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最膈应人的是什么的话,那一定是圣母婊。

而在媒体中,这种人数不胜数。

2016年6月13日上午,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岳家桥卫生院一医务人员的孩子在公交车上被患者砍伤,身中17刀。

事后,@湖南公安在线通告称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嫌疑人贺某因转院及费用报销等问题与医生产生矛盾。贺到卫生院交涉期间被孔某某制止,贺对此怀恨在心。最终尾随其儿子并痛下杀手。

而我们亲爱的媒体,却将一切再次归咎于社会。

媒体,请不要再为犯罪者洗地!-青年力

多么“正当”的理由,因为疾病缠身,所以去砍人,砍的还是医生的儿子,一个10岁的孩子。

媒体再次将他的同情心给了犯罪者!

不说远的,最近发生在上海浦东机场的爆炸事件中,媒体就曾极力渲染犯罪者的悲惨,为犯罪者洗地。

媒体,请不要再为犯罪者洗地!-青年力

杀人有理似乎成为了媒体的“政治正确”。

广州301公交车纵火案,2人死亡38人受伤,造成这个悲剧的罪犯却被《南方周末》称之为“苦命人”

《南方周末》在发表的文章《木匠的不忿》中写到:犯人欧长生家境贫寒,他母亲还患有精神病,幼年辍学,但他学习木工颇有天赋,学徒两年即已出师,挣下一点家业。2012年,欧长生患上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和关节炎,病痛让他性格突变,日渐孤僻、阴暗、迷信,放弃木匠工作后转而沉迷赌博,最终走上犯罪道路。

纵观全文,欧长生似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苦命人”。

不仅欧长生被洗地,很多犯罪者都被洗地过。

马加爵事件时,《南方周末》发文《还原马加爵》,其中报道了他的内心崩溃过程。药家鑫杀人案中,作了《药家鑫身后事》,明确提到“从人性的角度还原药家鑫的成长轨迹”。301公交纵火案的报道《木匠的不忿》只不过是延续了以往的报道罢了。

这样做的后果也很明显,媒体成功的塑造了一系列「寡言少语小自闭,周遭亲友不爱惜,连遭横祸天欲死,谁能怨我炸飞机」的悲情犯罪者,将所有罪名推给了社会。

媒体,请不要再为犯罪者洗地!-青年力

这些媒体显然忽略了一点,那些因犯罪者而死的受害者们难道不是人吗?

301公交纵火案中死亡2人,受伤38人。马加爵案死亡四人。药家鑫案死亡1人。

仅仅三个案件,就有至少7个家庭破碎,38个家庭受到伤害,难道这些受害者不值得关注吗?他们的人生不值得去书写吗?还是说,他们的血喂不了媒体的人血馒头呢?

如今在“会闹的孩子有糖吃”的社会氛围下,就连犯罪者都学会了靠闹来引起媒体注意,借此减低自己的罪名,悲惨的命运成为了免罪金牌。在这样的问题驱使下未来社会将陷入怎样的状态已经难以想象。

存在即合理。所有犯罪都是有原因的,但那绝对不是纵容犯罪的原因,即使他值得同情。

为了我们未来和谐的社会,请不要再为犯罪者洗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