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不久,一篇名为《一个不信仰伊斯兰的维吾尔,还能是维吾尔吗?》的文章悄悄在微信朋友圈传播,小疆的很多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朋友转发了这篇文章,并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一篇文章为何在维吾尔族年轻人心中激起这么大反响?-青年力

同时,在知乎上一个名为raziregul的网友对这篇文章留下了长长的评论,在小疆看来,他的评论深沉而有力,深情而理性。

文中,作者raziregul直言,当他把《一个不信仰伊斯兰的维吾尔,还能是维吾尔吗?》这篇文章转发分享到自己的朋友圈后,在与朋友交流的过程中,突然间发现自己眼眶湿润了。

他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也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坚守。有一群这样的人,他们在茫茫人海中,坚韧着,坚持着,流言蜚语动摇不了他们,山崩地裂击不垮他们,他们坚守着自己生而为人的本心。即使这些声音那么微小,这点光芒如此黯淡与微不足道,已经足够指引前行的脚步。

随即,作者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这样的人,这样可爱的人儿,为什么不是维吾尔呢?”紧接着,作者给出了直白的回答:“他们是真正的维吾尔族,是这个民族真正的希望。”

作者认为,民族让一个人有了归属感,有了荣辱感,有了自豪感。但是在给我们带来荣耀的同时,也承受了很多苦难。他举例说:“绿色似乎成为了一切的主宰,你的心里,似乎只有那一个唯一的神,听着他的谕言,低下昂贵的头颅,姑娘脱下色彩斑斓的衣服,藏进罩袍,小伙子们眉头紧锁,也不再歌唱,孩子们把那一篇篇念的嗡嗡作响,高大的建筑拔地而起,可是我怎么却从未快乐。”

随后,作者连发数问:

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褪去那个毫无价值的称谓?

什么时候,我可以无所顾忌做自己想做的事?

什么时候,我牵起那个汉族小伙的手,走在熙熙攘攘的街头?

什么时候,当我们不必再为这样的问题而苦苦纠缠,甚至恶语相向,句句诛心,甚至形同陌路,当我的同胞不必为此而匿名,而遮遮掩掩躲躲藏藏,不必为此而有愧疚和罪恶感?

作者的回答是:

“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努力,你要感受它带给你的荣耀,就请您先去承受它带给你的苦难。即使这样的苦难,要伴随你的一生,也决不妥协。”

作者坦言,当看到那篇文章,他是开心的,当看到下面的回复时,他泪止不住的流,他想和他们每一个人握手、行礼、交流、拥抱。并且告诉他们:“吾道不孤”。

此后,作者给出了他的畅想,他心中的“太平盛世”:

当一个维吾尔族生下来就有自己选择的权利的时候;当一个维吾尔族孩子拥有自己想要的童年不用去跪在冰凉的地上祈祷的时候;当一个维吾尔族小伙可以在有自己认知的时候昂首挺胸的去走自己想走的路的时候;当一个维吾尔族姑娘在人海里无所顾忌的冲进爱人的怀抱时,当这个世界,少一些愚昧和偏见,多一些宽容和理解的时候,当这个世界,阳光灿烂的时候。

最后,作者说:“即使这样的希望还有很远,但我愿意等待,愿意为此流泪流血。”

看完文章,下方有众多跟评,跟评的背后还有跟评。小疆觉得,评论才是最有意思的:

纳仁菜菜:这个问题,基本上是朋友间不会讨论的问题,更别提家人了。单看标题还以为又是那种:“分分钟教民考汉怎么做合格穆斯林”的文章。看完全文后大喜,甚至激动。立刻分享给家姐。家姐原话:这个问题我其实没有想透,看完这篇文章,我觉得我自己透了。文章下面的留言区很精彩,记得一条,大致是说:性别都可以选择,宗教信仰为什么不行?强加的划分是没有意义的,关键还是经过独立思考之后,对自我的定义是什么。这篇文章的神奇之处还在于:分享到朋友圈之后可以帮你清理微信好友……而且是对方先动手。

Byond Stereotype:在现在的族群圈内,在宗教问题上,我们缺乏对自我和他人的边界的认知与尊重。就像 @纳仁菜菜 的那样,这个问题基本不会在大范围的朋友之中讨论。因为在近几年来的极端化思想传播和保守的趋势(最近一年开始可能好了一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保守化的思潮一直存在)有些人自觉当起宗教警察。他们会以自己的信仰标准来要求别人。他们觉得所有人都应该以统一的标准实践自己的信仰。这是让人很不爽的。每个人应当有权利使自己的信仰不受别人干扰,这叫自由。另外,我们都不该干涉和指点别人的生活,这叫尊重。

