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沙月光:从叙利亚冲突,看美国对全球的舆论控制-青年力

12月5日报道,联合国安理会当天对关于叙利亚阿勒颇人道局势的决议进行投票,常任理事国俄罗斯与中国行使否决权,决议未能获得通过。

中国行使否决权之后,仍然向以往一样,受到了西方世界猛烈的舆论攻击,“中国与俄国人一道,维系着阿萨德的独裁统治。”这已经成了标准口径。

虽然中国代表在安理会反击了英国,美国代表,谁造成中东人民目前流离失所,战火纷飞的局面,谁心里清楚。

但中国声音传不远,在全球舆论场上力量对比,甚至比军事力量对比更为悬殊,美国具有完全压倒性的优势,别说西方人,就连中国也有人跟着美国口风在摇旗助威。

舆论无形,却像空气一样存在于世界各个角落,它包涵着价值观念,是非判定,道德准则,再通过控制舆论来操纵大众思维,形成社会思潮,再转变为行动,甚至触发街头暴力事件,破坏对手的稳定,造成对手的社会动荡。

舆论就是阵地,中国目前处于守势,相当被动,我们今后几年要是能成功捍卫自己意识形态,稳住阵脚,守住阵地,已是比较乐观的看法。

戈培尔说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能成为真理。”美国现在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舆论操纵方面,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与之相比。

戈培尔有没有说过这句话不重要,重要的是媒体一直重复说这句话是出自戈培尔之口,就可以了。这是不是像个反讽?

这句话是对戈培尔在宣传手段和理念上的总结,它还有一层意思,只是被人们一直忽略,那就是:真理如果传递不出,那么也会扭曲,甚至无视。

在“打”叙利亚之前,美国就有意识的发动了舆论战,阿萨德政权垮台是美国在中东战略中重要的一环,叙利亚被称为“中东心脏”,虽然产油不多,但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美国从2011年起在中东发起一系列颜色革命运动,口号都是要“推行民主”,但这种免煮最终目的并不是真的保障人权(它绕开了那些君主制盟国),更不是为了推动各国走向文明社会(美国宁可他们回到政教合一的中世纪),根本目标就是保障美国石油供应霸权体系的稳定,通过构筑美元-石油体制,维护美国的安全利益,经济利益,政治利益。

在美国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下,无论中东死多少人,流多少血,都不值得看一眼,最重要的是实现战略目标。

舆论战官方先行

战前,叙利亚国内生活水平,人民生活状况,社会环境如何,不必提及。美国要做的是,极力抹黑阿萨德政府,控诉其家族长达48年“残暴统治”。

民生变得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为了免煮,叙利亚人可以不要房子,不要面包,不要干净的水源和充足的电力。

叛军成了自由军,ISIS成了盟友(口头上还是要谴责),当霍姆斯市因叛军与政府军战斗中,造成了200多名平民死亡时。奥巴马亲自上阵,发表声明,一边倒的谴责阿萨德“蔑视人类的生命与尊严”,并告诉叙利亚人民“美国与你们同在”。宣布阿萨德政权失去了合法性,最终结论是美国有责任和道义推翻这个非法政权。

奥巴马代表了美国官方的宣传口径,

阿萨德是暴君

鼓励叛军继续作战,不要害怕。“美国与你们同在”那怎么不放难民涌入美国?

为美国干预叙利亚内政找好借口。

2012年7月7日,希拉里在巴黎出席“叙利亚之友”活动中,进一步加强了宣传造势,“让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阿萨德政权,必须为罪行付出代价”。并表示要制裁叙利亚,打出国际法的幌子。

无论奥巴马或希拉里,都决不会提及美国在中东的利益,也不会提及叛军干了什么?真实信息被过滤了,只留下那些对自己舆论有利的一部份。

媒体跟上配合

一篇篇催人泪下的文章,一张张令人愤慨的图片,都是转移民众注意力的政治宣传手段。

希拉里巴黎讲话后的仅仅一周时间,美国媒体已经制作出几数篇与之相配合的文稿和影音文件,7月15日,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以采访形式播出了“反对派”首领阿卜杜勒.希达的新闻片,希达一边控诉阿萨德的暴政,一边还装模作样的抱怨美国干预力度不够大。

按我们的话说希达是个“托儿”,如果他有任何与美国官方态度相左的言论,这部片子都不可能播出。他甚至还说无法容忍等到叙利亚大选,就要阿萨德下台,当然他毫不谦让的代表了叙利亚全体人民。

接着《华盛顿邮报》发表了NGO组织“自由之家”的重磅文章,文中指出,白宫应加大与反对派(叛军)的接触,向“自由军”提供更多的武器支援,更多的人员培训和提供及时情报,最后明确提出了设立“禁飞区”,打算把灭掉卡扎菲的套路重新在叙利亚上演。

