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种亚文化,以自嘲、颓废、麻木等生活方式为特征的“丧文化”在一些青年人中流行。贪图安逸、对工作和生活缺乏热情、只想混日子,让一些青年人失去应有的朝气与活力。在一个本该奋斗的年龄,部分年轻人却失去了对自力更生的价值认同;精神缺“钙”,让这些年轻人暮气沉沉。

多元的时代,决定多元的社会心态。“丧文化”说到底,就是年轻人对现实的一种逃避。不是说我懒惰、不够勤奋嘛,我本身就是一个没什么追求的人;不是嘲笑我资质平庸、能力不足嘛,我有自知之明,让你无话可说;不是嫌我不够热爱生活嘛,我就“自甘堕落”,让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在主流的社会评价标准之外,主动以自我矮化来实现以退为进,拉低他人对自己的角色期待,给自己纾解压力。“丧文化”为部分年轻人提供了一个“保护壳”,成为一种“弱者的武器”。

特立独行的“丧文化”,让个性鲜明的年轻人,成为“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刷出自己的“存在感”和“价值感”。成长于物质生活渐次丰盈的消费社会,这些青年人尽管没有经历缺衣少食的物质匮乏,却早早地被裹挟在了应试教育流水线上;尽管他们比父辈有着更加广阔的人生选择,却也面临着日趋激烈的社会竞争;尽管经济市场化、人口流动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他们却也不时感受着利益固化、阶层板结带来的困惑与迷茫。对于残酷现实,社会不能置若罔闻;对于青年来说,逃避也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丧文化”的大行其道,是社会转型时期多种不良社会心态共同作用的结果,也从一定程度上映照了社会现实。一方面,要给青年人精神“补钙”,要让他们通过各种困难的磨砺,内心变得更加强大,自力更生地在平凡的世界里实现人生突破;另一方面,要给予年轻人更多的制度护佑和人文关怀,让他们拥有更加公平的竞争氛围,更加畅通的纵向社会流动渠道,更加低成本的生活环境。只有双管齐下,“丧文化”的生存空间才会越来越小。

习近平总书记曾寄语青年“希望你们珍惜韶华、奋发有为,勇做走在时代前面的奋进者、开拓者、奉献者”,同时,他也曾指出“重视青年就是重视未来。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加强对青年工作的领导,为广大青年成长成才、建功立业创造良好环境和条件,帮助和支持广大青年在时代的舞台上展现风采、发光发热”。破除“丧文化”所带来的不良影响,必须重视青年人的利益诉求和情感需求,必须重视青年人的思想引导。

青年强中国强不能成为空话,身处变革时代,朝气蓬勃的青年才是最好的中国气质。追求更好的生活、更好的中国、更好的世界不仅是青年更是全社会的共同追求,实现这样的梦想,需要激情满满的青年主力军,也需要社会的共同努力。(杨朝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