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北京6月14日电(记者 吴楚 李正穹)日前,外交部长王毅在访问加拿大期间出席新闻发布会,怒斥一名加拿大记者无端指责中国人权问题的视频,成为网络舆论关注的焦点。

上世纪90年代就与王毅相识,曾经作为攻占老山主攻团政委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国防大学教授、少将黄宏,在视频发布后的第一时间,便在社交平台发表评论,“为王毅部长的硬气反击、有力驳斥叫好”。为此,中国青年网记者致电黄宏少将,进行电话专访。

为王毅叫好 中国外交应敢于亮剑-青年力

在采访中,黄宏详细介绍了他眼中的王毅。他告诉记者,自己与王毅相识多年,“90年代我在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时,曾与外交部很多领导同志和业务部门有交往。当时王毅在外交部亚洲司任副司长后至司长,与他认识了。那时对他的印象便是睿智、聪慧、帅气。”

在谈及王毅怒斥加拿大记者时,黄宏认为,这不仅展现了王毅在面对关系国家根本性、原则性问题时的勇气和风格,也展现了中国外交的良好形象。他表示,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长,中国外交在国际舞台上更应展现勇气和自信,而不是一味内敛、柔软。他提出,无论是外交事务还是军事事务,凡涉及重大原则性问题,都应是没有任何含糊,要有亮剑精神,“政治家、外交家的风度不是表现在表面的‘温良恭俭让’”。

此外,黄宏少将还回忆了建国初期,为我国外交事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将军外交家的历史往事。他表示,相较于以往时期,今天中国的外交正面临转折,更应强调有所作为。为此,黄宏少将提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已经为中国外交打开非常好的局面,未来一段时间内,有必要对习主席以及这些年中国外交取得的成绩进行系统总结,对外交路线做充分的肯定、论证,进一步系统化、规范化、理论化,从而对长远形成指导。

【以下是采访实录】

中国青年网:对于此前外交部长王毅怒斥一名加拿大记者无端指责中国人权问题的新闻,您第一时间在社交平台上为王毅部长点赞。请谈谈您的观点立场。

黄宏:我是通过互联网看到这段视频的。王毅部长对加拿大女记者康诺丽提出的挑衅性问题,做出了比较有力的驳斥。看到他的硬气反击,我要大声叫好。我觉得,王毅部长这样有力且义正词严的批驳回答,不仅展现了他个人在面对关系到国家根本性、原则性问题时的勇气和风格,也展现了中国外交很好的形象。

我在社交平台上为王毅部长叫好的状态发布后,收到了很多点赞,大概三小时内点赞达到130多个,还有几十条评论,评论都是赞成的,认为我们的外交“应该有点骨头”,不能一味退让。实际上,进入新时期后,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增长,中国外交在国际舞台上应该展现我们的勇气和自信,而不是一味地表现我们的内敛、柔软。

诚然,外交应该有很大的灵活性和策略性,但在涉及大是大非、原则性问题时,我们也应该展现中国人外交的原则性。王毅部长这次的表现表明,外交工作和军队工作一样,也需要有血性,也需要有斗争,两者都是服务于国家发展的整体战略,服从于政治的。在这一方面,王毅展现了中国外交官敢于坚持原则的勇气,我很欣赏。

中国青年网:我们看到在网络平台上,也有部分人对于王毅部长的反击表现出冷嘲热讽的态度,或者评价这一反击“缺乏大国风度和涵养”。您如何看待这样的声音?

黄宏:这段时间,确实看到有人对王毅部长采取讥讽态度,说“我们好像不够大国风度,对一个记者发什么飙”,还有人说他答非所问,甚至设计各种调侃的段子。我看了以后觉得很悲哀。因为这些人没有看到问题的本质。

从反击行为本身来说,王毅部长的驳斥恰恰反映了他的政治敏感性,他不仅是从一个职业外交家的角度思考加拿大记者提出的问题,这也彰显了中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对党和国家的忠诚,以及中国外交家在关键时刻敢于冲锋陷阵的职业操守。从国家利益来说,王毅在这个场合进行反击,也为中国外交工作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范例。

回顾以往,在国际舞台上,中国也经常面对西方记者发出的各种挑衅声音。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确可以采取低调、不予理睬的态度。比如面对加拿大记者的挑衅提问,王毅部长完全可以不吭气、不回应,因为那个记者的问题是提给加拿大外长的。然而考虑到这个提问的实质,并不只是在说我国人权有没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它更关系到我们国家的主权,因此这成为我们在国际舞台进行反击的绝好机会,而王毅部长的表现也为以后外交官在处理国际事务中如何坚持原则做了很好的实践。

