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大桥”这个词一定很火,9月27日,全球最长跨海大桥——港珠澳大桥主体桥梁正式贯通,也让这项“超级工程”再度成为“中国名片”。昨天,新华社旗下微信公众号“新华视点”连发四文,全方位扫描中国桥梁现状,骄傲背后也有反思和惊醒。中国现在不断地建造着刷新世界纪录的公路、铁路新桥,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桥梁建设尤其引人注目。目前我国公路桥梁总数接近80万座,铁路桥梁总数已超过20万座,已成为毫无疑问的世界第一桥梁大国,但是否称得上“桥梁强国”有待商榷,我国的桥梁核心软件仍然依赖外国,桥梁工程技术的基础理论研究和技术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与此同时,我国公路路网中步入维修期的在役桥梁日渐增多,有超过10万座桥梁为危桥。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新华视点微信公号连发四文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2016年06月29日,港珠澳大桥主体桥梁合龙,9月25日,桥梁主体工程的最后一道工序——伸缩缝的安装完成。

拥有桥梁100万,中国还不是桥梁强国?

新华社北京9月28日电(记者刘诗平、苏晓洲、丁静)毫无疑问,中国是桥梁大国——超过100万座公路和铁路桥梁,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无法企及。就跨度而言,世界最大跨径的前十座悬索桥、斜拉桥、钢拱桥,以及前十座最长跨海大桥,中国均占据半壁江山乃至更多。

那么,中国能否称得上桥梁强国?中国桥梁跨度“第一”背后存在哪些隐忧?

桥梁大国:数量第一,大长桥梁引领世界

进入9月以来,中国桥梁建设不断吸引着世人眼光。

9月10日,杭瑞高速公路控制性工程——尼珠河大桥正式合龙。大桥桥面距谷底达564米,相当于200层楼高,刷新世界第一高桥纪录。

9月19日,沪通长江大桥28号主塔墩承台混凝土浇筑收官,进入到新的建设阶段。大桥主跨1092米,是世界最大跨度公铁两用斜拉桥。

9月27日,港珠澳大桥主体桥梁正式贯通。大桥总长55公里,是正在建设中的世界最长跨海大桥。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9月27日,港珠澳大桥建桥工人庆祝大桥贯通

这是中国桥梁快速崛起的一个缩影。统计显示,近十年来,我国公路桥梁平均以每年2.7万座的速度增长。2015年末,全国公路桥梁达到77.9万座。其中,特大桥梁3894座、大桥7.9万座。

“桥梁建设水平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具体体现。”交通运输部有关负责人说,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伴随着大跨径桥梁建设的快速发展,我国在桥梁标准规范、计算理论、模型试验、材料科学、施工工艺、施工设备、施工控制、检测技术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

桥梁强国:当下抑或“未来”?

近年来,中国建桥人不断刷新着世界桥梁纪录,创造着“第一”“之最”。

“就建桥水平来说,中国目前是全球的‘引领者’。”一些桥梁建设者认为,近年来世界上有难度、创纪录的桥梁,大部分由中国建桥人建造。目前,我国已形成千米级斜拉桥设计施工成套技术、跨海特大跨径钢箱梁悬索桥关键技术、多塔悬索桥设计施工技术、跨海集群工程建设关键技术……

“可以说,现在中国桥梁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是世界第一,研究、施工水平都不错。”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桥梁专家王用中认为,中国既是桥梁大国,也是桥梁强国。

不过,在另一些专家看来,国内桥梁建设取得的很多“第一”,多集中在跨径、塔高等指标上。在桥梁工程技术的基础理论研究、结构的耐久性和安全性、成套施工技术等方面,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距离。桥梁建设在标准规范的提升、桥梁国际组织的认知方面还是短板。

中国交建副总工程师孟凡超说,中国总体上正朝着桥梁强国迈进。和西方工业发达国家比,我们在设计技术、建设理念等方面还有一定差距。

“发达国家之所以能走在世界桥梁强国的前列,根本原因还是较高的理论研究水平、人才的创新能力和强大工业基础的有力支持。尽管他们最近十余年新建的桥梁很少,但研发工作并没有停下来。”中国工程院院士、桥梁及结构工程专家项海帆说。

“评价国家桥梁技术水平,桥梁核心软件的自主化程度是一个很主要的指标。”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吕建鸣说,我国桥梁设计工作者近30年来开发使用过多款桥梁分析软件,但国内桥梁设计单位主要用的并不是我们自己开发的。中国成为桥梁强国,必须依靠自己的、响当当的桥梁核心软件。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湖北沪蓉西高速公路四渡河特大桥,2009年建成通车世界第一高桥。

