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80年前,数支被称为“中国工农红军”的队伍及其数万将士,为了一个崇高目标,历尽重重跋涉,备尝重重艰辛,战胜重重困难,一路奋斗一路高歌,最终从江南走到了陕北。

他们挑战并战胜了实力比自己强大得多的对手。国民党为了阻挡和斩尽杀绝这支队伍,先后调集300多万重兵,包括中央军的步兵、骑兵、炮兵、空军,地方军阀的粤军、桂军、湘军、黔军、滇军、川军、西北军、东北军、马家军……前堵后追,上轰下剿,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红军与他们斗智斗勇较力较气,以血的代价硬是冲破了这些围追堵截,冲到了自己的目的地,把不可能变成可能……

他们挑战并战胜了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马都翻不过去的老山界,红军翻过去了;鸟都飞不过去的大雪山,红军过去了;没有人烟的水草地,红军也踏过去了……

他们挑战并战胜了人类生存的极限。没有粮食,他们挖野菜、煮树皮,甚至将粪便中没有消化的食物继续当作食物;没有衣服、药品,他们靠精神去挺、去熬、去坚持。他们在不可能存活的条件下存活,在不可能生长的情况下生长……

他们挑战并战胜了自己。面对党内的路线斗争、队伍中的不同意见,他们坚持原则和真理,心地光明,尊重实际,不断地产生分歧,又不断地统一,由听命于外国人变为听命于自己,由相信教条变为相信事实,并且愈战愈勇愈战愈强……

这是一支将永远被载入世界战争史册的队伍,一个将永远被历史铭记的奇迹,一群中华民族顶天立地的英雄。从此,人类的字典上多了一个名词——长征。

参加长征的一共有十一支队伍

我们50后出生在崇拜英雄的年代,普遍感染了一种英雄情结。长征途中的英雄,就是我们世界观形成阶段最崇拜的英雄。

出于对长征的崇拜,对长征英雄的崇拜,几十年来,我几乎走遍红军长征所有重大事件的发生地,也思考了几十年。从感性的亢奋到理性的思索,我发现,长征,是 “九一八”事变后,各路红军以北上抗日、应对国民党围剿、扩大革命根据地、打通同苏联的通道为主要目标,而进行的一系列长途征战。参加的一共有11支队伍,其中第一类,主要是以北上抗日为主要目标的6支:1934年7月,由寻淮洲、乐少华、粟裕等率领的红七军团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中央红军也即红一方面军;红四方面军;红二方面军;程子华、吴焕先、徐海东率领的红二十五军,也就是北上抗日第二先遣队;毛泽东等率领的东征军,也即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

第二类,在反围剿中以开辟新根据地为主要目标的3支:1932年10月,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率领的红四方面军撤出鄂豫皖根据地,开辟川陕根据地;1932年8月,贺龙、关向应率领的红三军撤出湘鄂西根据地,开辟湘鄂川黔苏区;1934年7月,任弼时、萧克、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撤出湘赣根据地,同红三军会师并巩固扩大湘鄂川苏区。

第三类,以巩固扩大革命根据地为主要目标的一支,即彭德怀率领的西方野战军。第四类,以打通苏联国际通道为主要目标的一支:陈昌浩、徐向前率领的西路军。与此同时,主力红军长征后,留在南方8省的红军游击队,牵制了大量国民党军,从战略上配合了主力红军的行动;陕甘红军英勇奋战,创建了陕北革命根据地,为红军长征提供了落脚点;东北抗联,最早同日本侵略者进行斗争;在国统区进行地下斗争的党组织和党领导的各方面力量,也为长征胜利作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

“同中央保持一致”是长征胜利经验中最重要的一条

长征,不仅锤炼了伟大的党和伟大的人民军队,还升华出伟大的“长征精神”,也即坚定的信念、顽强的意志、严格的纪律、不怕牺牲的精神、尊重实际的作风、众志成城的凝聚力。

长征的胜利有许多值得今天吸收的宝贵经验,“同中央保持一致”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长征时各路红军、各根据地分散作战,经常同中央失去联系,但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工农红军有着极强的组织观念,他们相信中央、盼望中央、服从中央。这是各路红军取得长征胜利的根本,也是中国革命胜利的根本。

长征期间,曾发生张国焘分裂中央的事件,其中虽然有许多复杂因素,但张国焘拥兵自重是不能回避的一个重大因素。也正是在中央的努力下,在服从中央顾全大局的朱德、刘伯承及左路军和四方面军大多数同志的努力下,在二方面军的支持下,最后战胜了张国焘分裂中央的阴谋。

与张国焘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同为四方面军辖下的红25军长征时最先到达陕北,在中央红军到达后,红25军坚决服从中央领导,慷慨地为中央和中央红军提供援助。中央红军初到陕北时,因为刚刚发生了张国焘事件,红25军过去又隶属于张国焘领导,中央难免有些担心,毛泽东致信徐海东借1000块大洋,这不免有试探性质。徐海东将仅有的6000块大洋自己留用1000块,其余5000块全部支援中央红军并表示坚决服从中央领导。

正因为有服从中央统一领导的组织观念和政治规矩,才有长征的胜利。服从中央,这是中国共产党成立时就明确的政治纪律政治规矩,经过长征的实践后日益成为全党的自觉。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长征中,牢记这条宝贵经验有着极强的现实意义。

为长征申遗鼓与呼

长征不仅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华民族留给人类的宝贵财富。为此,我曾长期奔走呼号,大声呼吁,长征路线应申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长征精神应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首先,应做好长征路线申报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的工作,以此彰显文化自信特别是红色文化自信,并惠及全球泽被后世。按照世界自然文化双遗产的入选标准,长征路线完全具备其条件,关键是事在人为。由于文化差异和长征遗址保护上的欠账,今后相当长时间里,这方面有许多工作要做,其中重点,一是用世界语言讲好中国故事,让不同民族、不同语言、不同信仰、不同意识形态的人群产生理解;二是加大投入以弥补遗址保护欠账,尽快达标。这项工作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而且需要举国努力。从现在起,每个有理想、有境界的中国人,都应该为长征申遗鼓与呼。这不仅是申报一个世界遗产,更是在重塑中华民族的精气神。

今天的物质生活同长征时期相比已有天壤之别,长征时期的物质生活当然不必刻意重复,但“长征精神”应当被我们永远牢记。长征,是中华民族不倒的精气神,中华民族永远需要这种不倒的精气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