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医生创始人兼CEO张锐先生近日在北京家中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享年44岁。真希望这个令人心痛的消息不是真的,然而网络上陆陆续续的缅怀,又在一次次确认这样的悲痛。

春雨医生是一家别具价值的互联网公司,不仅因为它是“互联网+医疗”的前哨企业,更因为“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在中国格外突出。如果有一家本土公司能够较好地解决这样的社会痛点,其中不仅蕴含巨大的商业价值,还有非常深远的社会意义。这也是5年来这家公司能够持续融资的重要原因,尽管在许多人看来,投资者仍然可能低估了这家公司。

张锐的猝然离世,让很多人再次感慨创业的艰难,有时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在长期的习焉不察的创业时光里,潜藏着太多健康风险。媒体报道,父亲看到张锐全白的鬓角后,曾告诉他应该是身体出现了植物神经紊乱的问题。而研究表明,急性心肌梗塞早期发生植物神经紊乱是致死原因之一。如果能够较早进行治疗,降低工作强度,充分保证休息,或许可以降低猝死的概率。可现在说这些已经太晚,痛惜逝者的同时,更希望创业者能够在百忙之中关注自己的身体健康。

尽管春雨医生已完成12亿元融资Pre-IPO环节,2015年线上问诊业务实际收入1.3亿元,盈利3000万元,计划分拆打包上市,但在此之前,它和其他创业团队一样也曾遇到资金困难。有一段时间,张锐坦言自己很焦虑,每天吃不好睡不好,“晚上睡前会担心资金链断了怎么办,早上又打起精神鼓励自己说,自己的产品解决了那么多人的痛苦,这么有价值,一定会拿到钱,只是缘分不到。”

进一步说,连春雨医生这样的互联网医疗商业模式的探索者,都曾数度遭遇融资困境,一定程度上也折射出社会整体的融资环境还不理想。比如张锐就曾吐槽过,资本市场向来以数据论成败,基于活跃度的DAU(Daily Active User,每日活跃用户数)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但实际上不适合一概而论。比如,航班管家对于一周出一趟差的活跃商旅人士来说,也不过是周活跃用户,而问诊更是基于身体不适的低频应用,投资人总用DAU去衡量并不公平。

“双创”时代,创业大军风起云涌。创业动机无非两种,为了赚钱,或者为了理想(比如近乎沦为创业者口头禅的“改变世界”),多数创业是这两种动机不同比例的调和。甚至也可以说,资本本身也是理想的一部分。改革开放以来,创业梦想激荡了几代人的心怀,今天更是如此。对许多创业者来说,创业本身就是一种成功和一种享受,对于创业,创业者自己比谁都了然其中滋味。张锐多年来走在创业道路上,他有他的艰难与困苦,更有他的光荣与梦想。

创业者在奋斗的激情与快感背后,也往往付出了比普通人更多的辛劳。然而理智地看,人是万物的尺度,生命高于一切,没有任何事业值得拿命去换。“吾生也有涯”,而事业无涯,人与事业的关系正如一句古诗所说的,“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没有了健康,创业的梦想只是空谈。

一段时间以来,我们听到过太多猝死的消息。其间既有张锐这样的创业者,也有年轻的学术带头人,还有更多普通的职业人。而这几年在IT业和传媒业已经出现过较多的过劳死案例。这些都提醒我们:在一个压力越来越大的社会,我们需要更好的“减压”系统。比如,公平良好的创业环境,科学合理的考评体系,充分维护员工利益的社会保障,以及每个人对自身健康的关注和自我减压的能力。(陶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