长期以来,所谓“职业外交官的软骨症”一直是舆论热点。我认为,无论是在外交事务还是军事事务领域,凡是涉及到重大原则性问题,我们是没有任何含糊的,即使要讲风度,政治家、外交家的风度不是表现在表面的“温良恭俭让”。此外,随着我们大国地位的进一步确立,新时期的中国外交要展现更多魅力,这种魅力包括了它的主动性、进取性,包括自信,要将更加进取、自信、朝气蓬勃的形象展现在国际舞台上。

至于有的凡是美国说好就好,说不好就不好的所谓“公知”,那就不论了。他们对王毅部长的反击的不满和攻击是意料中的。

中国青年网:您曾经作为攻占老山主攻团政委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那是离我们和平时期最近的战争。在您看来,军事与外交是何种关系?

黄宏:军事与外交,简单来讲,一个是有硝烟的战争,一个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实际上,在外交和军队战线工作的领导同志、干部都拥有很高的组织纪律性,除了一切行动听指挥,同时也要有“亮剑精神”,要有敢于坚持原则,一切行动符合中央的政治外交斗争的需要。现在,我们所说的职业外交家与军队同志产生了某种隔阂,这是很不应该的。其实在建国初期,有一大批将军来到我们的外交战线,作为使节被派驻其到他国家,成为将军外交家。

我还记得陈毅老总在参加1965年国庆节前夕的一场大规模记者招待会时,也曾面对过外国记者的挑衅性问题。时任外交部长的陈老总在回答记者有关美国在侵越战争中使用香港作为据点的问题时,拍案而起,他说:“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这样的回答,在中国外交史乃至国际外交史上都留下了一笔,这就是元帅外交家的风采:我们不惧怕任何问题,不惧怕任何外来威胁。

曾经有一位我非常尊敬的外交官说过一句话:“官兵们在战场上争不回来的东西,不要指望外交官能用嘴皮子争回来。”这个句话给军队提出了一个问题,军队有军队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认同这句话。

从另一方面看,这句话也把外交能够起的作用看得消极了一些。其实我们外交可以有很大作为。有些在战场上没有争来的,在外交上未必争不来。军事力量是后盾,很多东西则需要很多通过外交官的努力来争取。比如抗美援朝战争过程中进行的板门店谈判,在这场外交斗争中,李克农、乔冠华等老一辈外交家都参与其中,这就是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要在谈判上争来。

中国青年网:十八大以来,我们观察到,中国领导人在外交方面有极大建树,中国外交也由被动应对进入了主动作为、向世界发出更多、更大、更响亮的中国声音的阶段,有评论认为这是中国外交从被领导到领导世界的转型期。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中国外交应该怎样转型?

黄宏:90年代初,当时我们国家面对西方国家制裁,为了打破制裁,小平同志曾经提出“冷静观察、沉着应付,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小平同志的高明之处就在于这个“有所作为”。我们即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也还要有所作为,更不用说今天,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朋友遍天下,早就打破了西方的制裁。

现在的外交工作中,我们在一些问题上要讲策略性、灵活性,要坚持韬光养晦,但也一定不要忘记要有所作为。如果在90年代初那种国际环境下,我们要比较多地强调韬光养晦,那么在今天的情况下,我们的外交恐怕要更有作为。

在这一方面,我觉得习近平主席已经带了非常好的头。党的十八大以来,习主席为中国外交打开了一个非常好的局面。现在中国外交迈出的步子,中国外交的主动性、进取性、灵活性,都是前所未有的,这给我们创造了非常好的发展国际环境。习主席重视外交,把开拓国际视野,为改革开放打造好的国际环境,放在非常高的地位,这是完全必要的。这一点,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看得越来越清楚。

我认为,目前我们的外交面临一个转折的问题。从90年代初比较多地强调韬光养晦,到今天应该比较多地强调有所作为,这个转变,有必要适当的时候展开内部讨论。尤其是面对一些大问题,特别在西方国家对我们依然存在很多意识形态方面的偏见,很多政策上对我们封锁继续的情况下,如何贯彻习主席的外交路线、外交思想,需要有一个全党的统一思想,也需要对习主席以及这些年外交方面取得成绩进行系统总结,对我们的外交路线做充分的肯定、论证,进一步系统化、规范化、理论化,从而能够对长远形成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