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

否认罪责就意味着重犯

——题记

12月13日,是每一个中国人必须铭记的日子:国家公祭日。

1

“你们还没杀过人呢,所以今天我们做一些杀人练习。你们一定不要把中国人当人看,而是要把他们当成猪狗不如的东西。”1937年12月的一天,侵华日军少尉尾野歇斯底里地对着自己的士兵喊道。当我翻开《南京大屠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遗忘的大浩劫》一书,内心震惊,如山崩地裂。

我不能亲身体会,从1937年12月13日起到翌年1月,南京城内的中国军民,到底经历了怎么样残酷的杀戮和虐待,但我可以从诸多、至今回荡着哀嚎、散发着血腥的记录片、文字史料和影像资料中,真真切切地看到一座人间炼狱。

中国人的鲜血染红了长江,中国人的尸体在南京城内外堆积成山,而侵华日军却踢着中国人头颅霍霍淫笑。同年12月22日,侵华日军在通济门附近强奸了一位理发师的妻子,然后在她的体内塞入爆竹引爆,将其活活炸死。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之前我读过《耶路撒冷三千年》,我以为人间之惨莫过于耶路撒冷,可是当我真正接触南京大屠杀的全部真相时,想法变了,那些被侵华日军逼迫,把同胞亲友的无头尸身扔进长江之后,瞬间自己又变成无头尸身的同胞兄弟,告诉我们什么才是真正的绝望。

2

几年前,在到某地出差的列车上,百无寂寥,我抱着笔记本电脑再次观看《南京梦魇》,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男孩,凑了过来与我一同观看,他问我这是南京大屠杀吗?我看着小男孩清澈的眼眸上蒙着泪水,点了点头,但又不由地心生恻隐,我到底应不应该让他看完这残忍血腥毫无人性的一切?我试着征求小男孩母亲的意见,她冲我点了点头。

看与不看还是由小男孩自己决定吧,毕竟每个人都有了解历史真相的权力。小男孩问我,哥哥,这些人怎么连小孩都不放过?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我不想在他心里种下仇恨的种子,只是希望他能了解这段悲惨的历史,从而珍惜今天的美好。

默默地看完,小男孩说:哥哥,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像奥特曼一样打跑所有的小怪兽,保护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在夸赞这位勇敢孩子的同时,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我特别想告诉这位孩子,奥特曼只是日本动画片里的一个虚构英雄。作为中国人从小把日本影视剧中的人物作为偶像,并用以保卫自己的国家和人民,确实有种让人说不出的滑稽味道。但我更加知道,这怪不得一张白纸似的孩子,更应该反思的是成人世界中的我们。

列车进入南京站,临下车,小男孩的母亲对我说:之所以同意让儿子看这样血腥的东西,是因为我们是南京人!小男孩抬头望着母亲说:妈妈,我们是中国人。

3

合上笔记本电脑,把母子俩送下车,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我忍不住热泪盈眶。列车又开始启程,鲜花烂漫的南京外郊一晃而过,我臆想,曾经白骨森森的地方已经鲜花盛开,曾经被鲜血染红的长江业已恢复清莹,我们是不是应该也和过往有个了结呢?

南非首位圣公会开普敦大主教德斯蒙德•图图,曾劝告中国,如果能够妥善地处理往昔的痛苦,中国就会成为一个更伟大的国家。没有宽恕,真的就没有未来。这句话出现在图图大主教所著的《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一书中。

我只是想说,中国人并非不懂得宽恕,中国人也没有冤冤相报的嗜好。对于亿万中国人来说,没有真相的宽恕就等于背叛,忘记过去也等于背叛。背叛的不只是惨死在侵华日军屠刀下的30多万同胞,背叛的还有中国人自己的未来。

4

是的,我把这种毫无原则的与历史和解,还有对施暴者毫无前提的宽恕当成对未来的背叛。我们应该认真地对待历史、对待过往,面对历史我们不能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如果真得我们对历史采取了选择性遗忘,那么历史就会让你在同一个地方再摔一次跟头,再长一次记性。

