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药式”治霾可否唤来蓝天?-青年力

12月11日,安钢数据监控室,正在生产的高炉均在监控中。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 张 敏/摄

中青在线12月14日电(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 张 敏)安阳正经历着最严的重污染天气管控措施。近日,记者跟随环保部督查组了解到,11月12日开始,安阳启动了重污染天气应急特别管控措施,对水泥、铸造、砖瓦窑、钢铁、焦化等行业采取了停产、限产、轮产措施;工作日在主城区实行机动车单双号限行……

但在如此严厉的管控下,安阳市仍旧没能实现碧水蓝天的目标,距离2016年结束还有18天,但年初河南省政府定下的优良天数要达195天以上的任务目前只实现了179天。短期的“速效药”式的治理,能改变长期积累的“病症”吗?

“猛药式”治理,百姓看法不一

109、233、237——从12月9日起,安阳的空气质量指数(AQI)又连续三天超标。“雾霾又来了。”这样的重污染天气安阳高姓市民已经习以为常,“出门戴上口罩就行了。”

高姓市民称这次启动的管控措施为“前所未有”,“从来没这样严过。”

11月12日至今,全市共有1036家企业停产,133家企业被限产,503处施工工地停工,209处“黑加油站点”被取缔。政府对城区主次干道、周边干线公路进行“以克论净”抽查考核;投资3亿元用于居民“电代煤”“气代煤”和洁净型煤替代散煤工作。

每天零点之后环保局和公安局联合行动,随机抽查工业企业,以防企业夜晚偷生产;交警24小时在各主干道路口对大货车进行排查,禁止渣土车和物料运输车在市区行驶。此外,在安阳市副市长戚绍斌的带领下,每天下午17点30分,中组部千人计划PM2.5专家组成员和气象、环保部门专家、各部门、各区县负责人一起开会,分析研判气象条件和空气质量变化趋势,下达管控指令。

但对于这样的措施,不少市民觉得“效果不大”。高姓市民说,每天晚饭过后和同事在单位楼下散步,经常能闻到空气中的烧焦味;某家以钢铁为主的民营企业工作人员也抱怨:“工厂限产,我的经销商也走了,工人工资还得照发,每天都在赔钱。”

据气象局多次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河南省环保厅公布9月份城市环境空气质量排名安阳垫底;11月18日数据监测显示,安阳空气质量为河南最差;12月5日,安阳空气质量又一次成为河南省最后一名。“这些治霾措施到底作用在哪?”高姓市民产生了怀疑。

“这就是我们工作的难点,治霾工作已经下了最大的力度,但百姓看不到蓝天就觉得没有效果。我们肩上的压力很大。”安阳市环保局某工作人员很无奈地说。

也并不是没有成绩,去年同期安阳的优质天数是161天,今年增加了18天。也有市民觉得“有效果”,在安钢集团公司家属区,一位买水果的商贩觉得说,“去年冬天,戴着口罩之后鼻孔处还是黑黑的,今年没有出现这样的现象。”

“猛药式”治霾可否唤来蓝天?-青年力

12月11日凌晨,安阳市交警正在进行渣土车检查,远处一辆违规车辆被禁止驶入城区。中国青年报 中青在线记者 张 敏/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一直以来,安阳都被称为是“老工业基地”。上世纪开始,安钢、安彩、安化等一大批工业企业陆续渐露头角,安阳逐渐形成了经济依赖工业,工业依赖钢铁、煤化的发展格局。

从地图上看,安阳北部的安阳县集中了河南部分煤焦化企业;水冶镇、铜冶镇,林州市陵阳镇集中了安阳全市70%的钢铁企业、近100%的水泥熟料、80%的焦化和碳素企业,以及超过50%的铁合金企业;西边殷都区坐落着安阳钢铁集团这一国企,周边布满了各类小钢铁厂;南边龙安区分布着大大小小工业企业以及大唐电厂等企业。安阳城区被工业企业紧紧包裹。

而如今,依赖重工业发展的安阳遇到了环保的“难题”。

大量发展工业造成城区空气质量差,多次在河南省垫底,安阳成为近年来中央环保督察组、河南省环保督察组督察的重点城市。据了解,安阳市相关领导曾因大气治理问题被环保部约谈。

今年,中央环保督察组在河南进行督察后再次指出,河南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推进的历史阶段,发展方式粗放,“不作为”“慢作为”问题突出。省环保督查组督察后也指出,安阳市大气环境质量形势仍十分严峻,部分地区产业结构问题突出、污染排放基数较大。

“主要还是安阳周边围绕着众多重工业企业,尤其安钢,每年排出的污染气体太多了。”高姓市民说,小时候安阳的空气就不好,他觉得安阳空气污染主要的源头是安钢。

这个河南省的第一大钢铁厂坐落于安阳的中心城区殷都区,每年,安钢向河南省贡献数亿元税收。据资料显示,2015年,安钢粗钢产量达10.74万吨,而这个数据已经是安阳减产之后的数据。

几十米高的烟囱直冲天空,“之前每次路过安钢附近都能闻到刺鼻的气味。”高姓市民对安钢周围的空气记忆很深,“有时候会冒黑烟,有时候是黄烟。”

为了啃下这个百姓严重污染制造大户的“骨头”,安阳政府今年也对安钢采取了限产措施。从9月底开始要求安钢减排50%,现有 1#、3#两台高炉正在使用,其中1#高炉控制生产,3#正常生产,其余2#、5#和6#高炉已停用。从安钢的现场检测数据显示,目前安钢大气污染物排放未超标。

“其实我们已经花了大价钱进行了污染物处理,安钢排出来的气体基本都是达标的,但雾霾天气还是存在,抓环保抓得我头疼。”安钢集团公司总经理助理郭宪臻说。

治好慢性病需要组合拳

“大气污染就像一个慢性病,现在的措施就像是遏制态势的猛药,短时间控制住恶化态势、警醒各界,要想从根本上治理安阳的大气污染问题,需要长时间的作战。 ”环保部参加督查的同志认为。

过去几十年,经济发展是各省市追求的主要目标。在这样的驱动下,焦化、钢铁等重工业企业陆续出现。为了增加产量,企业加班加点生产,为了节约成本,产生的废气未经过任何处理就被源源不断地排向天空。

“这是我们现在面临的普遍问题,先污染,再用几倍的力量去治理。”北京高能时代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凌锦明认同环保部同志的观点,他认为过去高污染产业过度集中于一个区域,造成区域内大面积受到污染,用速效药无法达到治污效果。同时,他还认为一些产业在前期投入了大量资金生产,“一刀切”的治理让投资者的投入继续增加,“也许存在民生的危险。”

这也是郭宪臻担心的地方。“从9月到现在,因为限产,安钢已经损失了近20亿元的营业额,减少近6亿元的利润,我怎么给职工发工资。”他很担忧3万名职工的安置,他们的生活与安钢紧密联合在一起。

安阳市相关领导也意识到了问题,“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就是要科学治霾、精准治霾。”政府计划组织专家团队,明年对安阳雾霾的主要污染源进行全面分析,从根本上寻找精准施治的办法和措施,分行业帮助企业提标改造,大力度限源减排。

如何实现安阳经济、环境的协调发展,是安阳面临的重大难题。“通过治理环境倒逼产业结构转型,是今后安阳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这条路尽管艰辛,但我们将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安阳市相关领导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