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硬汉的“软肋”-青年力

图片来自中国军网

“宋慧乔是谁?女的吗?”听别人聊起电视剧《太阳的后裔》,猎鹰突击队队员于珍鹏好奇地插了句话。他刚刚参加完武警部队首届“巅峰”特勤分队尖子比武竞赛的“不同距离步手枪快速射击”课目,并打出了当天下午的首个满分。

术业有专攻,于珍鹏这些年过得很“纯粹”,自己只懂训练,对“花花世界”知之甚少。

来自东北的雪豹突击队队员王超和于珍鹏相似。

“有一次,我看朋友圈里有人发‘蓝瘦,香菇’,不明白什么意思。问了半天才知道意思是‘难受,想哭’。”这个身高1.83米的特战尖子对记者说,自己之前也不知道“醉了”“节操”是什么意思。

“但这又怎么了?部队纪律严明,跟外面就像两个世界,没必要比,我们也不羡慕外面的人。”王超说,既然选择了当兵,有得必有失,自己从来不后悔。

王超曾参加过第五届“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与队友一起获得小组第一,荣立个人一等功。同时,他还是个爱打篮球、爱玩手游的大小伙子,与普通人一样,有着平凡的“软肋”。

比如亲情。王超有个双胞胎弟弟,也在雪豹突击队。兄弟两人感情很好,经常比武切磋。

“我是当哥的,舍不得真打。但他就挺能下狠手,呼呼地打我脸。”王超说,他们从出生到现在几乎一直在一起。

王超希望继续留在部队发展,“如果非得划个期限,至少也得再干8年”。他的目标就是好好训练、好好带兵。

武警新疆总队的吴野也特别喜欢当兵。他瞒着家人两次报名参军。

“高考前我偷偷跑去报名当兵,被我爸发现拉了回来。后来,我考上华中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在大二下半学期,又瞒着家人报名去新疆当兵。”吴野说,“我上了火车才给我爸打电话说实话,他半天没吭声,最后只问了我一句‘能吃苦吗’,我说‘能’。”

入伍前几年,家人都不理解吴野,一直劝他赶紧复员回去念书。直到这几年,吴野成了比武专业户,立功多,也提干了,家人才慢慢接受。

但吴野也并非一帆风顺。他女朋友也是军人,像不少异地恋情侣那样,他们一年只能见一次面,经历过不少煎熬。“不过她马上要申请援疆,这样我们就能一起并肩作战了。”吴野笑着说。

当然,不是所有军人都像吴野这样幸运。猎鹰突击队的程超鹏就长期与爱人两地分居,他在女儿出生的第三天就归队执行任务,现在每天通过视频聊天和女儿培养感情。

襁褓里的女儿能让程超鹏这个排爆硬汉立刻变得温柔似水。程超鹏记得特别清楚,记者采访他的11月7日是他做爸爸的第117天。

尽管必须独自消化所有思念和辛酸,但他还是舍不得离开猎鹰突击队,因为“我在这里才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除非自己哪天动不了了”。

 这些特战尖子少则当兵几年,多则近10年,能够在极为繁重的训练和任务中坚持下来,都是“真爱”自己的岗位。

猎鹰突击队的王惠强今年29岁了,“爱”都献给了自己的狙击枪,没有精力再去经营另一份感情。他本有机会换一种生活方式,但他选择留下来,“因为自己还能打,现在走了总不甘心”。

这些看似不平凡的特战尖子,都有着和平凡人一样的“软肋”。但更多时候,他们要抽掉这根“软肋”,承担起使命和担当。

我们是军人,如果反恐战争真的打响,我们渴望能去执行任务!”程超鹏说出这句话时,周围的战友们默契地向他伸出了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