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2016年10月10日,兔国的某个不知名的小角落里,一群果粉正在伪博高调地纪念着他们的“蒋公”,却无人关乎“蒋公”所在政党的存亡。

停手吧,放过她吧-青年力

没错,那是号召精神卫生的一天,每当这一天来临,全兔国的“精神病人”都在蠢蠢欲动。这是本性暴露的一天,在这一天,兔国某位虔诚的基毒教徒,正在被某部门深深羞辱。

停手吧,放过她吧-青年力

“未经本人许可,拿着私人形象,剧中照片,用于公务宣传。”她在伪博上疾呼,“你们十分不严谨,不公正,不职业!”

停手吧,放过她吧-青年力

发完后,她有些小得意,不禁在心里念叨,“这次可是我占理,看你们怎么应对。”

然而现实总是沉痛的。有人马上在伪博上贴出了这样的话,“根据《兔国著作权法》第22条第7项:国家机关为执行公务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已发表的作品,无需著作权人许可,无需支付报酬。此外,是你自己把剧照公开贴在微博里让别人转发的。”

她有些崩溃。

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总是针对她。是的,她想不明白。

但作为久经羞辱的伪博基毒徒,她却知道,纵然纠缠,也无济于事。凭借自己多年的被羞辱经,她终究还是想出了对策,于是,她快速敲下了这样几行字:

“20年前,我在这里拍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和电视剧,开始漫长的征程,如果知道后面的路上会有如此多的险恶与艰辛,恐怕一开始不敢迈出脚步。掌声在欢呼之中响起,眼泪已融在笑容里....”

停手吧,放过她吧-青年力

多么可怜!

她只是一个感染基毒、无法自拔的弱女子而已,怎堪得你们如此羞辱?

停手吧。不要忘记那些故人。

孙海英走了,奇葩之花从此凋零;袁裕来走了,洗杯神器从此没有洁厕灵;赵楚走了,F16从此不在微博飞行。

一个又一个欢乐,就这样被我们埋葬!

我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怎么样一把屎一把尿把他们喂养长大,这其中的艰辛又有多少;但我知道,每一个人的故去,对我们来说,都是一种损失。

停手吧。小丑的归属终究在舞台,不要等到无人可看,才懂得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