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月光:冯玮教授的末路狂奔-青年力

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统局成立“肃清汉奸处理案件委员会”,同时在京津沪,南昌,长沙,广州等地成立25个分会,共起获汉奸4291名(除在押死亡外移送司法机关),而这还不包括共产党方面捕获之汉奸,更不算那些容允悔改的小汉奸。杀的杀,关的关,规模之大,史无前例。老百姓无不拍手称快,国民党就算想包庇亦知民愤难平。死到临头逃到日本人怀抱就能免去一死吗?陈公博,林柏生,陈慧君1945年8月26日化妆潜逃日本,结果还不是回来领死的领死,坐牢的坐牢。

中国人为什么恨汉奸?小学生明白,中学生明白,大学生明白,冯玮教授当然更明白。没有汉奸不怕死,不怕死又何必当汉奸?如果说当年尚有日本人的刺刀恐吓,今天之中国仍有人大赞皇军,用《田中奏折》真假论来混淆视听,淡化日军暴行,则着实令人费解。冯玮在网上被网友怒斥为学术汉奸,的确令人同情。一来没有汪伪政府的高官厚禄,二来没有大日本帝国的重金美色,甚至还不如台湾那个闪灵乐团赚得多,人家作一曲《皇军》,声泪俱下吼两声,金票银票死人票收得满满当当。冯大学者又何苦来哉?

虽然坊间传言冯玮也分得了外务省酬劳,可我始终不相信。在电视上,电台上,冯先生向来彬彬有礼,一副比日本人还亲日的派头,说的话又是百转千回,说他知日,倒是不如问问冯先生,清明祭祖是在何方贵宝地?

冯玮网上则大不相同,忽而拿各主流媒体请自已分析时事之截图,来嘲笑网友,忽而又抱出盖章邀课之请函来证明自已是铁杆五毛,偶尔亦会失态掉脸,以衙门告官相威胁。其在大众媒体与网络平台表现差距,也说明其心有所惧,首先,他知道电台,电视台等主流媒体尚为我党所掌控,言行必须恰到好处,其次,他清楚网络平台阵地,已是群魔乱舞之所,真话倒不妨说个八九分。

但他始终没有意识到爱国主义精神是中华儿女生存之所系。万里黄沙,忠魂白骨,血洒疆域,永不言退,这种抗战精神更不是冯玮所能了解。中日之间的血海深仇,决不是冯玮用几个历史发明就能掩盖,反而让人看清这类人民生,人民养的学匪良知泯灭到何种程度!

没有人想天天活在仇恨中,但更不会有人会将历史遗忘,中日关系问题根子始终出在日本军国主义身上,日本认罪态度远没有到人类所有接受的程度。撒一把米,在中国养几只鸡,扔几根骨,在中国养几条狗,替皇军招魂,为历史翻案,无非是痴人说梦。

鸡飞狗跳时,必是穷途未路时,跳得越高,摔得越疼,这个道理,冯玮比谁都懂,那为何不及早回头呢?难道真的有难言之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