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持续两天的“表情包大战”中,收获最大的恐怕就是黄子韬了。这个曾经寂寂无闻,没多少粉丝的90后歌手,一下红遍了整个facebook,外加半个微博。真正引发这次事件的周子渝,到了现在反而没多少人在乎了。

何以如此呢?真的像某些台湾人在综艺节目里说的,这是大陆的“网军”、“五毛”吗?别逗了,我们都知道,扔表情包的那些网友都自发的。他们根本就不可能隶属于某个组织。

这里边的很多人,可能上周、上一天、上一小时甚至上一秒钟还在因为粉谁、黑谁而相互“撕逼”;可能刚刚转过一篇,或者骂过同一篇鸡汤;可能刚刚给完一个网购差评,或者刚刚对着那个差评骂“X他X”。他们扔出去的表情包,可能刚刚还用来相互掐架。

大陆网络用户有好几亿,其中智能手机用户就超过5亿。这几亿人年龄不同、性别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家庭经济状况不同……谁也别想用同一个价值观整合他们,想整合他们,还不如自己直接发疯来的顺利一点儿。

但所有这些网友都有着一个相同的认同,那就是中国。这个国家并不算好,网友们成天到晚挑她的毛病,吐槽是轻的,骂街的海了去了。你上“糗百”,里边一大部分笑话是关于这个社会如何操蛋的,最新一批里边有不少在讲雾霾。

但这个国家于我们来说,就好像是母校,是家乡。我们可以吐槽她,开她的玩笑,急眼了还可以骂街。可别人这么做就不行,谁这么干就是让我们不痛快,谁让我们不痛快,我们就让他更不痛快。

实际上,大陆网友们在乎的根本就不是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她有过台独言论,她错了,批两句。她道歉了,事情差不多也就过去了。很多人过去就没听说过她,以后仍然不会关注这个人。换句话说,大陆网友针对的从始至终都是台独,是台独,而不是那个小女孩踩到了大陆网友的底线。

我们是文明人,不会随便诉诸于暴力手段,但扔俩表情包开个嘲讽这个事还是可以做的。而且经过几次事件之后,我们惊讶的发现,我们干这个比全世界任何地方的人干的都漂亮。

这两天的事件中,台独势力的拥趸中也有人上了表情包。其陈旧、过时,简直不忍卒观,大陆网友对此吐槽说,连我妈都早就不用这个了。

事实证明,大陆网友对网络传播的掌握程度和创造能力,是台湾人望尘莫及的。甚至也有可能是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都望尘莫及的。

原因很简单,我们的网络用户群体太大,传播能力太强。上礼拜的新潮网络用语,这礼拜就可能已经臭了大街;前两天的“撕逼利器”大家一转,马上就变成常规武器,甚至退化成微信群、QQ群里开玩笑用的、毫无杀伤力的玩意儿。为啥台湾人用的表情包连咱们的老娘都早就不用了?因为咱们老娘靠长期“视奸”咱们的微信、微博、朋友圈,也早就见惯了,百毒不侵了。

这力量是如此之强大,只是“一枝红杏”出到墙外,就已经碾压了台独,震惊了facebook。这是咱们的力量,是大陆网民的力量。只要找到一个方式把这股力量聚集起来,这股力量就能淹没世界,让世界颤抖着匍匐在中国脚下。

有人说周子渝是“蓝营”的。我管她是蓝的绿的还是迷彩的,说了出格的话,就得承担相应的责任。蓝营的台独就不是台独吗?那要是有绿营的拥护统一,我们是不是还得抄家伙把他们打一顿?这不是混账逻辑么。

还有人说,这次“道歉门”是民进党方面精心策划的,“表情包大战”导致国民党选情进一步不利。这是一场“民粹的狂欢”,是错误的。要我说,说出这话的人不是眼瞎就是心瞎。国民党大选成败如果决定于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孩,那么这个党早就该完蛋了。“道歉门”甚至不能算是压折骆驼背的最后一根稻草,只能算是在骆驼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撒下的一把沙子。

几个表情包能改变两岸关系吗?最爱听这话的恐怕是某某办。两岸关系被表情包破坏了,他们的责任就小了,民进党上台就不是他们可耻的失败,而是被表情包这个“民粹”的武器破坏了工作成果。——说出这话来谁信啊?要是几个表情包就能破坏两岸关系,那两岸关系本来也就没好到哪儿去。

更何况,两岸关系自有“有关部门”负责。我们是普通网民,平头老百姓,我们看谁不顺眼就吐槽,这是共和国法律赋予我们的神圣权力。想让我们闭嘴,拜托先修改宪法。那么多造谣的还没处理呢,轮也轮不到我们。

我们是大陆网民,谁让我们不痛快,我们就乘十倍的让他更加不痛快。表情包只是我们在网络上的小小武器之一,类似的大杀器我们有的是。就连这个小小的武器,我们都没有全部拿出来。吓到台湾人的只是我们在微信群、QQ群里开玩笑用的小玩意儿而已。光是这点东西,收拾湾湾已经足够了。

上尔康算我们欺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