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已经很难再出一个张学友或者周杰伦了。不过,发达的媒介和多元的价值观却催生了一类新人群:职业偶像。

36氪介绍过不少互联网造星平台,比如在帮同道大叔打造女团的“万好万家”,力捧古风少女的“萌萌哒天团”,从电视造星转型的“女神TV”等。大家的造星手法各不相同,有人觉得互联网造星和传统艺人经纪核心区别并不大,明星一定是重操作孕育出来的。也有人认为借助互联网的流量红利,能挖掘出有商业价值的长尾效应。

我最近接触到的“火秀娱乐”大抵属于后一种。创始人王潇是互联网背景出身,投身造星事业前做过一款叫“快手看片”的App,下载量1000多万。和王潇一样,“火秀”核心团队的其他成员也多是互联网背景。

因此很自然地,他们的思路是把互联网优势应用到偶像扶植中。在王潇看来,互联网模式一面胜在边界成本低,与此同时,互联网上养成的偶像所有发展数据,都是可被量化分析的,从而帮助背后团队对偶像的发展路径做出预判。在之前,这多是靠经纪人、制作人的经验和名望来达成的。

基于这个大逻辑,火秀正在搭建自己一套标准化的造星体系。目前看来,一个素人被养成大致会经历三个阶段:海选-素人演唱会-亚洲偶像榜,每名选手是否能通关成功全看网络人气。

火秀娱乐:TFBOYS可遇不可求,互联网造星的机会在“腰部艺人”-青年力

海选即是初筛,挑出苗子后火秀会为他们提供一系列培训课程,使之拥有基本的专业素质。素人演唱会则是为选手积累人气的中间环节,想参加素人演唱会并不用出道(签经纪约),只要拥有不错的粉丝基础,再加上会唱会跳就能来寻求曝光。而亚洲偶像榜的准入门槛会相对较高,能在这里打榜的艺人都需要有经纪团队和自己的作品。由于整个过程都会被搬上互联网,选手的人气起伏都能做到可追溯。

火秀娱乐:TFBOYS可遇不可求,互联网造星的机会在“腰部艺人”-青年力

王潇认为,这种“流水线造星”像是在做职业培训。“以前只有金字塔尖的明星会被当做艺人,这和行业发展不成熟有关。在韩国,艺校毕业出来的学生即便当下没被公司签掉,也可以留在练习生体系内等待机会。而中国大多数人这时候就选择转行了。”

相比之下,火秀在做的是大量生产金字塔中端的“腰部艺人”。王潇相信,随着市场容量的递增,未来腰部艺人的数量会大幅上升。相应地,他们背后的公司,也就是孵化腰部艺人的商人数量也会变多。这些就是“火秀”们的机会所在 —— 不靠一个大明星吃三年,靠走量赚钱,这和绝大多数网红孵化公司的想法是一致的。

回到火秀的模式,其实不管是海选还是演唱会、亚洲偶像榜,这实际上都是在做渠道,流经的艺人不一定都归火秀所有,平台所赚取的是toB的冠名费以及toC的打赏、应援费用。

不过王潇透露,火秀已经投资了一些艺人经纪公司,他们会通过这些公司去签少量艺人。那么艺人的商演收入火秀也能够分到钱。

截至目前,火秀已经培育出了两个出道团体——女团O21和嘻哈组合C-POP。我们观察到,今年出道的偶像团体实在不少,光女团可能就有29 支。

面对有些混乱的战局,王潇并不觉得太紧张。“还是看韩国,韩国每个月出道的团体可能就有上百个。虽然出的快换的快,但也证明市场是可以继续容纳的,更别说中国才刚刚开始。”

资本层面,火秀娱乐正在申请挂牌新三板,之后计划进行一轮定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