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家人”火了,那到底谁才算“赵家人”?-青年力

“姓赵”这个词,莫名其妙的就火了。这个词大概是来自鲁迅先生的《阿Q正传》中赵太爷骂阿贵的那句“你也配姓赵”,引申之后,意指中国现行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当然是带有贬义的。甚至有人专门制作文案,来嘲笑所谓“姓赵”的。

然而,在新中国,到底谁“姓赵”呢?谁是新中国的既得利益者呢?

笔者不太会讲大道理,只想从自己和自己的家庭的角度聊聊这件事。

我父亲是农民出身,小时候在家种过地。再早一点,我当工人的爷爷为扶正小三儿,把我奶奶和父亲、大伯、姑姑四口人骗回了农村老家。是共产党领导的农民公社做主,把已经被叔伯们占走的房子、土地还给我奶奶他们,给了我奶奶他们几口人一条活路。

几年以后,我奶奶攒够了路费,回北京找我爷爷算账。又是工厂党支部和工会出面做主,给我奶奶他们分了房子,勒令我爷爷每月给我奶奶生活费。还让我父亲他们几个人上了技术学校,后来还安排我父亲参军。

因为小时候的经历,父亲性格耿直倔强,不屈不挠。这种性格并不讨人喜欢。但父亲是个扎实肯干的人,从一个普通工人,一步步努力成为国家干部,做到中科院某所副所长,最后以正处级调研员的身份退休。

如果没有共产党,不是在新中国,像我父亲这样一个被自己父亲抛弃的农家子弟,别说锻炼成长为国家干部,恐怕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事实上,在我奶奶带着父亲他们回农村时,家里就曾有人说出过“要不是共产党,弄死你们几个又能怎么样”这种话来。

我母亲出身于天津的一个工人家庭,家境比我父亲稍好一点。但用母亲的话说,她家里也是“根本不认识什么当官的”.在我外祖父的支持和自身努力之下,我母亲考上了大学,并被分配到中科院院部工作。

文革期间,我母亲也受到冲击,不仅下放到干校,还一度被打成“516分子”,也算是被写过“大字报”,挨过整的人。那段经历确实不是令人愉快的经历,也向母亲展示了人性丑恶的一面。但母亲并没有因此丧失对党的信任和忠诚。即便在她最失意的时候,她还曾写信给郁郁不得志的舅舅,劝他相信党,相信组织。

因为在母亲看来,她的一切成就都是因为有共产党,有新中国。没有党,没有新中国,作为一个工人子弟,她最好的人生也不过就是进工厂做个普通工人而已。在旧社会,一个工人子弟受高等教育,同样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文革结束后,母亲又回到中科院院部,到中科院直属某公司工作,曾经担任公司副总经理,以公司副总工程师的身份退休,也是正处级国家干部。一个毫无背景可言,不会钻营,甚至有些拙于言辞,只知道干活的人,也只有在新中国才能有这样的机会吧?

父母一生勤勤恳恳,老实本分。他们对党、对组织,并不是没有不满的地方。但他们始终坚信,没有党,没有新中国,他们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成就,我们的家庭也就不会拥有现在相对比较优越的生活条件。

我年纪很小的时候,曾经与某位很著名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孙女是同班同学。就在我们班上还有一位同学的父亲是环卫工人,家里没有任何背景。这两位同学都是按规定划片入学,随机分班跟我们分到一起的。放眼世界,有几个国家能够做到这样?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很喜欢在QQ群里散播一些谣言,其中有些谣言是我在网上辟过很多次的。我这人认死理,他传,我就指出问题。后来这位同学不太高兴了,责问我为什么要替政府辩护。在他看来,即便他传的某些东西不太严谨,类似的社会问题也是存在的。造成这些社会问题的共产党就该骂,就该推翻。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他是农村孩子,家里世代种地,而现在的他在某国企管理层工作。也许在他看来,他今天的一切是自己努力的结果。但他却没有想到过,是共产党,是新中国给了他靠自己努力就能向上的机会。曾几何时,中国最贫苦的穷人是根本没有受教育机会的。

共产党建立的这个社会也许并不完美。但党制定政策,要求全国人民接受义务教育,要求全国人民都识字,能计算。这在文盲率超过80%的解放前,是根本不能想象的事情。

谁是新中国的既得利益者?

“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的农民是新中国的既得利益者;饱受资本家和殖民主义者剥削的工人是新中国的既得利益者;广大接受教育,摆脱了蒙昧的人民群众是新中国的既得利益者。

我父母家庭在解放前,就是最下层的人民群众。是新中国培养了他们,造就了他们。我就是新中国的既得利益者。

谁是“姓赵的”?那个用这个词讽刺共产党,讽刺新中国的人做了一张图,赵字右边的一撇一捺被他改成了象征共产党的镰刀和锤子。要我说,无论他出发点是什么,这张图倒是非常贴切。走在共产主义道路上的广大人民群众,就是新中国的“赵家人”.

我可以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说一声,我就是新中国的“赵家人”.因为我出身于劳动人民家庭,我自己也是个普通的劳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