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已经成为舆论斗争的主战场”.十八大以来,党中央连续召开“8·19”“2·19”“4·19”“5·17”等涉意识形态工作高级别会议,网络意识形态工作被摆到了重中之重的位置。中央网信办等各涉网部门团结协作、重拳出击,清理和整治了一大批违规网站、公知大V以及非法网络组织,网络空间逐渐呈现风清气正之势。

网上金鼓齐鸣,网下亦要鼓角相闻。

在守牢占稳主战场的同时,对线下舆论空间的“占位”争夺不可轻视丢弃,否则顾此失彼、马失前蹄。在互联网工作地位日益上升的同时,一大批混迹互联网,依靠网络舆情和网络舆论生存的研究机构、“网络人士”应运而生。通过“线下占位”,在各级党政部门、智库院校、社会机构举办的网络舆论培训班、舆情处置培训班、媒体素养培训班上,以授课、沙龙、讲座、培训、对话等名义进行所谓网络素养和舆情思维灌输,争夺民心和话语权,垄断针对特定人群的舆论传播权、舆情定性权。

“线下占位”,是线上舆论战的延生,两者互补而生、相互依存、密不可分。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因为舆情本身可以有多种解读,实现舆情解读“自圆其说”并非难事,而舆情解读人一旦掺杂政治利益、经济利益或其他私利传递信息,会给听众制造出难以辨别的舆论假象,让听众“不由自主”地选择歪曲处置甚至反向处置。在更严重的情况下,舆情当事人会通过向舆情机构购买服务,“危机公关”来处置舆情,结果往往是舆情愈演愈烈,甚至出现不可逆的次生舆情,而舆情当事人却可能仍处于“茫然”状态。在广东发生过“讲座门”的贺卫方;被网民称作“历史”创造者的袁腾飞;因敲诈案轰动一时的21世纪网等,都曾因“授课”引发过不小的舆情风波。案例让人警醒,教训依然深刻,在线下授课中,“选对人,干成事;选错人,会自毁”.

“线下占位”角逐正在呈现白热化的趋势。

针对现状,涉意识形态有关部门有责任去伪存真,尽快打造一支讲党性、重品行、真本领,且覆盖全面、结构多样、功能齐备的讲师队伍,建立起兼具理论功底和实战经验的师资信息库。同时,师资日日精化,严格实行末尾淘汰制,对于发表“雷人雷语”、带有利益诉求、夹杂私货的导师“一票否决”,千方百计确保师资库的纯洁、纯净、纯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