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篇旧文,因部分媒体炒作疫苗话题,拿出来科普。

刚过完年,腾讯又出来扰乱视听:《8岁儿童因接种疫苗致瘫法院撤销136万补偿(原题:恶魔选中的家庭)》(http://news.sina.com.cn/s/wh/2016-02-16/doc-ifxpmpqp7763623.shtml),定睛一看,全文能拿的出手的证据不过是“不能证明无关”而已。

新闻所述的标题已经定性是疫苗所致,然而新闻中,法院却极其不人道地夺走了孩子的救命钱,这会不会是有猫腻?内容写得很像随感,各种插叙和穿越感十足,大部分是在哀叹家庭的不幸和经济困难。定睛一看,新闻所述的主要时间节点如下:男孩2004年出生,至2008年10月完成学前计划免疫。入学后2012年6月12日在学校接种了县政府组织的、浙江卫信公司生产的减毒腮腺炎疫苗。2012年7月1日发病,后诊断为脊髓炎。

这里简要说说减毒疫苗的问题。

疫苗本质上是利用抗原引起人体免疫反应,产生抗体,从而保护人体不易感染。最好的情况是:抗原徒有其表而没有致病性。但如果出于技术或成本的考虑无法做到100%灭活,疫苗中就存在微量的病毒,一般情况下,病毒量很低不足以致病(比如,蚊虫叮咬携带的病毒太少不足以传播艾滋病),而人体随之产生的大量抗体又快速杀灭病毒,可以用于接种。

现在我国婴儿服用的免费“糖丸”是脊髓灰质炎的减毒疫苗,约有20万分之一的致病概率。即每年新生的1600多万儿童,如果全部吃糖丸,会有约80个原本健康的孩子感染脊髓灰质炎,即发生小儿麻痹症,这部分患儿承担了全社会的免疫成本,理应由国家买单。但是,对比旧社会没有国家计划免疫情况下大量传染和致残的情况,已经取得了极大的改观。当然,经济条件好的家长,完全可以多花几百块钱改用完全灭活、没有致病性的IPV针剂,确保自家孩子不会出于防病的目的遭受致残的后果。

但安全与有效是两码事。由于孩子自身免疫系统发育尚不完善,身体状况不佳等,接种后产生的抗体量可能有多有少。例如,新生儿出生即接种肺结核疫苗,因为只有一针,按规定到3-4月龄需做皮试复查,极少数未产生抗体的仍然需要补种。为确保接种效果,大部分疫苗连续或间隔接种几针,这样仍然没有产生抗体的概率很低,社区医院不会逐一检查,往往采取待孩子稍长后再(自费)加强一针的方法进行双保险。

按照媒体的说法,8岁已经上二年级的男孩,自费腮腺炎疫苗大概就是这样一种加强免疫措施,因为严重腮腺炎可能引发阴囊炎导致男性不育。这个男孩幼年接受计划免疫情况未知,但据媒体的说法,4-8岁期间很可能未加强免疫。如果他婴儿期间按计划服用糖丸(或IPV)并无异常,但长到8岁、身体较婴儿时更强壮、却因为接种其他疫苗沾染少量脊髓灰质炎病毒而生病的概率是非常低的。婴儿期接种产生的抗体会随时间逐渐减少,而据家长回忆,4岁以后并未加强脊髓灰质炎的免疫,如果说他8岁时抗体过低保护力消失而感染患病,这是比“腮腺炎疫苗导致脊髓炎”更靠谱的解释,这可能出现在医疗鉴定中,但是媒体故意没有提及鉴定的主要依据。

喷子当然不服气地叫嚷“疫苗就可能致病”,但是从来拿不出理由。

应当指出,现在疫苗不再是牛痘的时代了,早就用转基因大肠杆菌等微生物批量生产了,否则根本不是几十、几百块钱能买得起的。微生物没有脊髓不会感染脊髓灰质炎,腮腺炎疫苗工厂转入的只是腮腺炎的抗体基因,即使厂家生产管理出现严重漏洞,如露天操作等,腮腺炎疫苗中夹带脊髓灰质炎病毒的概率也只能达到环境背景水平,这个概率也就是一个缺乏足够抗体的孩子从环境中感染病毒的概率。

但是,腮腺炎疫苗已经接种,假如其中“夹带”了生产包装过程中沾染的脊髓灰质炎病毒,由于病毒量很少,重复出现在同批次疫苗的概率很低,并且时过境迁,难以从患者的同学中进行检验,确实无法证明有没有“夹带”,因此结论中所以才会出现“不能排除异常反应”。媒体这样不提论证过程、不提双方补充证据的过程、只提结论的变化,来暗示医疗鉴定“多变”“不可靠”实在是故意混淆视听。

