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警察?-青年力

小女才疏学浅,因此对此事极为困惑:违法当事人不配合执法,难道警察除了下跪没别的招了?执法本身就是以国家暴力为后盾,更何况是作为暴力机器的警察?而且,非常让我诧异的是,现在攻击执勤民警似乎成了某种“时尚”,而在网络上,攻击警察的违法者常常被冠以“弱者”“群众”之类的“高大上”称号,似乎有了这些就有了“免罪金牌”.而本应强势维护法律和社会秩序的警察呢?他们反而成了被攻击的对象,一旦依法定职权予以还击,轻则处分、辞退,重则成为贵州张磊、山西王文军;不还手呢?自身遭受伤亡不说,还常常无法保护真正权益受侵害的人。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警察?-青年力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警察?-青年力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警察?-青年力

随手翻翻微博,才不过近一个月就已经见到这些了,我实在困惑,警察的执法权威去了哪里?怎么会这样?不过看了下面这些也许就明白了。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警察?-青年力

这个,我该咋说呢?民警执法中的正常强制措施被黑舆论一炒作,一些脑子进水的领导就忙不迭自断手脚切割下属以取悦舆论;而民警执法遭遇暴力攻击受伤时,对袭警者却百般呵护,高高举起轻轻落下。结果是出警民警严格执法的不是自己受伤牺牲就是莫名其妙吃处分甚至被罪犯,于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再于是出现了如下场景。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警察?-青年力

看到这些,我真心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如果正常执法的结果是违法者获利执法者却蒙受不白之冤,结果一定是关键时刻警察不敢掏枪!难道我们每个人都要习武自卫吗?估计有人会问你干嘛老是为警察说话?你是警察还是你家有人是警察?8好意思,都不是,我倒是有几个在新疆反恐一线当警察的朋友。我为警察说话某种意义上说是为了我自己,为了暴徒的刀子砍来时警察敢于射出正义的子弹!!

老看到有人喷“暴力执法”的,好吧,那我们来复习一下基本概念。法律通常是指由社会认可国家确认立法机关制定规范的行为规则,并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以规定当事人权利和义务为内容的,对全体社会成员具有普遍约束力的一种特殊行为规范。这段大概看着有点枯燥,但请注意这个“国家强制力”,感觉很陌生?我如果说国家暴力你懂了吧?

简而言之,法律本身就是以某种暴力作为后盾的。注意,是后盾,这意味着并不是每次执法活动都会显示出这种暴力,例如您违章了,交警给您贴条,您老老实实认罚,那这个过程中基本上双方都会很“文明”,这就成了大家常说的“文明执法”.其实不过是暴力隐藏在幕后未显现而已。那么当执法对象抗拒执法甚至攻击执法民警时,隐藏的国家暴力就会显现。所以以后别再叨叨什么暴力执法文明执法了,执法本身就包含暴力,尤其是作为武装力量的警察执法。

还有一种情况,许多人会说可以使用武力,但武力过度使用了。什么对方不过是弱女子啦、老人啦、手无寸铁啦……这个问题啊亲,我相信您是个好心肠,可是好心肠未必能得出好结果来。首先,谁弱谁有理的奇葩规则早该扫进垃圾堆了,我们可以同情弱者,但不能因这种同情扭曲事实和法律。问题是,执法活动尤其是警察执法原本就不是请客吃饭,原本就不能那么雅致那么从容不迫。当执法对象不配合甚至攻击民警时,民警还需要“文明”么?当然不,这时候他们必须显示出“暴力”的一面。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强者弱者,只有执法民警和违法嫌疑人。另外还要提一点,什么叫弱者?人与人之间的个体差异会出现你以为的弱者未必真弱的情况,比如我这个身材瘦小却习武3年的“弱女子”,你要是把我当弱者你就悲剧了。而民警处置现场往往情况瞬息万变,要精确选择武力程度只怕不现实。所以我的观点是,足以控制现场就是合适的武力程度。

说了这么多其实中心就一个,我坚决支持民警在现场处置时使用足以控制形势的暴力。如果有些人问我警察敢打人敢开枪你不怕吗?我肯定会被这样的问题笑掉大牙,怕?我又不是违法犯罪分子干嘛要怕?正好相反,作为一个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别说我是法院的哈,面对犯罪分子也就是个老百姓),我更害怕民警面对违法犯罪人员“奔跑式执法”“下跪式执法”,因为这种比猫咪还温柔的“警察”实在无法让我相信在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他们敢于开枪敢于保护我的安全--如果他们连自己都无法保护。

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警察?-青年力

有些话说的难听了,但是我真的不希望警察的枪被下掉,不希望警察面对违法犯罪者的嚣张气焰束手无措、畏首畏尾。不知是不是因为身处新疆,我宁愿看到凶悍“暴力”的警察也不愿看到下跪、打不还手的警察,前者让我更有安全感,因为他们敢把犯罪分子打趴下!

拉拉杂杂说了这么多,我就是希望我们的民警能够挺直腰杆,面对违法犯罪亮剑,这样我们普通的守法者才能真正有安全感。当然这就需要我们的舆论能不要再黑警察,更需要,我们的某些领导同志不要再曲意迎合舆论,让民警流血流汗又流泪。总之,我们需要敢于亮剑的警察,就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