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当接好杜特尔特伸出的橄榄枝-青年力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今天开始访问中国。这次访问在三个多月前几乎不可想象,那时菲律宾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尖锐对立,并且是南海仲裁案的发起国,它还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个关键支点。杜特尔特取代阿基诺三世成为菲律宾总统改变了这一切,他做出了对中菲关系以及地区战略具有转折意味的全新姿态,他被广泛视为有可能改变游戏性质的人。

杜特尔特的敢说、敢做、敢当给世界留下强烈印象,他主动向中国伸出橄榄枝,把中国作为自己上任以来访问的东盟之外的第一个国家,并在此前发表了很多被认为不可能出自菲律宾总统之口的具有对华示好意味的言论。现在要看中国怎样接好他的橄榄枝了。

自上任以来,杜特尔特对菲律宾的当务之急重新做了排序,把公众的注意力从南海拉回到国内治理的紧迫问题上。他发起全面禁毒,强调基础设施建设和民生,为发展同中国的关系则奉行了淡化南海仲裁的政策。他还主张马尼拉独立自主的外交权利,反对美国过度控制菲律宾的企图,这一切导致了他与美国的龃龉。他宣布停止美菲联合巡航和军演,这一决定尤其带来震动。

在南海局势中,菲律宾的角色非常特殊。它与中国的岛礁争议规模虽不如中越的面宽,但它是美国的盟国,是美日插手南海事务最方便的抓手。阿基诺三世跳得那么高,就是因为受到美日的支持、怂恿,美国张罗南海联合巡航,就靠菲律宾给它提供所谓“合法性”。一旦中菲关系重回健康轨道,将意味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在南海区域被釜底抽薪,南海地缘政治形势发生重大转折。

那么杜特尔特能把当前的姿态和政策坚持下来吗?世界舆论对此有一些怀疑性分析,中国国内也有一些人不太相信他的“真诚”。但我们认为,杜特尔特的转圜有着清晰的逻辑,那就是他想有所作为,而他禁毒、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中国是最好的伙伴。他是现实主义者,他很清楚所谓南海仲裁毫无执行力,菲律宾因南海问题同中国作对,等同于为美国在南海遏制中国效力。

杜特尔特对中菲关系的认识与他的左翼执政理念一脉相承,关键要看菲律宾国内的亲美势力给他多大压力,他能不能成功抵御那些压力,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主张中国一定要抓住杜特尔特执政带来的战略机遇,就当下来说,要从我方多做努力,促使他访华成功,将中菲关系转圜强有力地稳固下来。

阿基诺三世期间,中菲贸易增长乏力,中国对菲团队旅游几近停发,菲律宾水果进口中国受限,这些领域都在发生新变化。可以预见,杜特尔特访华期间两国会签署经济合作的大单协议,目前已有很多中国民营公司进入菲律宾厉兵秣马,准备迎接中菲合作将要开启的新机遇。

然而除了两国合作,菲律宾媒体大量谈论菲律宾渔民去黄岩岛附近捕鱼的问题,杜特尔特在这方面受到很大压力,菲舆论对他劝说北京允许菲渔民去那片海域作业抱有强烈期待。

我们认为,黄岩岛属于中国,这个主权问题不能谈。但是为了巩固中菲关系的转圜,我们呼吁北京不妨在放松菲渔民去黄岩岛海域捕鱼方面采取灵活态度。菲渔船吨位一般都很小,菲渔民大多是小本经营的谋生者,过去中菲渔民的确都曾在那一带捕过鱼而且相安无事。菲一些渔民再出现在那里,应不会对黄岩岛海域的生态造成破坏。

黄岩岛海域被捕走几只石斑鱼,但两国关系将出现崭新局面。我们这样建议,不是主张让步,而是认为中国作为泱泱大国应在这个时候向菲律宾渔民和他们选出的总统表达善意。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导致了中国在东南亚外交和经济活动成本的全面增加,如今菲律宾有不想再为美国这一战略效力的清晰表达,我们有必要对此给予鼓励。走向全球舞台的中国需要有这样的胸怀和气度。

做中国的朋友,以朋友的态度和方式解决同中国的纠纷,比像阿基诺三世那样联美抗华更符合一个国家的利益,中国应当做得让周边国家、包括世界都看清楚这一点。那样的话,中国就会在这个世界上更有威望,也更受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