对于这个“不能排除”以及媒体中引述的“《南方都市报》也曾统计,接种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家庭,80%以上都被判定生病和疫苗无关。

应当如何看待呢?重新组织一下语言:接种疫苗后出现异常反应,如发烧、死亡等,多数为偶合反应,因为婴幼儿本来就容易生病,甚至2岁以内每月感冒发烧一次的孩子并不鲜见。而婴儿接种疫苗又非常频繁,达到每月一次,接种疫苗及其后48小时,从时间上已经占据了婴儿生命的15分之一,这段时间与婴儿生病重合的概率相当大。

疫苗是有严格的生产控制的,发生不良反应率低,那些本身就比较虚弱、生病时间占全部时间比例较高的孩子,在接种疫苗及其后48小时内出现不良反应自然更大,从南都掌握的鉴定结果看80%与疫苗无关,而剩余的20%究竟是认定属于接种异常反应还是“不能排除”,此外南都的样本选取是何标准、样本量多大都是个问题。

考虑到脊髓灰质炎的潜伏期及发病过程,接种腮腺炎疫苗确实可能在潜伏期内,从时间以及未采取其他医疗措施的情况看的确“不能排除”。但是,生病的原因很多,包括环境的感染,自身因感冒等抵抗力下降等,同样无法证明也不能排除。

按照喷子的逻辑,既然环境中存在大量致病菌,到处都是“恶魔”,人活着就会感染各种无妄之灾,那么,就请喷子们闭嘴,不要一出事就往疫苗安全、医患关系上喷,药王也有治不好的病,赶快服食求神仙去吧。

而媒体背后势力最终想要达成的结果就是:疫苗接种率降低,易感人群增加,病原体宿主增多,类似这样虽然接受免疫但抗体分解后的孩子,更容易罹患致死、致残的严重疾病。政府采购的计划免疫既是权利也是义务,不仅仅保护孩子本身,也同时降低了周围人群的患病概率,因而幼儿园和学校要求入学前必须完成免疫,否则不予接收。

一些家长看到媒体对于疫苗的负面报道、未让孩子完成接种而被学校拒绝时,大概只会抱怨“学校强迫小孩冒着(被媒体夸大的)疫苗异常反应的风险”,而忽略了缺乏强制免疫情况下,自家孩子将处于一个人人都是传染源、人人都是易感人群、随时可能疾病暴发、导致自己中年丧子的危险境地。

须知,严重不良反应是强制免疫的社会成本,至少还能找卫生部门索赔;而缺乏免疫致病则是更为庞大的社会成本,拒绝免疫自作自受的家庭不仅不会获得赔偿,还应当就可能造成的疾病扩散进行罚款,来补偿那些接受免疫、不幸抗体失效而被感染致残致死的孩子们。

需要说明的是,法院撤销判决的原因已经写清楚了: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应由卫生部门解决。而卫生部门在未充分听取疫苗厂家申诉的情况下认定异常反应要求给予补偿,这很可能是考虑到类似事件极其罕见、不会引起群体效应,本着息事宁人、照顾弱势群体的目的采取的处理措施,且患者已经领取了25万,绝非媒体极力渲染的“补偿泡汤”四处求告无门的悲惨境地。

媒体成天追捧“疑罪从无”喜欢把蒙冤N年无罪释放的消息放在头条,那么考虑一下生产厂家的感受吧,直接被卫生部门判赔25万,然后申诉、举证,赔偿额反而增加,最终以“不能排除”这样充分留有余地不能称为结论的结论撤销赔偿,这些都算是正常走程序;但被媒体无视这个到目前为止的“结论”、没有提出任何相关证据乃至猜测、直接定性为“因种疫苗致瘫”广泛传播,厂家申诉的权利何在?疑罪从无的原则何在?新闻平衡的原则何在?

媒体热衷制造话题、激化对立,但话题的产生却是由于卫生主管部门这种不问对错、只讲“稳定”,花钱息事宁人(更何况不是花卫生部门自己的钱),而不是以事实为准绳加强科普和维护药厂正当权益的做法,才加剧了当前的医药、医患矛盾。

长此以往,省小钱花大钱,省小力费大力的情况将不可避免,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正常生活。近来一些看似奇怪的,例如判决家长删帖向幼儿园道歉和这个家庭突然被撤销高额补偿的消息,也许是一些乐观的转变,媒体受众更要擦亮眼睛对逆势扰乱试听的媒体狠狠打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