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网天津10月18日电(记者 王龙龙)10月16日,小雨过后的天津清爽宜人,在天津市机电工艺学院的实训场内,一群年轻的90后面孔正在用心焊接着钢管,他们用尺子丈量每一个小孔,尽量让焊接点分毫不差。焊接时飞溅出的火花,让流淌在脸颊上的汗水格外闪亮。

这群年轻的90后“小鲜肉”是2016年中国青年职业技能大赛(天津)决赛的参赛者,他们一路“过关斩将”,弘扬“工匠精神”,力求“精益求精”,在打磨、焊接的火花里绽放绚丽的青春。

今年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这是“工匠精神”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在“工业4.0”时代,要推进“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中国智造”转变,“工匠精神”必不可少。

本次大赛以“工匠精神 精益求精”为主题,来自北京、天津、山西等27支代表队的113名选手在焊工、可编程序控制系统设计师两个项目上展开角逐,其中70余名焊工参赛选手中有近20名90后。焊工赛场裁判长刘志久告诉记者:“希望能够通过大赛,产生更多的高技能人才、更多的大工匠,这是我们的期待。”

工匠精神精益求精 90后“小鲜肉”期待焊出绚丽青春-青年力

魏杰在参加焊工比赛。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龙龙 摄

师兄弟同台竞技 相互学习

在焊工比赛场上,来自山西的韩志宏、薛利欣和魏杰,分别出生于1990年、1991年和1996年,都毕业于山西机械高级技工学校,如今都在太原重型机械集团工作(在不同分公司就职)。此次,三位小师兄弟同时代表山西,来参加本次大赛。

师兄弟三人同台竞技,“互相学习”成为他们最重要的目的。薛利欣说:“魏杰那么小,就参加过那么多比赛,很佩服。”魏杰则表示,自己年龄小,才工作3年,经验不足,需要跟学长和其他前辈学习的东西很多。

在港口代表队里,也有两名师兄弟同台竞技。出生于1991年的肖玉鹏和出生于1992年的陈浩,都毕业于青岛港湾职业技术学院,如今都在秦皇岛港工作。“比赛前,学长就跟我讲解需要注意的安全事项,告诉我怎么防烫伤、防电等等,很是照顾我。”陈浩说。对于肖玉鹏而言,照顾好学弟、向其他代表团学习成为此行参加比赛的重要使命。

工匠精神精益求精 90后“小鲜肉”期待焊出绚丽青春-青年力

肖玉鹏在参加焊工比赛。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龙龙 摄

年轻需要挑战 学习中不断创新

对于这群90后“小鲜肉”而言,挑战、创新,是他们共同期待的事情。“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年轻就需要挑战,没有挑战就不是年轻人!”谈及这次比赛,肖玉鹏有些兴奋。

本次焊工大赛的选手多数是80后的“老师傅”,与他们同台竞争,“有压力,还是有些紧张。”来自广东代表队的黄溶今年刚满20岁,2011年时年仅15岁的他便从老家湛江只身去广州造船厂技工学校学习,毕业后便进入广州广船国际股份有限公司从事焊工工作。如今,他在广东一些省级技能大赛中,曾获得第一名、第三名等好成绩。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全国性大赛,紧张之余,他更期待在挑战中战胜自己,“我喜欢这个行业(焊工),别人能够做到的,我也能做到,我会超越他们。”嬉笑的语气中透露着一股年轻人的坚定信心。

“单位会组织一些‘五小’比赛(小革新、小发明、小改造、小设计、小建议),我们都会积极参与。”薛利欣介绍说,虽然自己比起老师傅来,技术还有待提高,但是我们有自己的想法,会在学习中不断创新,超越自己。

工匠精神精益求精 90后“小鲜肉”期待焊出绚丽青春-青年力

薛利欣在调试设备。中国青年网记者 王龙龙 摄

有“小目标” 也有“大国工匠”梦

焊工属于高危行业,对于这群90后新焊工而言,各种烧伤不断。他们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伤疤,黄豆般大小的烧痕遍布在手背上、胳膊上。来自上海代表队的叶宇出生于1995年,2015年从学校毕业后就进入了上海船厂船舶有限公司从事焊工工作,“小伤不断,有一次火花打到眼睛上了,差点烧伤眼角膜。”叶宇笑着说,做这个行业需要有心理准备,就是要注意安全。

“有时候钢板温度是70多度,工作环境还是密封的,一年到头都要穿着长袖衣服,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同样来自上海代表队的李硕是河北保定人,1992年出生的他在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已经工作5年了。面对艰苦的工作环境,他依然爱着这个行业,坚持着自己的梦想。如今,他已在上海买了房,虽然每个月还房贷让他感觉压力较大,但爱笑的他对生活充满着希望。

90后的他们面对艰苦的工作环境,不仅没有放弃,还有自己的“小目标”。来自湖南代表队的李吨出生于1992年,自2012年在湖南湘钢工程技术有限公司工作以来,“收入在当地算中等水平吧,在湘潭也买房了。”然而,他现在最关注的是母亲的病情,“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为母亲治病,让母亲好起来。”

“希望能够在比赛中拿到好成绩,利于未来晋升”,“希望能够提升薪资待遇”,“希望能够在这座城市落地生根”……90后的他们有“小目标”的同时,对于“大国工匠”、“工匠精神”,也有自己的看法。

在薛利欣眼中,要成为“大国工匠”,他期待单位能够加大对工人的技术、素质等方面培训和提升,“目前焊工有高级技师,未来是不是可以设置工程师?我们需要把实践和理论结合起来,才会逐渐培养成‘大国工匠’。”

“平时在新闻里看到过‘大国工匠’,虽然焊工很苦,但是我没有想过要放弃。这个行业发展空间很大,虽然现在能力还存在不足,但是会不断学习提升,朝着总理提出的‘大国工匠’方向努力。”在金黄的灯光下,黄溶的笑容显得更加灿烂,就像一个邻家大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