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撼世界的长征》,还没有震撼世界,先震惊了网友。估计主创团队也没有想到,片子这两天被广为知晓,并不是因为内容本身,而是因为白灵的出镜所引发的争议。

在网上,看到身穿红军军装的白灵在长征路上的系列照片,与其色情、怪异、低俗以致于丑化华人女性形象的系列照片,二者形成鲜明的对比。一种对长征和解放军的侮辱感扑面而来。不禁要问:难道世界上就没有人了吗?什么人不能请,为什么偏要请这样的人?这是宣传,还是讽刺?

带着这样的愤怒,在电视上看了《震撼世界的长征》的第八集《精神永存》,又在网上看了包含白灵镜头的第六集《挑战极限》。

看完了这两集,平静了下来。首先要说,排除白灵和好莱坞的部分,能感到,这仍不失为一部高水平的纪录片。从素材、采访、拍摄、取经、制作而言,片子还是保持了厚重的历史感和对革命先烈的敬畏,并且蕴含着强烈的精神力量。从选材而言,片子除了包含一些对老红军的采访之类的内容,还较多地选取了一些一手新素材,比如同时期的国外历史资料、外国人的论述等,同时,还加入了一些令人感同身受的体验式内容,辅之以高水平的科技制作,让长征叙事显得更为立体、生动,也很有说服力。

我们需不需要这样的“国际化”?-青年力《震撼世界的长征》:总体仍需肯定

因此,该肯定的还是要肯定。毕竟,在白灵这一笔之外,片子还有老红军、军方人士、村民、亲历者家属、国内学者,包括一些态度严肃的外国研究者的参与,他们的付出不可抹杀。我们要向这些为传递长征精神而付出的人们致敬。就他们的出镜来说,这部片子值得一看之处仍然颇多。同时,也能感到,创作组为拍摄本片投入了巨大的心力。

现在,就要谈谈片子的问题。片子为什么会选取白灵?这里面,既有偶然性、局部性,也有必然性、整体性。白灵不是“平白无故”地出镜的。首先,片子的定调是“国际化”。在“国际化”的基调下,第六集《挑战极限》中纳入了好莱坞明星见证长征路的作为素材之一。白灵是以志愿者的身份,通过美国一电视联播网的活动征集纳入的,与她一同参与的,还有爱好中国功夫的美国歌手蓝强。这一逻辑,于是乎顺理成章。

片子为什么要“国际化”呢?

“电视纪录片《震撼世界的长征》,是我国第一部以国际化视角、采取国际主流叙事理念来解读‘长征’的纪录片。摄制组先后奔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瑞士、俄罗斯、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拍摄采访,严谨细致地搜寻关于长征的珍贵史料......”这是“百度百科”对该片的介绍。

“为更加真实客观的表达人类共同认知的长征精神,避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们没有采访中国史学家,不是他们不专业,相反,作为事情的策源国家,中国长征史学家的专业精神和严谨作风是无人能够代替的,但恰恰基于此,人们已经习惯了太多这样的长征表达,于是,一部国际化视角的长征应运而生!”这是该片新闻发布会的新闻通稿中的文字。

那么,该怎么看本片的“国际化”?笔者认为,应当一分为二。从总体的拍摄效果而言,这种“国际化”是成功的。通过讲述外国友人的故事,通过展示同时期的外国新闻资料,让第三人来讲述长征“山有多高、路有多长”,表达对红军的敬佩。可以说,视角新颖,手法得当,说服力强,不失为一种良性的创新。

但另一方面,细究以上宣传内容中“国际化”的逻辑,仍能看到一些隐藏的问题。

“电视纪录片《震撼世界的长征》,是我国第一部以国际化视角、采取国际主流叙事理念来解读‘长征’的纪录片。”这就是说,过去我们拍摄的很多反映长征的纪录片,都并不符合“国际主流叙事理念”。不属于主流,大概是小众、自讲自话,因为没有纳入外国的素材。这样的逻辑,未免把外国素材的位置抬得过高了吧?长征的主角,是中国工农红军的领袖和干部、战士们。找几个外国学者、当事人或其后人搞点采访,搜集点材料,这当然是好事。但这只是一种锦上添花。

再看“为更加真实客观的表达人类共同认知的长征精神,避免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们没有采访中国史学家”。什么叫“更加真实客观”?这意味着,一些人比另一些人更真实、更客观。

我们需不需要这样的“国际化”?-青年力“国际化”一定是文化自信吗?

换个叙事角度,当然不错。但能否因为有了找了几个外国证人,就暗示此前的研究不够真实、客观?长征,虽然是属于世界的精神遗产,但它首先是属于中国的,属于中国共产党、(红军)解放军和中国人民。长征的史实在中国,解释权在中国,它是中国革命和中国精神的典型代表。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最有话语权,对这种话语权应该是当仁不让的,因为,你是主人,是历史的创造者。

以上两点,本质上折射的是世界观和历史观层面的问题,进而言之,就是文化自信。“国际化”,可以展示文化自信,但刻意过分强调“国际化”,可能走向了反面,变成了文化自卑,文化自贱,乃至文化自残。

这就说到了引进好莱坞的问题。笔者以为,让好莱坞在片中插一杠,本身就是败笔。加上出现了白灵,更是覆水难收。

不可否认,创作组的出发点,或是想以现代时尚的方式展现长征,让好莱坞明星体验长征路的艰难,说出对红军的感佩,从而起到引领观众的效果。但实际上呢?

