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年前的“双十二”:历史脉络与细节-青年力

清晨上班,打开电脑,右下角的推荐信息,无不是“双十二”购物节的。红包式的造型,让人忍不住点开,尽管知道,要做的事是消费,而不是领钱。北京正处在严冬,虽有办公室里的温暖,有年底工作的繁忙,却忍不住对购物的欲望,和对假期的渴盼。当然,这是一种有限的欲望,也是一种正常的渴盼。商业社会,我们生活的日常形态,不过如此。

这似乎是一个小时代。然而,迎着阳光,穿透历史的洪辰,我们依稀可见,那一个时代、那一个事件的背影。80年了,西安事变,也称“双十二事变”,你还记得吗?

或许有人会说,历史事件,与我有半毛钱的关系?有人说,我知道他们很伟大,很厉害,但我终究要面对我的生活。不错,生活,是我们最寻常,也最严肃的主题。但我们今天的生活,怎能与历史割裂?前人的精神,又怎能与今天割裂?甚至而言,想知道未来怎么看我们,先看看我们怎么看历史。

于是,我们不禁翻开历史的画卷。80年前的西安的冬天,应该不免寒冷,但抗日的热情和对家乡的思念,却让东北军再也不能平静。此前的一年,1935年的12月,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爆发,“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呼声高涨。

这一年中,张学良经剿共失败,以及与共产党人的秘密接触,发现这支队伍的战斗力和觉悟不得了,更发现,人民的呼声不可违抗。这位身为富二代、官二代的倜傥公子,终究是位有血性的东北汉子,是中国的将军,他怎能忘记国恨家仇,又怎能永久地背负着“不抵抗将军”的骂名!一曲《松花江上》,让东北军恨不得立刻打回老家去。与此同时,国军十七路军杨虎城部,也早已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不满。

然而,12月4日,蒋介石却亲赴西安督战剿共。12月7日,张学良在华清池见蒋介石,再三苦谏,遭到蒋介石的拒绝。12月10日,蒋介石召开会议,正式通过发动第六次“围剿”计划。

80年前的“双十二”:历史脉络与细节-青年力

12月11日晚,张学良和杨虎城分别召见东北军和十七路军高级将领,决定12月12日清晨进行兵谏。12月12日清晨5点,东北军奉命到华清池捉拿蒋介石,蒋介石从卧室窗户跳出,摔伤后背,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被活捉。同时,十七路军扣留了陈诚、邵力子、蒋鼎文、陈调元、卫立煌、朱绍良等国民党军政要员。西安事变就这样爆发。

当天,张学良,杨虎城向全国发出了关于“改组南京政府,容纳各党各派,共同负责救国;停止一切内战;立即释放上海被捕的爱国领袖;释放全国一切政治犯;开放民众爱国运动;保障人民集会结社一切政治自由;确实遵行孙总理遗嘱;立即召开救国会议”八项主张。

消息传来,举国震惊。这虽是共产党苦心统战、全国人民一致要求和思想进步的国军官兵本性的使然,但怎能说不是石破天惊之举,出乎各党各国的预料!

之后事件的进程,相信国人并不陌生:共产党主张有条件地放蒋,宋美龄积极开展救援。12月24日,蒋介石签订六项协定,被迫接受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的主张。12月25日,张学良陪同蒋介石乘飞机飞往洛阳,12月26日,蒋介石抵达南京,西安事变和平解决。

此后,第二次国共合作正式开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由此建立,人民的抗日热情得到极大鼓舞。我们熟知的八路军、新四军,正是根据国共两党达成的协议,1937年由红军主力改编而成的国民革命军。

“西安捉蒋翻危局,内战吟成抗日诗”,“四海呼抗日,西安事变时......远见筹全局,衷怀释众疑”。没有西安事变及其和平解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一定不会这么快。而没有统一战线,抗日胜利将是多么遥远艰难。没有抗日的胜利,谈何新中国,谈何人民当家做主站起来,又谈何一系列的社会主义建设,谈何我们今天的生活。因此,谁能说,历史与我们无关。

历史的脉络和宏大叙事,大致如此。但仍有一些不得不说的细节,从这些细节中,我们或可捕捉到一些更加鲜活、清晰的启示。

1、杨虎城及家人、秘书全家惨遭杀害。

后人对张学良的记忆很多,但对杨虎城的印象,却更为笼统。共产党两次营救杨虎城不果。蒋介石在失败之际,不忘对这位兵谏将军痛下近乎灭门的毒手。1949年9月,被关押了12年的杨虎城,及其幼子杨拯中、幼女杨拯贵,其秘书宋绮云和夫人徐林侠以及他们的幼子宋振中等,一共8人在重庆戴公祠军统特务人员用匕首捅死,并用硝镪水毁灭尸体。

