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当代青年人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从香港青年候任立法会议员游蕙祯及梁颂恒公开辱国的行为上,我看到了霉变的黑色。西方统治中国香港近百年,其奴役、盘剥、蔑视中国的殖民情结可谓根深蒂固。九七回归,中国人终于撕去了贴在母国颜面上的耻辱标签,然而龌龊的西方列强不甘于就此退出香港这块战略要地,美国佬开始接盘,寄望通过培植年轻的代理人来搅乱香港政局,以所谓“自由”、“民选直选”等普世价值观,在中国的窗口上覆盖一张样板般的反华招贴画。

中国青年究竟是什么颜色的-青年力游梁辱华言论遭谴责

百年来的精神洗脑效果显著,大笔大笔的“活动经费”果然犀利,在国家体制及意识形态的暗战中,西方与中国展开了旨在争夺青年人即争夺香港未来的博弈,香港立法院反动议员频频发炮,青年学生“占中”乱象,乃至于这几天侯任青年委员公然用“支那”一词辱国,都是这场看不见硝烟的大战的系列战况。

游梁事件、“占中”事件同时也清楚地证明,在香港众多青年群体中,所持立场背离祖国者并不完全是个案,西方殖民主义百年奴化教育的长期积淀,短期内并不会因回归二十年而自行清除。香港部分青年人黑色的霉变,带有很强的传染性。香港个别高校传播极端民主自由,仍将出炉一批批仇中媚西的毛坯,可悲的是每年高考,内地很多成绩优异的考生仍舍弃北大等名校,对香港高校的勾引趋之如骛。我们与西方对香港青年人的争夺任重而道远,非但不能占据绝对优势,反倒可能眼睁睁坐视黑色的霉菌慢慢扩大。

同香港青年相呼应的是台湾青年。众所周知台独民进党的色标是绿色,而民进党在台湾青年之中拥有大量的拥趸。从台湾青年反服贸、民调过半数不赞成两岸统一的现象里,我看到了瘴气滚滚的暗绿色。回首台湾的历史,用一个地理名词来概括就如同“大陆漂移”。近代中国凝聚力偏弱,西方侵略者又百般施虐,导致台湾同祖国分分合合,屡次向外漂移,加上国共内战等历史遗留问题,就让民进党等台独分子有了播撒分裂瘴气的机会。台湾青年群体长期游离于祖国,体制和精神与大陆长期割裂,被台独的暗绿色氤氲成缺乏主体意识的一片小树妖,也并非太奇怪的事情。

中国青年究竟是什么颜色的-青年力民进党“绿化”青年不遗余力

当然我们不能据此就武断地揣测香港或台湾青年已被晦暗熏染得不见一私亮色。血脉传承、文化脐带的联结、爱国主义、国家发展道路的正确性先进性、共产党超强的自我纠错能力,都是我们唤起港台青年人精神共鸣的优势。从大的趋势来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港台青年认同并秉持了大陆的理念,这种归属感正在改变他们身上的色彩。

那么中国大陆的青年人又呈现出怎样的颜色?

外界称谓中国为“红色中国”。红色属于新中国的底色,是党旗、国旗、军旗、团旗乃至于少先队红领巾所迸发的热烈而鲜亮的色彩,是经千百万革命志士鲜血浸染的、理想主义的原色。据此可能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中国内地青年的标准色是令人亢奋的、浓烈的红色。

但抱这样观点的人显然过于天真和乐观了!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我们重新睁眼看世界,经历了震惊、自省及知耻而后勇,在物质积累极大丰富的同时也形成了意识信仰的巨大空洞,西方的精神糟粕趁隙潜入,国内公知们借新媒体聒噪不停,使得大陆青年人产生了严重的认知困惑与心理纠结。信仰崩塌,信念动摇,让本该纯净的红色因子发生黑子的异化;空虚迷茫导致纷乱的杂色,无以寄托的心灵沦陷在享乐颓废行动中;又或有投机者红皮白心,仿佛石膏砒霜外涂朱砂假冒红珊瑚,愈显名贵就愈发有害无益......浏览一下互联网或移动媒体,就会发现当下的大陆青年已从红色中派生了许多杂质,如同钙化的斑点显现出某种病态。三十多年沉疴附体,三十多年积重难返,几代大陆青年被污染,并非简单一两个疗程就能痊愈的。

中国青年究竟是什么颜色的-青年力

曾有一位中国青年,他像迷路的旅者在信仰的迷宫内梭巡,几经往返,只为获知三观的终极答案。五彩缤纷的颜色晃晕了他的双眼,尘世的泥垢滞住他的双腿。当他已不再是青年的时候,蓦然回首,发现年轻时苦苦寻找的答案就涌动在他的血液之中。

那位青年就是本人。

我用整个青年时代,质疑并最终确认了自己的原色。

中国当代青年人究竟属于什么颜色?用光学理论分析,其实世间的色彩本不存在,它们不过是太阳穿越大气层折射出的光线。青年人就好像阳光,它温暖,无色而透明,带有生命的活力。毛泽东同志曾说: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如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青年本无色,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需要格外当心一些腐物毒素污染他们的纯净。我们无法苛求当代中国青年毫无例外地毕生追寻艳绝的红色,但我们至少应尽量避免他们被污浊侵蚀,灵魂变成一块斑斑驳驳的脏抹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