一篇文章为何在维吾尔族年轻人心中激起这么大反响?-青年力

娜小耳:我很佩服他能发出来这篇文章,更佩服写出来这篇文章的人,这种东西能发出来势必会受到很大的阻力,文章下面的各种评论撕逼也是很精彩,我转发到了朋友,目前为止没有人找我撕,但是有个网友转发了后他的三个好哥们直接把他微信删了。怎么说呢,我始终坚持,宗教信仰。国家都说了啊,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我可以选择信教,也可以选择不信教,我可以选择信仰基督教,我也可以选择信仰伊斯兰教。但是为什么作为维吾尔族你就一定要信仰伊斯兰教呢,还不能改呢?不理解。我曾经受过白眼,在乌鲁木齐街头和前男友(汉族)牵手的时候,周围的眼神差点没杀死我。如果一个宗教让你连自己的爱情都无法选择,那我信仰你能给我带来什么解脱呢?作为一个宗教你这么排外,是怎么能保证你的信徒幸福呢?

АЛИМЖАН:人性>民族>宗教 !  一直都是这么想的. 6 shelik 飘过~

Limbotic :再说一句,我们赖以为生的各种身份,诸如“男人”、“女人”、“穆斯林”、“基督徒”、“同性恋”、“异性恋”、“维吾尔族”、“汉族”,都是to do,而非to be,再说明白点,身份就是一种选择,而非我们要固有的稳定不变的状态。

Gulnigar:这篇文章让我想起自己在海外留学时班上一个阿富汗同学,大络腮胡,长的绝对是会被在机场重点关注的脸,看他长那样,我毫不犹豫的凑过去问当地哪里的清餐好吃,他回我:I used to be Muslim, but I quit couple of years ago.我当时是震惊的,这还能quit?之后聊天他告诉我,小时候他在阿富汗上的是宗教学校,研读古兰经,但是他当时有很多问题,老师无法给出令他信服的答案,之后他开始深深的怀疑,最终不顾家里人的阻拦自己宣布退教!当然他也告诉我,以后在人生的某个时期,如果当年的那些问题有高人能给他答案,他会重现考虑,但目前他是无神论者。当时我想真正的宗教自由无非如此。

Kaidi:求同存异永远只是个美好的理想,只要存在差异就一定会出现矛盾,无论是宗教,信仰,种族,文化。同一个民族出现矛盾差异其实没有那么可怕,最可怕的是这个民族从来不懂得什么叫百家齐鸣,不懂得用可靠的依据为自己的观点辩驳,只知道互相谩骂对方的无知,以为自己骂得越难听越讥讽自己的观念就越受到了维护。殊不知自己的这种行为才是真正的无知。我读书不多,不想在孤陋寡闻的基础上对任何观点做出评价,也深知才疏学浅的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对“维族人”下任何定义。只是在看完评论后,我身为一个“维族人”还是和往常一样感到心痛,并由衷的想说一句长久以来我在心里默默说了无数遍的话:“维族人”,无论你是什么,少说点儿话,多看看书吧!

当然,也有其他的声音:

何liLy:对古兰经没有兴趣、从小被长辈灌输宗教知识而自己从来都没有好好了解过古兰经的人,就像不断拧紧的发条,它是想要回旋挣脱的。大学四年以及毕业后有机会接触一些真正拿起古兰经好好研究过而对伊斯兰变得坚定的人,甚至有汉族研究过后自愿入教的。起初我不解,后来我想这可能就是宗教自由的真谛,古兰经就在那里,你翻不翻是你的自由,翻开了后你信不信也是你自己的选择。信教的人都是一样的信,不信教的人各有各的理由。这篇文章说出了很多“发条”的心声,包括我。但我并不为自己在宗教环境里被“绑架”而愤怒恐慌,首先我没有研究过它,无知者无畏,其次,看到自己爱的家人在信仰中得到安宁和幸福我很开心,一代代长辈用生命去维护的东西要给予充分的尊重,最后,我相信有一天自己会在了解了这个宇宙、了解了各种宗教后找到自己的信仰。一句题外话:道德绑架太神奇,作者对于赞同留言和不赞同留言的回复态度和导向,又何不是一种道德绑架?

小疆认为,一些被冠以“敏感问题”的问题,未必是真的“敏感问题”,有时候这些问题可以拿出来说一说,讲一讲,在网络和社会上形成低调讨论和理性思考,或许渐渐的它也就不再是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