且看,片中是这样解说的:“81年前中国红军的极限挑战,居然吸引了来自美国好莱坞的影视明星。2016年初,美国ICN电视联播网,启动名为‘体验长征——中国母亲路之旅’跨国全域文化旅游系列活动,向全美征集志愿参与者。美国好莱坞华裔演员白灵和好莱坞音乐人蓝强,成为其中的志愿者。”

在这段解说词中,“居然”二字显得很突兀,一方面它表现的是年代、地域、领域的差异,另一方面,它显然体现的是对好莱坞明星的无比推崇。“高高在上”的美国明星们垂顾了红军长征路,这是多么难得!

这么说,太过了。长征,中国可歌可泣的革命史中的非凡篇章,中国很多人对之的心态是敬仰乃至敬畏的。它本身就属于全人类的精神遗产,好莱坞明星别说是关注,哪怕就是抱着膜拜的心情前来“朝圣”,又怎么了?难道长征配不上外国人的好奇与崇拜?难道长征给不了外国人以教育和精神养分?我们的文化自信和历史自信,去哪里了!

一方面,谁愿意来,我们欢迎,我们也受得起。另一方面,不来就不来,有什么大不了。为什么?这就离不开对事情性质的认识。

我们必须要知道:共产党,是以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起家的。中国共产党自其成立到掌握政权,江山是打出来的。其合法性,从来就不来自西方列强的首肯和文艺吹鼓手的捧场,而是来自中国人民的拥护。

这么多年来,美国的帝国主义性质从未改变。而好莱坞,就是美国对外扩张的文化旗帜。一方面,它确实创作了一些脍炙人口的作品。另一方面,它自觉地肩负着美国文化霸权主义的使命。它从来没有忘记“政治挂帅”,也从来没有忘记输出其价值观。这些年来,它没少炮制反华的电影,也从不缺反华的明星大腕。甚至像白灵这样出生在中国的美籍华人都堂而皇之地出演反华电影,好莱坞是个什么地方,可想而知。

近两天,一些为白灵辩护的人纷纷说:白灵的出现代表的是好莱坞。意为,白灵本人再有争议,好莱坞不能有争议。背后的逻辑是,好莱坞都给你的央视长征捧场,你还挑什么挑!

那么,请问,没有了好莱坞的参与,我们的长征就失去分量了吗?如果党的文艺宣传工作自它有始以来就以获得西方势力的首肯为目的,恐怕它早就该寸步难行了。

因此,请好莱坞来参与,本身就是多此一举。而在这多次一举之中,白灵的出现,实在是令人震惊,可谓是“震惊网友的长征”。

我们需不需要这样的“国际化”?-青年力反华艳星白灵穿上军装成为“女红军”

平心而论,白灵出镜也就30秒,露脸五六次。如果不知道白灵是谁,就这30秒而言,没有什么不妥,还挺正面的。她和蓝强积极参与志愿者征集,重走长征路,在夹金山体验了当年红军的艰难,让观众有了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

但问题是,看待文艺作品,尤其是政治性很强的作品,我们怎么能够抛开“白灵是谁”而谈“白灵出镜怎么样”!演员出名的目的和结果,就是树立了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片子请名人出镜,目的也是利用和发挥他们的形象。抛开白灵的公众形象而谈白灵,那么,她和任何一个个子瘦小的中年女人有什么区别!

因此,创作组在决定是否选用白灵时,就必须考虑到,白灵的所作所为和公众形象,能不能参与到这样一部纪录片之中!会起到什么影响!

有人说,白灵是志愿者。志愿者就不需要审查了吗?志愿者就不对观众负责了吗?何况,这样的志愿者,实际是有人请旅游、探险,与那些救灾的志愿者、奉献的志愿者,并不在一个维度上。让志愿者三个字成为挡箭牌,根本说不通。

昨天还在低俗暴露,今天穿上了红军军装;昨天还在言之凿凿控诉解放军暴行,今天重走了长征路;昨天还在反华,今天上了主旋律爱国纪录片。贞淫美丑,忠奸贤愚,大是大非,竟然在瞬间就转化了,这样的节奏,令人咋舌,令人迷惑,令人眩晕,甚至而言,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冒天下之大不韪!

有人说,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凭什么白灵不能来纪念长征,不能表达她的爱国?她在片中表现的不正是正能量么!白灵当然有权利纪念长征,她私下里爱怎么纪念就怎么纪念,但问题是,今天片中展示的人物,都是某种意义上的文化旗手。让这样有着反华“前科”的人来充如此角色,我们是不是太没有人选了!谁能保证以后的白灵不再反华?一个让他人对其日后立场提心吊胆的人,却成为了主旋律纪录片的一份子,我们选人选得也太窝囊了吧?

可以想象,多少宏大的正面的宣传,在一张白灵的暴露照和军装照的对比下,会立刻显得讽刺。敌人的部队来了,我们可以迎战,可是思想上的瓦解,我们竟无从着手。这就是客观上白灵的作用。你不会怪白灵,你也不会讨厌长征,可就是对后者爱不起来了。这难道不是另一种文化鸦片?

事实证明,白灵的出镜,并没有达到“更真实、更客观”的效果,也没有让长征叙事显得更“主流”。她的戏份和志愿者体验,国内随便找个外国留学生,或者中国人自己,都可以见证。谁的效果都比她好。

让负能量的人扮演正能量角色,我们并不否认角色的正能量,但从效果而言,与其说净化了负能量的人,倒不如说是污染和降低了正能量本身,让我们的正能量,充满了争议,变得可有可无、价值模糊,甚至于演变成了娱乐的符号。

这大概就是好莱坞参与了的长征纪录片的“与众不同”之处吧!

如果引进好莱坞和白灵,就是“国际化”的必然结果,这样的“国际化”,实在有点太过了吧!我们当然不需要这样的“国际化”。

当然,需要声明,片中其他部分之好,与好莱坞部分之差,不可相互否定。只为这么多严肃的正能量人士与反华人士同置身于一片中,而深感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