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玮OUT“,卖国必惩,决非游戏!-青年力

冯玮作为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当然明白历史学并不是一门精确的学科。而冯玮近几年来一直打着历史直相研究的幌子,为《田中奏折》,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问题进行偷偷摸摸的淡化,其目的就是彻底搞混整个日本侵华史,包括日本帝国的总方针及具体手段,对中国青年一代进行迷惑麻醉。

从国际上看,冯玮之观点与日本右翼集团的历史观相吻合,直接了当的说, 冯玮策应了日本国内那些侵华无罪,皇军有功的叫嚣。作为一名中国学者,本应当挺身批驳日本修改历史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逃避向慰安女赔罪等问题。

而他则反其道而行之,以学匪的面目,不知羞耻的将自已的所谓研究结论冠以中国主流学者观点 ,绑架整个学界,继而为整个侵华战争罪恶源头叫屈,同时也亵渎了全体抗战将士。

冯玮的历史角度并不新鲜,无非是抗战时斯投降派主和派的阴魂重现:

1,中共破坏中日和平论;

2,苏联阴谋论;

3人心厌战;

4,军心厌战;

5国际失援;

6日本太过强大。

这些诱降言论当时在汉奸媒体反复出现,核心目的不言而喻。大小汉奸吹鼓手估计做梦也想不到,死后多年会有人“重作冯妇”,翻炒这些谬论。

日本历史学家井上清曾经在其所著《日本国史》里提到过《田中奏折》,并指出,无论原件是否找到,日本军国主义侵华行动纲领依旧是事实。而冯玮则在这类问题上,坚称没有原件就是没有事实,没有事实则现在的日本侵华史就是一种偏见。

如果此逻辑成立,那么冯玮如果找不出希特勒签署屠杀犹太人之命令,是不是能推翻整个纳粹路线图?颠覆二战史?但在欧洲学术界不会给这种观点提供讨论空间,也没有哪个学者敢作这样的公开尝试。

冯玮们这些年在为日军洗白方面可谓成果丰硕,将515,226事件与918相结合,企图使人相信一切都是少壮派军官的胡作非为才导致中日大战,巧妙掩盖了当时整个日本财界,军界,政界包括民间的罪恶。日本右翼如何宣传的,冯玮则紧跟照做,可怕的是许多中国青少年渐渐信以为真。

我们更不能忘记今年在网络上被曝出的“纳吧”事件,一帮人在中国人的论坛上公然叫嚣“支那狗,支那畜,皇军万岁,杀得痛快!”等极端言论。我们不禁要问这是中国人的网络吗?如果是,冯玮,纳吧,这类言论为何遍及网络?如果不是,那中国网民现在在上哪国的网?

复旦大学教授名头,称得上金字招牌,同时亦是其唬人散毒的挡箭牌,披着学术外衣,欺宗灭祖,为侵华屠夫叫屈洗白。一个中国学者真的如此愚昧?当然不是,这背后隐藏着多少见不得光的交易,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正义有时会迟到,但决不会缺席。

“还我河山”一直是中华民族爱国者的铮铮誓言,“中日亲善”则是当年汉奸的跪伏丑行。光阴似箭,时光如水,无论历史的车轮前进到哪一步,爱国主义精神都始终是中国人的底线,而卖国者已经被历史一次又一次证明,决没有好下场。

我们现在强调爱国主义精神要代代相传,显然对冯玮的姑息与爱国主义精神普及完全相违背,卖国者毒害的不仅仅是网络,而且还有我们的下一代。每个人都有义务撕掉冯玮背后的学者名牌,早日听到一声“冯玮OUT”,当然,冯玮们会在发现不妙时,轻描淡写的将一切化为游戏,恐吓,扯淡,认怂,伺机逃脱,但我们必须让他知道,这不是游戏!

爱国者与卖国贼之间的较量,决不是什么法律问题,学术问题,这是中华民族生存与死亡的较量,这是良知与罪恶的搏斗,而且我们必须获胜,别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