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越的低调与日新聚首形成反差-青年力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28日-29日在越南开展行程紧凑的访问。越南官方媒体发布的消息说,两国领导人在谈到南海问题时,承诺保持和促进区域和平、安全与稳定,呼吁各方保持克制,通过和平方式解决争端。越方提供的消息没有提到南海仲裁。

杜特尔特在越期间没有举行记者会,不过菲律宾媒体透露的消息更多一些。据菲媒报道,杜特尔特向越南领导人谈及与中国举行双边对话是必要的,菲外长亚赛对菲律宾媒体说,“因为临时仲裁庭的决定没有强制执行力,所以双边接触是必要的。”

菲越是在南海上与中国纠纷最严重的两个国家,两国近年走近,有地缘政治的推动。但是两国对这次访问采取了较为低调的态度,没有联合公开谈南海仲裁,这显然是两国不希望这个地区因为海上争执进一步紧张的姿态。

看起来南海域内国家在主动给局势降温。越南总理阮春福不久前刚刚访问中国,中越就通过和平谈判解决争端达成共识。菲媒近来多次报道杜特尔特将在下月访华,而且中国将是他出访的第一个东盟以外国家,他若成行,应该只会让中菲关系更缓和。这些积极动向累加起来,南海的大气氛就有了显著变化。

现在的突出问题是,少数域外国家的热乎劲不减。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9日正在日本访问,他在东京都发表了演讲,从新加坡媒体第一时间公布的全文看,演讲题目是“中日不应把双边关系视为零和游戏”,演讲内容也较为平衡。但是日本共同社的报道称,李显龙就临时仲裁庭的“仲裁结果”表示,“世界不能没有规则”,还说“他认为中国应遵守该结果”。

新加坡是东盟国家,但它不是南海争端方,它的外交官近来对宣扬南海仲裁比较积极,在东盟国家里颇显突出。然而日本搅和南海问题的劲头更高,成为促进南海争端保持热度的最积极的外部力量。在菲律宾反复宣布不参加美国领头召集的“南海联合巡航”时,日本防务大臣稻田朋美不久前发出了美国盟友中参加该联合巡航的首个表态。

美国由于忙于大选,似乎暂时放低了在南海问题上的姿态。华盛顿接下来会怎么做,将是南海能否相对平静下来的决定性因素。

一些东盟国家一方面希望美国介入南海,形成这一地区的大国力量平衡,一方面又对中美在南海出现战略冲突的态势感到担心。它们意识到请美国来容易,但它们对美国在南海干什么几乎无法控制。这样的矛盾心理开始让它们谨慎起来,对维护地区的力量平衡进行补充规划。

美日都有挑拨南海矛盾的能力,不过只要菲越同中国下决心通过双边谈判处理纠纷,就没有人能逼我们走向对撞。杜特尔特此次访越,两个与中国存在争端的主要国家凑到一起没有中国接受不了的表现,这个动向应被视为是积极的。

最关心南海和平、稳定的必然是区域内国家,新加坡紧靠南海,也应对局势的缓和多做贡献,不应给域外大国试图搅乱南海当枪使。它作为东盟面积最小又最发达的国家,保持建设性的中立将是特殊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