项海帆认为,中国桥梁界已经走出一条自主建设的成功之路,与强国的差距也相对较小。只要不盲目自满,在国际化程度上继续努力,中国桥梁有机会从大国逐步走向强国,并在21世纪的国际桥梁竞赛中脱颖而出。

“我国是发展中的国家,有长江、黄河,有辽阔的海疆,有大量工程机遇,为桥梁工程师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平台。桥梁工程师应不断创新,建成更多的杰出桥梁工程,引领我国走向桥梁强国。”中国工程院院士、桥梁设计专家林元培说。

隐忧与警醒;造桥不可“好大喜功”

随着科技发展和财力投入加大,我国完全具备建设大跨径桥梁的实力。同时,采用“一跨过江”的大桥、建设千米以上跨度桥梁近年来也成为一种风潮。

王用中认为,真正进入世界桥梁跨度前列的都有其合理性。很多桥梁在宣传时称其某某第一,既有追求第一的心态,也与奖励制度、管理评价办法和体系有关。

一些专家指出,桥梁建设不能一味追求大跨径。大的跨越距离代表了桥梁的施工难度和技术水平,但在建设规模达到一定标准、施工工艺相对成熟完善后,个别指标特别是跨度的提升,并不代表技术水平的实质性进步。

“建桥跨径要在满足各种功能条件下,‘宁小不大’。一般情况下,小桥比大桥省钱,维护费用也更低。”中国工程院院士、桥梁工程专家郑皆连说。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西堠门大桥(2015年12月25日摄)。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不经济不合理超千米大桥的出现,有业主的好大喜功,少数为了追名逐利的地方领导盲目争跨度“第一”而不顾经济性,甚至任意指定桥梁的跨度、追求新奇特的桥梁造型;也有设计院走入误区的设计理念,一些设计院认为造千米级大桥才代表高水平。此外,主管部门与桥梁建设相关单位之间,在大桥跨径选择上也时有矛盾和冲突。

“从近年来建成通车的桥梁看,桥梁的造价越来越高,这里面有人工、材料上涨的因素,也有桥型选择追求‘长、大、高、特’等因素。”交通部相关负责人说。

专家认为,我国大桥建设,除了桥长、跨径等硬件上的第一,应更注重科技含量、技术创新等软件上的第一。

中国有10万危桥!“建养并举”时代来临

新华社北京9月28日电(记者刘诗平、齐中熙、齐健)目前,我国公路桥梁总数接近80万座,其中大桥、特大桥将近9万座,桥梁数目和规模均居世界之首。与此同时,我国公路路网中步入维修期的在役桥梁日渐增多,有超过10万座桥梁为危桥。

我国桥梁工程技术发展,正面临“以建为主”向“建养并举”转型。如何让桥梁健健康康地“出生”、少灾少病地“成长”,直至“高寿”?

垮塌事故时有发生 10万危桥引关注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公路桥梁迎来大建设大发展时期,大桥、特大桥快速增加。与此同时,桥梁垮塌事故也时有发生。

现代大桥结构宏伟、跨江越海、荷载巨大,如果因质量问题出现垮塌,其结果可想而知。

相关统计显示,自2007年至2012年间,国内有37座桥梁垮塌,平均每年超过6座“夺命桥”,导致180多人丧生。这些垮塌桥梁中,近六成为1994年之后所建,桥龄还不到20年。

与此同时,经过30多年公路大发展,步入维修期的桥梁数量日益增多。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2007年6月15日,广东佛山九江大桥被撞断。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公路路网中在役桥梁约40%服役超过20年,技术等级为三、四类的带病桥梁达30%,超过10万座桥梁为危桥,安全隐患不容忽视。

就大桥、特大桥而言,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此前曾指出,从近年来建成通车的桥梁看,造价越来越高,有人工、材料上涨因素,也有桥型选择追求“长、大、高、特”等因素。反观桥梁使用寿命,很多桥梁质量没有与工程造价的增长成正比,有些桥梁建成没多久就出现大修、有些通车几年就重新进行桥面铺装。

对中小桥梁来说,业内人士指出,在庞大道路交通体系中承担重任的中小桥梁,面临材料劣化、地基沉降等渐变型风险和车船撞击、车辆超载、地质灾害等突发型风险,使得桥梁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桥歪歪”劣质工程与“重建轻养”弯路