二战结束之后,曾经对中国人民欠下了累累血债的人,在铁证面前,仍然百般抵赖,顽固地拒绝承认南京大屠杀这一事实,他们将教科书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内容一一清除,并对日本的孩子灌输当年侵略中国是正义战争的思想。

1990年日本自民党主要成员石原慎太郎接受媒体采访时,将广岛、长崎被美国原子弹轰炸,归罪于中国。他说,南京大屠杀这个由中国人杜撰的、赤裸裸的谎言,损害了日本政府的形象,影响了国际社会对日本的判断。

随后,石原慎太郎被国际上一些有良知的人士愤怒打脸,但仍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这铁证如山的事实,依旧诡辩:任何情况下,日本都不应该承认因他们做过任何错事而有罪。日本右翼势力总是认为,相对于日本狭窄的领土来说,其他国家拥有广袤的领土是不公平的,如果西进太平洋是美国的天生命运,那么西进中国则是日本的天生命运。这是多么荒谬的理论!

5

这就是我们在国家公祭日祭奠死难同胞之时,需要搞明白的问题。尤其是肩上担着保家卫国重任的当代军人,必须要明白:日本右翼势力之所以一直不肯承认当年侵略中国是有罪的,也许是因为他们心中还封存着一颗再次侵略中国的种子。

2011年,我陪着当兵不久的表弟看《金陵十三钗》,从不吃零食的表弟大把大把地抓着爆米花往嘴里塞,紧张、愤怒之情溢于言表。我问他,你没事儿吧?表弟说,以前总觉得在这和平盛世,部队老喊“要打仗、打胜仗”是在故弄玄虚,现在我明白了,作为军人不能守护一方安宁就是渎职、就是耻辱。他说,如果当时我们的军队再强一点,国家再强一点,她们就不会有如此遭遇了。

我也经常想如果没有南京大屠杀,那位理发师的妻子会不会也像今天的我们一样,沐浴着冬日阳光,丈夫为她做完最后一缕长发,然后,在商品琳琅满目的商场里,为自己添置一件新衣,为孩子们挑选几个平安果,再买几份牛排,等待丈夫下班,享受这岁月静好?

可是历史没有如果,它只有昭示未来的的功能。

请安息吧,用鲜血为我们书写深刻教训的死难同胞们!我们以国家的名义祭奠你们,愿你们泉下有知,终可瞑目。

请安息吧,死难同胞们!我们用坚毅的捍卫和不懈的努力祭奠你们,愿你们庇佑的这片蓝天,再也不会被狰狞的乌云遮掩。

请安息吧,死难同胞们!我们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祭奠你们,愿被你们热血染红的皇天后土,能世世代代滋养生活在这里的人。

南京今日举行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

据中新网12月13日报道,今天是2014年以来的第三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南京市政府此前公告,今日10时将举行国家公祭仪式,南京将全城鸣笛致哀。当天,多项有关活动也将举行。

清晨7时整,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举办地——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举行升国旗和下半旗仪式。

南京,南京!-青年力

13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内,举行升国旗和下半旗仪式。中新社记者泱波 摄

南京,南京!-青年力

2016年12月5日,南京艺术学院的大学生展示国家公祭日主题海报作品。中新社记者泱波 摄

【公祭日:公祭仪式、烛光祭等活动多】

南京市官方公告介绍,在公祭仪式现场奏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之后,全市主城区范围内道路上(不含高速公路、绕城公路、城市高架、隧道)行驶的机动车(正在执行紧急任务的特种车辆除外)应当停驶鸣笛致哀1分钟,火车、船舶同时鸣笛致哀,道路上的行人和公共场所的所有人员(正在从事特种生产作业的人员除外)也同时就地默哀1分钟,致哀1分钟后恢复正常。

除了公祭仪式外,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则安排6项悼念纪念活动:

一是举行下半旗仪式。今天早晨7:00,在纪念馆集会广场举行升国旗、下半旗仪式。

二是南京市部分区同步举行悼念活动。上午9:30至10:30,在南京市17个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丛葬地、12个社区和部分市级以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同步举行悼念仪式,并组织开展青少年公祭诗歌朗诵活动。

