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中国第二艘航母五大看点

2015年的最后一天,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正式公布了中国正在建设第二艘航母的消息。

实际上,第二艘航母在舰早已为世人所熟知了,国防部此次公布消息,不过是正式确认而已。对军迷来说,消息本身意义不大。当然,作为一个曾经数着美国航母垂涎三尺的老军迷,笔者听到这个消息依然感到振奋和激动。

随着这个消息得到确认,军迷界对于中国第二艘航母的性能又展开了新一轮猜测。笔者没有什么内幕消息,在这里,只想从一般的军事科技发展角度,对这第二艘航母的性能做个概括性的分析,聊聊这艘航母与辽宁号相比,看点何在。

首先,最大的看点应该是舰载机数量。

众所周知,航空母舰的作战能力集中体现于空中控制、打击能力上。航母自身的设计、航母编队的战术,都是围绕空中控制、打击能力展开的。其他方面的能力只能算是添头,是在确保空中控制、打击能力的前提下兼顾的。

以世界第一航母大国–美国–的航母作为瞄准对象,可以发现,无论是服役多年的尼米兹级航母,还是2015年刚刚下水的福特级航母,都极端重视这方面的能力。以尼米兹级为例,除去舰载战斗/攻击机、预警机、直升机外,全部武装只有三座八联装海麻雀防空导弹发射装置、三座密集阵高射炮和三座海拉姆防空导弹发射装置。舰载火力全部是防卫航母自身用的点防御武器。

辽宁号是在俄罗斯瓦良格号航母舰体基础上维修、改造而来的。这艘舰设计于前苏联时期,受前苏联海军力量相对薄弱,需要突出单舰火力的实际情况的制约,这艘舰在设计之初就采取了牺牲部分空中作战能力,强化打击力的做法。在中前部甲板下部署了12枚SS-N-19“花岗岩”式重型反舰导弹。

SS-N-19“花岗岩”式反舰导弹发射器在瓦良格号航母上的位置

这型导弹威力强大,西方人心惊胆战的把“海难”这个可怕的绰号赋予了它。但这型长达10米,重量达到7吨的巨型导弹在瓦良格号上占据了巨大的空间,严重压缩了航母机库的面积,限制了舰载机数量。同级的俄罗斯现役航母库兹涅佐夫将军号,标准排水量超过5万吨,只能搭载52架舰载机,其中到底有几架是苏-33一类的战斗机还很难说。相比之下,标准排水量仅3万余吨的法国戴高乐级航母,搭载舰载机数量超过了40架,其中有24架是阵风式战斗机。

辽宁号能够搭载多少战斗机尚不清楚,但受先天不足的影响,相信最终的数字不会太令人振奋。

而中国第二艘航母,也是国产的第一艘航母,在设计方面则完全不会受此因素的制约。估计此级航母的尺寸和吨位基本与辽宁号相当,在舰载机数量上必定远远超过辽宁号。也许能够实现同时搭载两个舰载机中队,一个负责制空,一个负责打击。

因此,中国第一艘真正意义上的国产航母,从作战能力上讲,比辽宁号将有大幅度提升。

看点之二,应该是舰载预警机。

俄罗斯并没有真正的舰载预警机。由于前苏联解体,性能强劲的“鹰眼斯基”雅克-44中途夭折,于1993年取消研发计划,只留下全尺寸木质模型。

胎死腹中的雅克-44舰载预警机

俄罗斯航母上,承担预警任务的是卡-31式预警直升机。这型预警直升机作战半径仅150千米,雷达只能探测110千米左右的距离。换言之,这型直升机最远的探测距离,只能达到距离本舰250千米左右。而且受最大留空时间的制约,在最大作战半径上最多只能停留一小时左右。使用这型预警直升机的俄罗斯航母与使用E-2“鹰眼”式预警机的美、法航母相比,是不折不扣的“近视眼”.只能勉强满足自身防空作战的需要,基本无力发起远程打击。

然而,有毕竟比没有强。卡-31虽然腿短、近视,但毕竟能够弥补航母自身远程低空探测能力的不足。同样从俄罗斯引进航母的印度,就先后两次从俄罗斯采购了十多架此型预警机,配备在航空母舰上。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中国在2011年也引进了9架此型预警机,同时还有传闻称中国正在以直-8式直升机为基础,研制类似产品。但无论是引进还是自制,舰载预警直升机的性能毕竟难以令人满意,充其量只能作为解决有无问题的过渡产品。

直-8式直升机,俄媒体传闻中国正以其为基础研制类似K-31的预警直升机。

应当认识到,现阶段中国海上威胁主要还来自于“近洋”区域。在这个区域中,陆基的空警-2000一类的远程重型预警机完全可以配合航母编队作战。中国对于固定翼舰载预警机的需求并不迫切。正因为此,近年来虽然中国在预警机研制方面有了长足进步,但并没有推出舰载固定翼预警机,甚至没有相关的传闻。

