海军研究和发展部长、前驻华武官苏亚雷斯少将说:“中国军队从高级将领到普通士兵全力以赴投入救灾所体现的意志和士气令人震撼,但对了解中国军队的人来说,则在情理之中。”

英国《卫报》说,中国军队表现出的人道主义精神,体现了中国政府倡导的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指导思想。哈萨克斯坦国防部国际合作局局长库斯穆金则称赞说,他们的这些表现,让人真正理解了为什么中国军队被称为“人民的军队”。

部队在条件极端恶劣的情况下穿山越岭奔赴灾区的电视画面,让比利时副参谋长布依斯中将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这是一支在发展的同时保持了优秀传统的军队。

他所感受的优秀传统,正是中国军队在80多年的历程中传承的军队之魂——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

另外,中国香港《太阳报》评论说:“解放军的精神不但弥补了直升机的不足,更做出了其他国家军队难以复制的奇迹。”

香港电视台记者访问一个满头大汗的年轻战士,问:“你们辛不辛苦?”战士回答:“我们是军人,不怕累。”

《香港商报》对此评论说:“一句平平淡淡不造作的回答,令人感到既亲切又肃然起敬。”

日本自卫队救灾:

英国记者说,自卫队的兵,哪有像解放军那样的连班倒,不惜气力地撬,挖,刨,喊,搬,抬!感觉日本根本不做什么72小时黄金时间救援计划,根本没有定下救人为主的目标,只是让能看到的,活着的民众进入避难所任由安置。现在,日本民间已经有声音认为,自卫队完全无法应付这样的危机,所以建议要组建强大军队。

台湾“今日新闻网”3月16日报道,日本首相菅直人15日要求自卫队出动直升机参加福岛核电厂的灭火工作,却遭到自卫队的拒绝。日本自卫队救灾抗命远不如解放军,相较于日本自卫队,中国大陆解放军2008年在四川大地震展现出“视死如归”的精神。

通过这一系列对比,可见我国对于灾后救援以及灾民安置问题都是极其重视的。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地震灾后重建工作拖延至今,进展极其缓慢。反观5.12地震后,仅用了三年多时间,四川便重塑了美丽容颜。

即便我们的国家在发展之路上还有诸多不足,但我们也不应太过刻薄。毕竟,当灾难来临之时,我们至少还有民族可以依靠。

是祖国让我们知道,自己并非孤立无援。

(注:文中资料来源于网络,图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Cartoon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