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元就能买到你的隐私,谁来负责?-青年力

(图片来源于网络)

隐私泄露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但隐私究竟能泄露到什么地步?恐怕不少网民在12月12日之前,并不清楚。

12月12日,一则题为《恐怖!南都记者700元就买到同事行踪,包括乘机、开房、上网吧等11项记录》的新闻引发网民关注,其中描绘的信息泄露连即时定位的信息,都可以买到,令不少网友感到“细思恐极”。更可怕的是,在这条信息侵犯的黑灰产业链上,竟然有第三方软件为这样的服务提供担保,整个交易已跃升到了“平台化”的地步。

一时,有网友直呼“个人信息在裸奔,必须有人管管”,还有网友认为,信息时代已不存在绝对隐私。

更多的声音仍是在对这一现象,表示惊讶。

网友“db开水”吐槽道:“信息全面并不恐怖,主要是,这样的信息居然能买卖,居然能被非执法机关得到,简直恐怖至极!”

北京大学法学院访问教授孙远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也指出,网络信息的隐私保护,是全球性的问题,并不是只有中国一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磊直言,这一情况是非常可怕的,是公民个人隐私权保护方面的坍塌,发展下去会让犯罪分子可以“大有作为”。

目前,除了宣泄“信息裸奔”下的不安全感,不少网友在争论,谁应该为公民权利被践踏负责。

在一些网友看来,发生公民隐私泄露事件,政府要为实名制造成的不良后果和损失埋单,“实名制不能让我们裸奔,做不到保护隐私就不要实名制。”

然而也有网友反驳道:“实名制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有些人匿名作恶,如果没有实名制,估计记者连这些贩卖者是谁都很难知道,更别说公安去侦破了!不能因噎废食!”

有网友把矛头指向监管部门,“记者又干了警察的事”,“多简单的事啊?监管部门多管管不就得了”。

但中青舆情监测室注意到,公安部打击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的信息也从未间断。今年10月,公安部组织辽宁、四川等25个省区市公安机关,破获了一个跨25省区市的特大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抓获犯罪嫌疑人201名,成功铲除42个信息泄露源头,摧毁了9个涉案团伙。

12月12日,公安部回应南都报道称,2015年出台的刑法修正案(九)增加规定出售或者非法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是犯罪,窃取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的也是犯罪,也就是说购买公民个人信息也是犯罪。公安部网安局决定将打击整治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专项行动延长至2017年12月底,继续对窃取、贩卖、非法利用公民个人信息犯罪活动保持严打高压态势。

孙远钊教授也指出,许多这类活动的操作是把服务器摆在境外以规避潜在的法律约束或制裁。所以要解决这类的问题不仅是要强化对相关职能部门的执法权责,更需要寻求国际的合作,否则效果会相当有限。而且,在具体的执法认定上需要非常细致的操作和一定的专业,非常忌讳大笔一挥、简单粗暴的去类型化行为。

如此看来,网民指责监管部门不作为的说法,似乎有些片面。

有网友认为,目前我国互联网立法滞后,追责不到位,应该“背锅”。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旭军,对此观点表示认同。

据新华社报道,在一些案件案中,银行、电信、快递公司、航空售票点等单位的工作人员,成为信息泄露的主要犯罪嫌疑人,这些系统成为公民个人信息泄露的重灾区。

也就是说,公民个人信息泄露可能不是技术问题,而是管理问题。一些专家表示,必须加强网络监管,完善个人隐私权保障制度。

“隐私交易显然是违法的,但如果泄密者和出售隐私信息者违法成本小,那为何不泄密呢?为何不出售呢?”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高旭军认为,公民隐私被交易并不是实名制的错,而是目前追责体系,使得受损者维权成本太高,“要精准追责,让违法者付出代价”。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何艳玲也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信息与数据保护已经成为新形态的公民权与公共服务,显然法律在这一重要的公民权保护和政府在这一重要的公共服务供给方面依然存在缺失。

另一种“有趣”的观点,吸引了中青舆情分析师的注意。网民“朕的兔子窝”表示:“平时热点事件随便各种人肉,现在一看这事就想起来该保护隐私。在不把隐私当回事的互联网上,谁该为隐私裸奔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