三是举办国际智库交流活动。下午14:00,在纪念馆举行“记忆与和平—南京大屠杀史学术年会”,邀请部分国外专家学者、南京大屠杀史与国际和平研究院以及南京大屠杀史研究会专家学者参加。

四是组织“世界和平法会”。下午15:00举办,地点在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前,参加人员为中日韩和两岸三地佛教界人士代表、南京市五大宗教界人士代表及信众代表。

五是举办“烛光祭”活动。晚上19:00举办,地点在纪念馆祭奠广场,参加人员为出席公祭仪式的国际友人、港澳台同胞代表、同类场馆代表和南京市各界群众代表。

六是全国抗战主题纪念馆和部分城市同步举办纪念活动。公祭日当天,由中国纪念馆专业委员会牵头,在全国抗战主题纪念馆举行纪念、悼念活动。

南京,南京!-青年力

2016年12月6日,南京师范大学播音系学生诗歌朗诵《山河永固》和《紫金花》。当日,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诗歌朗诵会暨“记忆之盒”展示活动启动仪式在南京师范大学随园校区举行。

【官方促日以实际行动反省 民间再吁日方谢罪】

10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的“哭墙”,又有110个死难者的名字被刻上。截至目前,“哭墙”已刻上10615个名字。自2007年纪念馆新馆开放后,至今已经五次新添遇难者名单。

南京大屠杀造成30多万中国同胞遇难。目前,纪念馆确切掌握的遇难者名单是1.5万余人,其中有部分正在核实认证中,因此今年没有刻上墙。明年还将继续做好遇难者名单上墙工作。

12日,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向中新网记者透露,近日该联合会已通过日本驻华大使,致函日本政府及安倍晋三,要求日本政府向被日军杀害的南京亡灵谢罪,向二战期间被日军屠杀的所有中国人谢罪,为因日本入侵中国带给中国人民的深重灾难谢罪。

童增强调,历史是客观的,深受二战之苦的人们不会忘记,惨死的冤魂不会忘记,世上所有爱好和平的人们都会睁大双眼,看日本政府会走向何方。

2015年10月9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11组《南京大屠杀档案》正式列入《世界记忆名录》。

童增说,“从中国记忆到世界记忆,目前我们虽然晚了一步,但只要不懈努力,相信最终能让日本政府正视南京大屠杀这一历史。”

中国官方的立场同样直接、明确。外交部发言人陆慷7日称,中方一向认为,维护国际正义和二战后确立起的国际秩序十分重要;日本方面端正历史态度、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反人类罪行拿出一个正确认识,以实际行动取信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受害国人民十分重要。

陆慷强调,如果日方想深刻反省、真诚道歉,无论是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还是“九一八”事变纪念馆,或是“七三一”部队遗址,中方有很多场所可供其凭吊。亚洲邻国也有很多这样的地方提醒日本乃至国际社会,二战期间加害国对受害国所犯罪行不容遗忘,历史不容篡改。

南京,南京!-青年力

2016年12月12日,在第三个国家公祭日来临之际,参加过1937年南京保卫战的抗战老兵、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者家属、南京1213志愿者联合会的志愿者们来到南京光华门遗址公园,向这片曾经发生过激烈战斗的阵地献上和平岁月里的悼念菊花。 中新社记者泱波摄

【新闻链接:公祭日的由来】

1937年12月13日,日本侵略军攻占南京。之后,日军在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40多天屠杀,杀害30多万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和放下武器的士兵,制造了南京大屠杀。从1994年开始,江苏省和南京市都会在每年12月13日举行哀悼仪式,包括撞和平钟、敬献花圈等。

2014年2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最终决定,将每年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决议的通过,使得对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的纪念上升为国家层面。

同年12月13日,首个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仪式在南京举行。

2015年12月13日,国家公祭活动又一次举行。

青年力综合:钧正平工作室、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