其它小报则注重于对阿萨德个人的攻击,“金马桶”“嗜杀成性”“残暴独裁”,“国外巨额存款”“世界首富”,然后再由各国媒体转载,形成二次,三次反复传播,阿萨德有机会辟谣吗?根本不会给你任何发声机会。

“自由媒体”配合之外,还有美国学界,美国远东政策研究所学者杰弗里.怀特发文指出,阿萨德军队在特雷姆萨镇使用了化学武器,对这样的政权已经不可再容忍,这是美国的道义和责任。

这些结论都完全响应了奥巴马对叙利亚的态度。那么化学武器为什么不是叛军在使用?学者的证据在哪里?媒体的轰炸,是不会给任何人有独立思考的机会

阿萨德的叙利亚从1970年他老爹上台以来一直致力于打造一个世俗社会,把宗教压制在国家政权之下,这跟萨达姆的伊拉克很接近,而且阿萨德远比萨达姆温和,也比特朗普有教养。

但在美国开动的媒体机器狂轰滥炸之下,他不用两年时间就成了一个“恶魔”。

最早一篇攻击叙利亚当局,赞美极端份子的有全球影响力的文章,出自2011年5月22日,CNN刊发的《叙利亚,爱的改革》。

有鸡汤,有煽情,把“自由军”的暴力分子形容的一个个充满爱心,担负着正义使命的民主斗士,把恐怖袭击形容成“民众起义”。

而真正的民众却开始四处逃亡,美国媒体通过信息过滤和控制,让民众开始慢慢把注意力移到了叙利亚,虽然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他们连叙利亚在地图哪个位置都不清楚,但慢慢开始相信,白宫又在代表正义与邪恶搏斗。

这篇文章现在看,标题改为《叙利亚,死神降临》更为合适。ABC,CBS都有类似腔调的鸡汤文,戈培尔的灵魂就在美国。

社交网络运用

突尼斯一位小贩自焚能引发政局变天,即时社交网络讯息传递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人人有手机,但接收的信息,却由颜色革命策动指挥部决定。

埃及那高潮迭起的免煮风云,也离不开网络社交信息,穆巴拉克下台,“民主的胜利”,穆兄会上台,又是“民主的胜利”,军事政变,还是“民主的胜利”,是不是民主,谁说了算?看舆论控制在谁的手中。

说到信息控制,10月27日,数百名美国武装警察和士兵,在北达科他州强行逮捕141名维权人士,并带上手铐,扔上警车,仅仅是因为抗议者反对一项商业输油管道开发项目,并且封锁了乡村公路,美国媒体只是轻描淡写的提了一下。世界媒体更是无视,换个角度看,如果这是发生在中国呢?微博,微信早炸翻天了,可惜公知在美国真不好混。

叙利亚动荡之初,阿萨德也想控制网络社交工具,在关键地区进行屏蔽,但没有什么效果,在网络技术上来说,美国远远领先叙利亚。像一些专门为街头运开发的工具,就能突破当地网络运营商的控制,实行独立运行。

今天,不夸张的说,谁掌握了网络,谁就能引导舆论,美国在这方面的投入从来不惜血本,无论技术层面,还是传播覆盖范围,他都要确保绝对优势。

然而这些巨额资金的投入(包括圈养带路党),与战争经费相比又是如此的微不足道,而且死的全是炮灰,美国大兵根本不用动手。

叙利亚如果没有中俄连续几次的动用否决权,俄国佬甚至动用战机去打“ISIS”(反正说打他大家没话说),美国本可以轻轻松松看着那里变成人间地狱,时机一到再来收割红利。

你能想像你阿勒颇安份守已的一家五口被一帮暴徒(自由斗士)包围,然后男的斩首,女的轮暴,而警察和军队无能为力的状况吗?

有人说,无论谁胜谁负,只要战争早日结束就好,老百姓图的就是一个安定的环境,亲,你太善良了。

中俄不干涉,也许叛军会取胜,但结局决不会比伊拉克好。而且也不会停止,因为下一个目标必定是伊朗,到那时,难民更是难以想像的多,谁来承担?欧洲已经受不了,让他们去美国?

中俄正在干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使中东少死了很多很多人。但在舆论上,却被打成了暴政庇护者。

仿佛李承晚,吴庭艳,朗诺,皮诺切特,苏哈托,马科斯……这一长长的暴政者名单跟美国没一毛钱关系似的。

舆论之外还有经济手段,政治手段,军事手段,关于叙利亚之外的大国博弈,改天再写!

我们看世界一定要用自己的双眼去看,而决不能通过美国去看世界,那样的话,肯定会被带到沟里爬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