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律师协会潘书鸿副会长认为,如今,出行类软件的充值服务形态,符合单用途预付卡的基本定义,已经具备了单用途预付卡的基本属性。个充值服务中,一旦充值,其预充值费用的财产所有权应属于消费者,商家无权对不属于其的预充值费用进行扣除或限定。

小“洞”不补 大“洞”难补

华安

二十年前,当我骑着除了铃铛不响其它地方都响的单车穿行在马路上时,挂在车头的那把车锁总是让我最纠结的存在。在君子眼里,这把锁就是一个归属权的证明,但在“梁上君子”眼里,这把锁只是一个阻碍他们“经济活动”的一个小小障碍,于是总逃不了被肢解的命运——在那个没有网红的年代,一辆单车和无数把锁的离合几乎就是它人生的全部,想红很难。

如今,在我已经几乎忘了骑单车的感觉时,一种叫摩拜的单车却忽然红透半边天,像一团团橘色火焰一样跳跃在城市的马路上——它没有锁也无需停车桩,手机扫码即走,它在无数互不相识的人之间穿行、分享,也不再需要一把锁来束缚它的人生旅程。是的,在一部手机就可以行走天下的互联网时代,摩拜单车成为网红并不让人意外,它迅速地嵌入了人们的生活,甚至为城市的交通出行做出了贡献,让“分享经济”在万千出行者的刚需中落地开花。

但俗话说,人红是非多,车红也难免惹上争议。随着摩拜单车成为网红,一条在APP中隐藏很深的“充值不退”条款让它迅速又被质疑的口水推到了风口浪尖。原来,为骑单车预付的充值车费并不能退还,哪怕用户成功收回押金决定不再使用。让人吃惊的是,面对一片质疑声,摩拜方面回应得“简单又霸气”——这是“业界的惯例”。

好一句“业界惯例”,摩拜单车不仅自说自话地拉来了一众互联网企业为其背书,还大有“江湖”规矩如此,一支令牌便可号令天下的气概。好一句江湖气十足的回应——且不论,在众多的互联网企业中,同为分享单车的“ofo”没有这种惯例,餐饮业的“饿了么”也没有这种惯例。即便是有所谓的“同道”,如果违反相关法规,难道就可以法不责众,啸聚山林了?

作为一个移动互联生活依赖症的“重度患者”,我的日常生活几乎没有一部手机不能解决的事,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部——无论是吃饭、出行、看戏,还是购物、缴费、看病,移动互联网造就的时代的确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方式。

不过,无论方式和平台如何革新,服务行业的终端依然是实实在在的人。阳光底下没有什么新鲜事,技术进步可以让我们的生活更便捷和美好,但任何技术的进步都无法逾越社会运行的规则,在商言商者,契约精神和遵守法律的双轨是红线,也是检验商家底色的不变标尺。

如果再深究一下摩拜这条所谓“充值车费不退”的规定,不但不符合分享经济的原则,甚至还有侵占资金和强制消费的嫌疑。而在商业法规的相关规定中,类似的预充值不退也涉嫌违反“预付卡”的管理条例。当然唯一可以让摩拜钻到的空子是——出行类软件目前尚未被覆盖在相关条例的管理范围之内。这句说辞完美,谁让人家是创新事物,你想管还管不着。

其实,类似的违规盲区并不少见。同样的理由,同样的说辞,同样让地铁管理方对于越来越多的地铁“扫码大军”陷入执法的尴尬——这种自称“创业者”拉着人就扫二维码的行为,其实和曾经满车厢内乱窜散发小广告的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同样受制于地铁管理条例管理覆盖面的滞后,也让此类“创新”的违规手段成了“法外之地”。

一部单车的网红之路,得益于科学技术更新和消费理念更新,它很好地解开了公共资源分享的枷锁,也真真切切地提升了人们的生活。在为公众服务的创新之路上一路向前,大家乐见其成,但再怎样的创新,也不能够让其“创新”地脱离法规的管束。同样,相关的管理者也应该在监督管理上及时跟上脚步,别让“法无禁止即可为”成为它肆意越轨的借口,成为共享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交通肇事”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