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雷锋就学的彻底一点儿,不要辜负自己的善良。”她这样跟我说。那时我是个很糟糕的小孩儿,中学生,十六岁,长大未成年,翘课,顶嘴,打架,甚至还会偷偷喝酒。而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老师,一个大学刚毕业的漂亮的大学生,我的老师。

对于这句话,我嗤之以鼻——一个老师有怎么资格来教育我?她并没有因为我的不屑而放弃我。每天依然不厌其烦的跟我说这个,说那个。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问她:“你为什么偏偏抓住我不放?我哪惹着你了?”

她笑了笑,让我坐下来,然后问我:“你记不记得有个老奶奶摔倒了,躺在地上半天没人扶,是你把她扶起来送到医院去的?”

这件事情我只有隐约的印象,只记得是上学路上,遇到了,看见了,扶起来,然后背到医院——因为医院并不远,就在街对面。

但是我和她赌气说没这回事儿。她说:“你承认不承认无所谓,那个老奶奶是我的妈妈,她认识你是我的学生,我知道你本质不坏,学雷锋呢,就学的彻底一点儿,不要辜负自己的善良。”

“我怎么可能学雷锋?你有病吧!”我如同一个被剥光衣服的小姑娘,愤怒的朝她吼。

她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反正我知道你不坏,你只是还不知道怎么长大。”印象里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谈话,从那之后,只要她在,我总是会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乖。

后来学了心理学我才知道,或许那时我是只是想引起她的注意,就像幼儿园的小男孩喜欢哪个小女孩就会不停的和小女孩玩儿游戏或者恶作剧一样的心理。

但是那句话我记下了:学雷锋就学的彻底一点儿,不要辜负自己的善良。这是雷锋第二次在我生命里留下印记,第一次是小时候学的那首歌——《学习雷锋好榜样》。

“你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就像雷锋一样。”

那时的我,对于现实充满了敌视。

上大学之后,读了些书也就会有些自以为是。今天觉得国家这里也不对,那里也不对。要么是体制的问题,要么是执政党的问题。总之,一切都和自己格格不入。

总觉得如果很多事让我来做,我一定可以做的比其他人都好。而学校的领导、老师都是愚蠢的。用我们系肖书记的话说:“基本上好事儿没你,坏事儿一件都少不了你的。”

终于,我迎来了大学的第一次促膝长谈。肖书记很认真的请我到他办公室,认认真真的聊了很久,他耐心的听完我对于现实的抱怨,然后问了我一个和谈话毫无关系的问题:“那天帮别人搬书的时候,我看你挺热心的嘛。你认识那些学生?”

我早已不记得这件事——大学生活丰富多彩,精力充沛,随手帮别人搬个书对于那时的我而言,根本不叫个事儿,又怎么会记得。“不记得。”我很坦诚的说。

他笑了笑说:“我看见了。我那会儿就想,原来你小子还会学雷锋。”他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中学时代的老师,顿时安静了下来,然后他絮絮叨叨的跟我说了很多道理,而当时的我早已开小差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他似乎看出我走神,然后咳嗽了两声,我赶紧把思绪拉回来听他说,他停了停然后笑呵呵的说:“你小子看着吧,你总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就像雷锋一样。”

我略表不服的说:“我可不愿英年早逝,我还想多活两年呢。”这是雷锋第三次很深刻的留在我生命里的印记。而肖书记的那句话也记到今天。

“不用谢。”

因为是学医出身,所以在火车上有时遇到广播找医生,也会过去帮忙——但更多的时候,是请别人帮忙。

常年两地奔波,来回坐车不易,大包小包,总会有人搭把手。身材臃肿,有的时候搬东西上楼都很吃力,周围总是会有人帮忙。

受人恩惠总是要表示感谢——往往得到的只是简单的一句“不用谢。”后来准备的差不多了,也入了党,随手帮忙也成了习惯,而“优秀党员”的荣誉,也得了几个。

——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的意识到了很多问题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学雷锋并不需要什么惊天动地,有时可能只是举手之劳。写了首小诗,送给自己,感谢这些年没有辜负自己的善良,也感谢这些年一直指引我前进的他。

学习你

你有着一副憨憨的脸庞

看着你好像看哥哥一样

你很喜欢那二手的夹克

穿上后感觉会很漂亮

总是奇怪为什么你很忙

却总有摄影师陪你身旁

你说那是你补拍的模样

只是想传递给我力量

在小时候  我学习你

总觉得你和我们不一样

会好心帮别人忙

长大以后  才发现你

身上有着那默默的善良

你的心   闪着光

真的会帮别人忙

慢慢的我  开始模仿

你全心全意为人民着想

学习你  不再迷惘

就像你当年坚定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