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日前报道,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的成员将增至80个国家以上,超过拥有67个成员、由美日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对此,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表示,表面上,东京把中国倡议建立的亚投行公开视为让亚洲的权力平衡朝不利于日本方向发展的手段,但安倍政府私下又想在该行的咨询委员会占有一席之地。

鸠山由纪夫的话有几分可信?在日本有没有代表性?日本未来真的会加入亚投行吗?中国对日本的加入又应该持什么态度?这的确是个值得商榷一下的问题。

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鸠山的这句话有四层内涵:

一、这是他的政治态度。

鸠山由纪夫的表达,很大程度上是他自己的政治态度。当年,鸠山当选首相之时,力主重返亚洲,要和中国构建“新关系”一起主导亚洲。然而,过于理想化的鸠山不可能摆好中日的位置,更不可能改变日本内部的亲美力量,美国也不允许鸠山这么干。所以,鸠山势单力孤,很快下台。

但是,鸠山是个有一定政治理想的人,他并未放弃他的政治态度,故一直力主日本加入亚投行。鸠山甚至说“对日本来说最坏的情况是成为加入亚投行的最后一个国家”。所以,某种程度上说,他说的话实际上更加代表他自己的态度而不是安倍政府。

二、他希望给日本在亚洲留个气眼,以便将来日本回头。

客观地说,安倍和鸠山都是有一定政治理想的人,只是安倍的政治理想是新军国主义,鸠山的政治理想是和中国共治亚洲。但相比安倍的好高骛远不切实际,鸠山深知日本挑战中国的后果。只是,他在日本已经失势,没什么话语权了,但作为一个有政治理想和抱负的前首相,他还是不希望日本在新军国主义路线上走得太远。他的这番话,相当于给日本留下一个气眼,将来如果日本需要回头的时候,他就可以借此眼“出气”。

三、他希望自己的政治派别能够延续。

鸠山由纪夫在日本基本处于失势状态,他的言论很难获得日本主流的响应,大多情况下是自说自话,他自己时不时还会受到右翼的攻击和威胁。直白说,他原来的政治派别的力量都已将其抛弃,他哪怕不是孤家寡人也已差不太多。但是,作为一个有一定政治理想的日本前首相,他依然希望他的政治生命、政治理想、政治派别能够延续,还是政治家的一种本能。

四、日本内部也的确存在着一部分想加入亚投行的力量。

日本人都反对加入亚投行吗?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一定不是这样,因为亚投行的利益太大了,以日本的经济实力,如果加入进来那是利益滚滚来。这种诱惑下,那些不想走新军国主义路线的企业家、政治家一定希望加入亚投行。但是,安倍在日本的政治影响力太大了,其它派别根本无法挑战他,日本又是一个政治上相对较为威权的国家,这种力量在安倍势头正盛之时根本显现不出来。所以,不能说鸠山的话都错,但很显然他的话绝不代表安倍政府。

对安倍政府来说,当然亚投行的利益很大,但一想到修改和平宪法,这个经济利益对安倍政府来说就是小儿科了,一个试图跨过中国跟班美国走向世界的日本首相,怎么可能只是为了经济利益而放弃了这样的巨大政治利益?

因此,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现阶段的安倍政府根本不可能会考虑加入亚投行。那么,现在日本不考虑加入亚投行,将来呢?

日本现阶段第一目标一定是修宪,但未来在两种条件下日本会考虑加入亚投行:

一、安倍政府修宪完成,经济上压力巨大有迫切改善需求。

如果安倍的修宪目标完成了,此时又恰好经济上压力大,那么为了缓和经济压力,安倍政府完全有可能在重新平衡与美国的关系后,考虑加入亚投行。因为,真到那时,亚投行已经风生水起,白花花的利益一定会刺激日本国内的企业力量敦促日本政府加入亚投行。想想看,安倍因为丢了澳大利亚的潜艇订单,就差点被三菱集团在背后搞掉,可想而知日本企业在日本政坛的份量。

二、安倍政府修宪受挫,修宪派倒台,新的派别上台执政。

如果安倍政府修宪遭受到国内过大的反对压力,最终受挫失败,修宪派倒台,那么新的派别上台执政,这事也会提上日程,这也就是鸠山为什么现在要抛出这一论调的原因所在。当然,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这种事发生在日本身上的可能性现阶段看来连10%都没有,所以不能对此抱有什么期望,真发生再说。

那么,假如真的日本未来要求加入亚投行,中国应该持什么态度呢?

在占豪看来,上述两种情况一定应该采取不同的对待方式。第二种,中国应大力欢迎,因为此时的日本修宪失败,正需要一条新路指引,中国此时积极回应有助于将日本拉回到一个正常轨道,这对中国拆解美国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有重大意义。当然,这种可能性出现的几率非常低。微信号:chn007cn

对于第一种情况,占豪(微信号:占豪)的看法有两点:

一、态度上要欢迎。之所以如此,一方面通过谈判可以对日本的某些决策产生政治影响,这对中国有一定好处,有助于对冲美国遏制中国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如果日本耍赖让谈判没有进展就是。另一方面,政治上中国只有表现出如此宽容的态度,才能体现中国包容一切、欢迎一切的态度,才会有更多国家加入亚投行,对中国的国际地位提升就有很大的好处。

二、细节上要死抠。很显然,如果日本修宪后要加入亚投行,那政治环境、经济环境已经大不同,此时设置一定的门槛和要求,在谈判细节上抠一抠也很正常。这么一抠,很多时间就抠过去了,那么日本到底什么目的,到底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们也清楚了,那么让不让加、怎么加、何时加这些问题也就清楚了。

日本是个很特殊的国家,是我们的近邻,也是我们的恶临,对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站在热爱和平的视角,只要日本像德国一样道歉,我们可以将今天的日本和军国主义时期的日本分别看待,像德国被西方国家谅解那样接受他。然而,现在日本粉饰历史,美化侵略,哪里有一丝一毫真诚道歉的意思?这又让中国人感情上如何接受和谅解?因此,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对日本,除非他真心悔过,否则中国只能保持12分警惕,对其一切所谓的“善意”都要有所掂量和分辨,避免上其当,受其害!

当然,客观地说,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算一个比较清醒、理智和值得交往的日本政客,中国依然应该和这些愿意和中国友好的日本人保持良好关系,中日毕竟这么近,我们依然需要沟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