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8日,全国高校思想政治会议上,习近平还强调:“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承担着神圣使命。传道者自己首先要明道、信道。高校教师要坚持教育者先受教育,努力成为先进思想文化的传播者、党执政的坚定支持者。”

这段话,又是全文中的一个亮点,再次击中了高校思想政治问题的“痛点”和要害——传道者先明道、信道,教育者先受教育。

《师说》曰:“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那么,一个根本问题,师者懂不懂道、明不明道?如果师者自己不懂、不明,那么,只能“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盏昏暗的灯显然不具备照亮周围环境的能力。而如果师者不信道,将自己不信的东西让他人去相信,这便是“己所不信、强施于人”,学生会照着老师说的去相信、去实践吗?当然不会。

因此,脱离了教师明道的教学,就是糊涂的教学。脱离了教师信道的教学,就是虚伪的教学。如是糊涂而虚伪的教学,只是自欺欺人、浪费时间罢了,显然教不出明白的、坚定的学生。问题显然不在学生,而在教师、教学。

既然是在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这个“道”,当然也不是纯哲学概念,而是有具体所指,那就是:做他人思想政治教育的人自己的思想政治水平与觉悟。

我们不止一次地听到大学生抱怨:“思想政治课最没意思”,“政治课上了等于没上”,“政治课就是自习课”,乃至“政治课取消了也无妨”。为什么一个有着伟大政治实践的民族,一个其人民积累了几千年政治经验的民族,政治课却对学生没有吸引力?显然,并不是学生不需要懂政治、不需要掌握思想方法,而是政治课的教学水平太低了——既对理论没有解读力,也对现实没有解释力。没有了这“二力”的政治课,学生确实没有必要上,上了,可能恰恰还会被误导。

曾听一位学生说,在“马克思主义原理”课上,老师讲到人生价值,是把奥巴马和巴菲特作为成功人士,以成功学的理论来告诉学生什么是“理想信念”。如是的“马原”课,其实上了还不如不上。要了解奥巴马和巴菲特的人生轨迹,学生自己上网或看传记就行,何必要到大学的课堂来学。而如果“马原”就是这样的成功学,那又何必叫“马原”。这反映了什么?或许真的不是教师不想教好,而是教师自己就没有整明白,不懂得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以为这样讲是贴近了现实。

因此,专家明道、信道,教师明道、信道,是教学的第一步。一个思想政治教师,或者教授广义的政治学、法学的文科老师,如果从根源上对中国前途缺乏自信,对中国的政治制度保持怀疑,对人民没有感情,对理论没有功底,这样的课堂,传播的注定只能是负能量。一个党员,如果打心眼里不信党、不信仰主义,其“布道”后吸引来的党的爱好者,当然也不是奔着主义来的。

与此同时,教育者先受教育,也至关重要。它告诉我们,教师不是“拿个文凭一劳永逸当先生”的人,教师首先是学生,教人了也需要学习。受教育不仅是教师的权利,更是教师的义务。因此,思想政治教师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中共党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中国前途的学习和正确认识,由明道而信道,是刻不容缓的,只有自己受了教育,明白了,才有资格和能力去教学生、教好学生——让课堂传递真知和信力,而不是谬误和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