针对“桥歪歪”等劣质工程的出现,一些专家表示,我国桥梁建造存在“抄近路”现象,即有的桥梁不严格按照要求建造。本应该是百年大计的大桥,因为“抄近路”只数年时间就暴露出严重的质量问题,导致桥梁垮塌或快速老化,需要整修或拆毁。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交通运输量大幅增长,行车密度及车辆载重越来越大,如何保障桥梁的安全性、耐久性和使用功能,已成为目前桥梁工程界的巨大挑战。

武汉二航路桥特种工程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王蔚撰文指出,由于种种原因,我国桥梁存在一定的先天不足和后天的不堪重负,使用状况不容乐观,加上桥梁型式复杂多样,未来桥梁养护管理任务十分艰巨。

“在国内桥梁建设过程中,我们曾走了‘重建轻养’的弯路。”王蔚说。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2012年8月24日哈尔滨阳明滩大桥断裂。

建管并重,让桥梁更“高寿”

对于桥梁建设,交通运输部相关负责人指出,质量安全是工程建设永恒的主题。尤其是大桥建设,受到施工工艺复杂、深水、高空等条件约束,容易引发质量安全生产事故。桥梁方案选择上,要把质量安全当作首要因素考虑,决不能刻意追求“新、奇、特”桥型结构,以防止出现质量安全隐患。与此同时,改进桥梁养护技术,全面提升桥梁服役性能。

这位负责人表示,桥梁工程技术发展面临以建设为主向建养并重转型,需要我们在桥梁养护理念、方式、设备与材料、养护设计方法等方面进行创新与改进。我国公路桥梁发展,要坚持“创新引领,建养并重”。

王蔚表示,桥梁全寿命周期中,建设期仅仅占桥梁寿命不足10%,其他均属养护期。桥梁的长期正常使用,不仅取决于建造质量,更依赖于后期的管养水平。

“在桥梁建设过程中,我们曾走了‘重建轻养’的弯路。‘建养并重、管养分离’,是未来一段时期的重要特点。”王蔚说。

英国桥梁专家巴里·科尔福德认为,从世界范围来看,桥梁界对大跨度桥梁的维护关注度还不够。桥梁的维修养护问题,必须在桥梁设计建造之初就要高度重视。

“在过去的20年里,中国的桥梁行业发展得实在太快了。以后中国新的桥梁需求可能会相对减少,但老桥却需要维修,这个问题便显得越来越重要。”科尔福德说。

随着桥梁跨度日益增大,总长1000米或单跨150米以上的大型桥梁的安全越来越引起人们关注。由于结构复杂、检测困难、数据量巨大等因素,长期以来,工程人员想要了解大型桥梁的安全状况,只能限时检测大桥的部分部件和一些特定环境,很难及时有效地掌握桥梁的整体状况。

如遇突发的外力影响,大桥会不会“生病”?“生病”后从哪里下手治疗?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探索者IV号桥梁缆索检测机器人。

由中交公规院研发的西堠门大桥、金塘大桥结构安全监测综合管理系统,是国内首个将结构监测、巡检、养护和管理技术进行同平台研究应用的系统。在项目设计阶段,公规院将监测养护系统融入设计方案,指导施工作业,2009年12月随大桥建成通车同步投入运行。

专家认为,设计、施工、养护管理,是桥梁生命中的三个重要环节,建设百年桥梁,靠建更靠养。因此,桥梁在设计之初就应“谋长远”,充分考虑后期的养护需求。

“按照规范的要求,桥梁每1-3年要进行一次定期检查。每个月要进行一次经常检查。在桥梁遭遇地震、台风等特殊灾害时,还要进行特殊检查。”中交公规院董事长兼总经理裴岷山说。

近日,中铁大桥局建设的“桥梁医院”--桥梁结构健康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将重点研究如何让桥梁更“高寿”。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中国拥有桥梁100万但还不是桥梁强国 10万危桥引关注-青年力

“以我们的远程监测系统为例,一座主跨460米的桥梁,全线会敷设300多个监测点,几乎密布全桥。桥面哪个部位有超载、超速车辆,该系统都可以精确地感应出来,并在远端的监控屏上以警示标识显示。出现问题可以第一时间精准发现,并利用云计算手段开出养护修理‘药方’。”中铁大桥局桥梁科学和研究副总经理、桥梁结构健康与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学科带头人钟继卫说。

中铁大桥(南京)桥隧诊治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华认为,保障桥梁安全,必须深入开展桥梁安全隐患的排查和治理;强化桥梁的养护管理责任,做到及时消除桥梁的病险病害;加大治理超限超载的力度;严格在建桥梁的安保工程、监督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