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灭其国,必先去其史;欲去其史,必先乱其教育。教育,关乎国家兴衰,民族存亡,不可不察。

然,我国之教育,在过去些年的确出现一些大到将来可祸乱国家民族,小到会误人子弟的怪象。实际观察中,无论大学还是中学,在历史、政治思想教育方面,跑偏者屡见不鲜。歪曲历史、抹黑英雄、颠倒黑白、反党反政府者,在教学中给学生带去大量负能量,令人扼腕。

为此,占豪在文章中不止一次呼吁,希望国家重视大学和中学的教学工作,要加强大学、中学教育中的思想政治工作,特别是历史教育、思想政治教育方面应好好下功夫,制定相关制度抑制教学中兜售私货的歪风邪气。

多年呼吁,好消息终于来了。据媒体报道,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12月7日至8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高校思想政治工作关系高校培养什么样的人、如何培养人以及为谁培养人这个根本问题。要坚持把立德树人作为中心环节,把思想政治工作贯穿教育教学全过程,实现全程育人、全方位育人,努力开创我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新局面。

中央开始重视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习总亲自过问,真是好消息中的好消息。毫无疑问,这将会打击那些歪风邪气,对矫正我国大学教育中的不正之风意义重大。占豪希望,中国的大学教育由此始进入教育上的良性循环。

上次占豪文章中谈到教育,还有人信誓旦旦地说:教育就不应该意识形态化,就不该政治化。看到这样的留言,不禁哑然失笑。事实上,教育本身除了教授知识,就是在教授意识心态,意识形态本身就是政治。所以,教育本身一定具有意识心态特征,一定具有政治特性,它们是完全不可分的,是一体的。

什么是意识形态?本质上它是一种对事物的感观思想、认知,它是观念、观点、概念、思想、价值观等要素的总和。教育教的是什么?我们从牙牙学语的时候,爸爸妈妈最早教给我们的就是人世间的是非观,他们会告诉我们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这些就是最原始的意识形态。所以,本质上说,从我们开始接收教育的那一刻,一切的教育信息都是基于意识形态的,没有例外。

有意识形态的地方就有政治,意识形态本身就是政治思维的基础,所以一切基于政治思想的都必然有意识形态存在。所以,所谓教育该独立是不可能存在的,教育一定基于当前政治思想的意识形态,去意识形态化和政治化这种无聊之语不过是不懂教育的瞎扯或屁股坐歪的冒坏水而已。哪个国家不是教授自己的国家的孩子要热爱自己的国家?认可自己国家的价值观?美国的大学不可能教授美国学生热爱中国,中国的教材也不可能允许向中国学生教授热爱美国(一些西化的教师除外,那是丧失国格和人格的个体)。

那么,大学教育,什么最重要?毫无疑问是思想教育最重要。有人可能说,大学是学知识的,思想教育怎么会最重要呢?道理很简单,一个人如果三观不正,没有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他能真正学好知识吗?他能真正学会做人吗?他能真正踏踏实实、扎扎实实做事吗?绝无可能!树若从根上就长歪了,还能长成参天大树、栋梁之才?绝无可能!人也一样,思想、三观就是人之根,只有根长得正、扎得深,人才能成为对社会有用之才,事才能做得好。所以,思想、三观在大学教学中是最重要的,是绝不能轻视和忽略的。

什么是大学?大学本质上就是“大人之学”,是教育人成为“大人”的地方。什么是大人?大人就是圣人,也就是说大学是教授人向圣人的目标发展的地方。何谓圣人?德才兼备,才德全尽的人就是圣人。因此,我们可以准确地说,大学本质上是培养德才兼备的人。德才兼备首先就是德,其次才是才。有德无才是凡人,凡人不害人,对社会有益无害;有才无德必害人,才能越大危害越大,对社会有害无益。由此可以看出,我们的大学教书育人,一定要先教孩子做人,再教他们知识和做事,这才是正道。

如何教好孩子?前提当然是要有一个思想健康、专业知识过硬的教师队伍。因此,大学的思想政治工作首先就是教师的思想政治工作。当前的大学教学环境,其实基本情况摆在那,我们可以看看网上各种大学老师的言论,看看大学课堂上老师的教学,会发现有的老师非常负责、非常好,但也有些老师把自己对现状、对社会不满的负面情绪带入课堂。那些负能量满满的老师,他们不去专心教授知识,很多时候更愿意乐此不疲地攻击体制、政府,甚至作为党员攻击自己所在的组织。与此同时,他们会无比膜拜西方,传播一些扭曲的、错误的西方价值观给学生。他们不但没有增加学生的知识水平,反而增加学生的戾气。

然而,问题在于,这种负能量老师在学校可能反而会受到重视。由于他们“敢说”,恰恰迎合了荷尔蒙发达、头脑容易发热的年轻孩子们,特别是那些思想有惰性、情绪有不满的大学生,所以他们反而会因为“敢说”而在体制内受益。如此就出现了怪相,反体制者被体制“褒奖”,不反体制者反而受到了体制冷落。

大学期间是孩子们形成人生三观的最重要时期,此时的孩子正处于青春期向成年期的过度,如果正确引导,他们的人生之路会走得更好更平坦;相反,如果此时输入太多负面情绪,其结果将可能毁了他们一生或让他们走太多弯路,这对国家、对社会都将是危害,对学生自己则可能影响一生的发展和生活。

我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教育大环境?在占豪(微信号:占豪)看来,根本原因是我们在开放的状态下在两方面做得不够好:

一是对教学方面的思想政治工作重视不够,这让太多不合格的人混进了教师队伍,或者大环境让一些本来可以成为优秀教师的人跑偏了。

二是因我们的大学教学体系中缺乏教育监督,让少数不负责任的人有机可乘。

这样的大环境,不但导致一些不合格的老师在学校备受追捧,还因此导致教师队伍缺乏正激励而致人心失衡,甚至会促使一些本来可以成为优秀教师的人才脱离教师队伍。

占豪一直建议,我们除了要加强教师队伍的思想政治工作教育外,教育部门还应构建教学督查体系,要从上往下督查大学的教学质量,要从下往上监督大学的教学质量,包括思想意识方面的质量和专业技术方面的质量。当我们的体系建设好了,那些贩卖私货的不合格老师,会逐渐在教师队伍中失去位置,而那些优秀的教师会脱颖而出。

最后,希望我们的教育越来越好,希望我们大学培养出的都是国家、社会的可用之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