80年前的“双十二”:历史脉络与细节-青年力

这就是历史前进过程中的牺牲与代价。我们真的不应忘记抗日英雄杨虎城。

2、西安事变后,张杨成为“孤独的爱国者”。

事变发生后,一些昔日主张进步的人士,却也向张杨表示不满。12月14日,南京各大学校长、教授347人联名致电张杨,指责扣蒋行为。12月14日,蒋梦麟、梅贻琦等22人分别致电指责张学良。12月16日,清华大学教授会发表宣言,217家杂志社及一些社会团体联合通电讨伐张学良。12月17日,北京大学全体教授谴责张学良。

站在当时的角度,我们可以理解这些学界领袖、教授的意见,毕竟,国民党是合法政府,蒋介石是中国领袖,蒋被捉,人心惶惶、群龙无首,且张杨确实有违属下之本分。但是,名流之声,能否代表人民之声?教授之声,能否代表一所大学的全部?参加过一二.九的学生怎么想?东北的义勇军怎么想?

不管怎么说,这些雪片式飞来的谴责,更让我们体会“张杨”的孤独和不易。爱国义举,讨不得昔日友人与上流社会的好。然而,历史,终究会做出公正的评价。

3、何应钦主张轰炸西安,耐人寻味。

80年前的“双十二”:历史脉络与细节-青年力

西安事变发生后,不同于主张营救蒋介石的国民党亲美派宋美龄,宋子文,国民党亲日派何应钦主张讨伐张杨,轰炸西安。听起来,这当然是“除逆党”、“救领袖”的举动,可是,轰炸西安,意味着什么?轰炸西安,对谁最有利?我们不难想象。何应钦不愧是“权谋高手”,一箭几雕的筹策,实在毒辣。好在,事件没有按照这个方向发展,留下的是一个可参的话头,更让我们一瞥当时国民党高层之间的关系。

4、事变后共产党彻夜商谈,主张蒋介石不能杀。

事变发生,后面怎么进行,张杨自己却也拿不定主意。消息传来,共产党领导人们立即聚集到张闻天的窑洞里,彻夜商谈对策。纪录片《筑梦路上》第五集中这样说到:“12月17日,中共派周恩来前往西安,与张杨协商大计。周恩来主张,蒋介石不能杀......杀了蒋,力量就会落到亲日派手里。12月19日,中共又一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主张,我们要争取南京,更要争取西安,只有内战结束,才能抗日。这次会议,确定了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策略。12月19日当天,毛泽东一共起草并发出了14份电报,其中11份是发给周恩来的,处理西安事变的复杂与艰难由此可见。”

还原历史,我们不禁分外感慨赞叹共产党的大局观。要知道,从1927年四.一二开始,蒋介石的屠刀下,多少共产党人被害。可为了抗日,为了救国,共产党将血债放在了一边,把民族大义扛在了肩上。

5、怎么看近年流传的张学良“后悔”一说。

在互联网上搜索“西安事变张学良”,不难看到这样的说法,称“张学良晚年(一说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悔发动西安事变,认为愧对蒋介石,做出了错误选择”。我们还可以看到对此的批驳。

今天,在尚没有条件考证张学良到底说了没有的情况下,我们不禁要问,对历史人物应当怎么评价?哪怕张学良自己真的后悔,他的所为就错了吗?当然不是。对于历史人物和事件,人民和历史会予以公正评价,少帅纵有悔意,汗青自有公道在。

6、昔日的两党和今日的两岸。

80年前的今天的义举,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立下了不世之功,改变了历史的进程。80年后,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是世界上为数极少的还没有统一的国家。蔡英文上台后,台湾台独之风甚嚣尘上,深绿阵营污染青年心灵,“去中国化”行动不断。

80年前,抗日统一战线拯救了中国,各党派因“中华民族”四个字走到了一起。80年后,我们迫切需要和呼唤的,难道不还是这种为了中华民族的利益而奋斗牺牲的担当精神么?前些年,一些论调片面关注张杨舍小忠,以及蒋张之间的轶事,却不见二人成民族大义、为千古垂范之实质。古城西安今犹在,青天白日卧孤岛。民族大业尚未竟,海涛声声唤汉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