但中国海军迟早要突破第二岛链,走向全世界。研制固定翼舰载机,虽不迫在眉睫,但却是极其实在的,势在必行的。

如果在辽宁号上试验固定翼舰载机,那么必然受原舰设计的限制,只能削足适履。预警机性能要对现有起降条件做很大让步。但新航母则不同。这型航母是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从设计之初就可以考虑固定翼预警机上舰的问题。可以给预警机设计留下很大可操作空间。

可以预见,新航母服役之初,也许并不会有固定翼预警机在舰上服役。但很可能,服役不久就会有固定翼预警机上舰进行测试。

看点之三,电磁弹射器。

除美国之外,其他国家已不具备生产舰载机弹射器的能力。辽宁号上并没有弹射器,舰载机只能滑跃起飞。俄罗斯生产的其他航母也都只能采用这种起飞方式。

与弹射起飞相比,滑跃起飞能够携带的油料、弹药有限,严重影响打击距离。为了能够起飞满载燃油和弹药的飞机,俄罗斯在航母上规划了一条几乎纵贯整个飞行甲板的起飞跑道。虽然勉强实现了满载起飞,但舰载机出动率大打折扣。而且导致起降作业不能同时进行,在任务规划上也付出了很大代价。

更加严重的是,滑跃起飞式航母放飞舰载机时必须全速迎风行驶。航母长时间保持匀速直线运动,在战术上要冒更大的风险。

因此,弹射技术是中国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摆在面前的选择有两种,一种是美国目前所采用的蒸汽弹射技术,一种是电磁弹射技术。

蒸汽弹射技术比较成熟,但这种技术要消耗大量淡水,而且弹射器检修、维护间隔很短。同时因为有大量细节问题需要解决,采用这种技术基本属于得不偿失。因而电磁弹射技术就成为中国必然的选择。
美国制造的蒸汽弹射器,使用、保养都很麻烦

近年来,中国在高温超导技术方面有很大突破。电磁弹射技术很可能已经成熟了。不久前的第17届中国工业技术博览会上,上海超导公司甚至展出了舰载机电磁弹射器的示意模型。虽然有消息称中国第二艘航母仍将使用滑跃起飞甲板。但这并不等于新航母上就一定没有弹射器。

博览会上,厂商展示的电磁弹射器示意模型

一来,电磁弹射与蒸汽弹射不同,电磁导轨布置成小幅度弯曲不是不可能的事。二来,即便目前电磁弹射器的技术尚未达到列装的成熟程度,也并不妨碍中国在设计此航母的时候,预设未来加装电磁弹射器的空间。

中国的新航母,很可能仍然采用滑跃起飞,但安装一条试验用电磁弹射器,或者最起码为电磁弹射器预留安装位置。

看点之四,核动力。

与常规动力相比,核动力确实比较“麻烦”.在设计上,核动力航母要预留更换堆芯的通道,要充分考虑如何屏蔽辐射,并最大程度上确保反应堆不会泄漏。在使用上,核动力航母上不少管线会因辐射而缩短寿命,需要勤加检修更换。每几年时间更是要花很长时间更换反应堆芯。

但与常规动力相比,核动力却具有极其明显的战术优势。核动力舰艇的续航能力几乎是无限的,不需要加油。航母舰长不需要随时关心油料消耗情况,不需要随时询问油船在哪里。可以随时毫无心理压力的全速行驶。

由于不用携带舰用燃油,核动力航母上可以有更多空间用来搭载航空燃油和弹药。自持力和持续作战能力比常规动力航母都有极大提升。这在战术上是非常大的优势。

中国过去虽然没有设计过航母上使用的核动力装置,但中国的核动力潜水艇早已服役,舰用核反应堆技术相对成熟,完全可以移植到航母上使用。法国的戴高乐级航空母舰上,使用的核反应堆也是红宝石级攻击核潜水艇动力装置的放大型,已经证明了这条路完全走得通。

虽然没有任何公开资料表明,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艘航母将采用核动力。但我们起码可以对此抱有一定期望。

看点之五,舰载机。

辽宁号上使用的歼-15“飞鲨”式舰载机,仍然是苏-27的深度改进型。目前看,这型舰载机并不算落后。但苏-27是前苏联上世纪七十年代设计,八十年代服役的。其设计理念造在六十年代末就已形成,距今已有40多年之久。虽然历经改进,在国际上仍然算是先进战斗机之一。但继续深挖的余地基本已经没有了。

第五代战斗机要求具备4S,也就是隐身、超音速巡航、超级机动能力、超级信息能力。歼-15或许可以通过换装矢量发动机、改进飞行控制软件、提升电子战技术装备等手段勉强获得超级机动能力和超级信息能力,但隐身和超音速巡航这两项,受原型机设计上的限制,基本是想都不要想了。

中国在第五代战斗机研发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已经有两型第五代战斗机曝光。其中重型双发隐身战斗机很可能在今、明两年正式服役,中型隐身战斗机也早就试飞过。而国产航母服役还需要几年时间。到时候,降落在航母上的很可能不止有歼-15.

尚不知真正型号的中型隐身战斗机

中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艘航母,寄托了中国军迷无数期待。虽然她现在还笼罩在迷雾中。但未来几年里这艘航母会一次又一次出现于我们的视野。她的面容也会越来越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