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中的“白司令”,并不是指古代的白起,或者民国的白崇禧。“白司令”是谁?近日,关注白灵事件,发现白灵在微博上的昵称就是“白司令”。不过,刚刚再看的时候,这一称呼已经销声匿迹了。

实话说,白灵做什么,做过什么,想做什么,我们管不了。因为她是美国人,不是中国人。管白灵、批白灵,还是教育改造她,不仅我们确实力不从心,更绝非我辈分内之事。中国能管的,是把白灵请进来的人。因此,关注白灵本身意义不大。但是,“白司令”这个称呼,却让人难忘。

第二次国民革命战争期间,我们把国统区成为“白区”,于是有了白色恐怖,多少仁人志士倒在了白色恐怖之下。围剿红军的,正是来自白区的军事武装。“白司令”,总让人联想到来自白区的司令。不得不说,中国文化真是深厚与微妙,居然把颜色和政治结合了起来,并且形成了概念与词汇。白灵自称“白司令”,估计也只是一种戏称,但想到其此前的反华行为与负能量,竟觉得这个称呼很贴切——“文化白区”的某“司令”。当然,如果她以后真心爱中国,这顶帽子也是应去掉的。

我们身边的“白司令”们-青年力昔日战斗在“白区”的江姐

当今世界的“文化白区”存在吗?毋庸置疑!“白区”是哪里?世界范围而言,就是美帝国主义的文化霸权的势力范围。好莱坞是典型的“白区”,华尔街涵盖白区,新加坡有白区,北约有,日本有,韩国有,印度有,香港有,台湾岛上也有,瑞典的诺贝尔奖颁奖台有时候也是,等等,不一而足。当然,美帝国主义和美国是要加以区分的。民间的美国文化,可以不纳入这个白区。白区是不是完全没有好人?也不是。白区是不是创作不出的脍炙人口的文艺作品?也不是。

但白区的核心特点,首先是反共,其次是推崇以华尔街为核心的资本至上,在国内操纵选举、蒙蔽民智,在国际上制造并打击恐怖主义,制造分裂,再次是输出自由、民主价值观,以基督教、基金会为左膀右臂,并为这些价值观制造出相匹配的文化产品和宣传口号,塑造出迷人的表象。白区的文化产品,一部分直接呈现出反华,一部分则斥共不反华。前者是直接指出其终极政治目的,后者则在表象上尊重中国主权的底线和中国文化,希图在经济上获利。二者相辅相成,一手软一手硬,本质一样。实际上,对中国大陆而言,反共、斥共相当于反华,因为共产党与新中国的命运是休戚与共的。当然,这并不是说西方世界不存在客观认识中国、保持求同存异的胸怀,甚至对东方文化敬仰敬畏的人,但在“文化白区”,这样的观点并不多见,因为白区的文化行为首先不是学术行为,而是政治行为、对敌战争行为。

那么,中国国内有没有白区呢?我们很难说哪一个片区就是白区,因为毕竟是在这片红色打底的大地上,好人还是多,哪里变白了大家都看不惯。但毋庸置疑,国内一定有着一批“白司令”们。必须要说明,“白司令”,与白姓人没有任何关系,也绝不是指姓白的解放军领导。这是一个特定称谓。

“白司令”们,接受世界白区的任命和指令,凭借其掌握的公权力、财富、社会关系、学术话语权、互联网影响力,策划事件、引导舆论、发号施令、呼风唤雨。茅于轼到冯玮,他们一个个本事通天,又似满腹冤屈,以弱势的、公正的、民间的、讲真话的姿态博取人们的信赖。还有更多潜伏着的“白司令”们,从表象上看,他们有的出演爱国电视剧,有的是红顶商人,有的是公益文化使者,有的是仗义执言的主持人,有的是知名大学深受学生爱戴的教授,有的是在两会上表现得忧国忧民的代表,有的是常做慈善的“活菩萨”,有的甚至已经位居国家领导层,在公众形象上,他们或睿智犀利,或和蔼可亲,或理性平和,或作风严谨,或学富五车,有的似于启民智有功,有点似于造国器有裨,人们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他们是“白司令”。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更加彻底、更加巧妙、更加优雅、更加精致地执行白区的命令。他们戴着红顶戴,披着红袈裟,穿着红风衣,套着红马甲,裹着红国旗,把白区的使命藏在心中。本质而言,他们没有祖国,唯利是图,如果说存在什么精神支柱的话,那就是对白区的幻想。但“白司令”们的优点是团结,这倒不是因为什么大爱、主义,而是因为内心的恐惧,加上利益的需要,所以相互慰藉取暖、互通有无、狼狈为奸、吹捧上天。

“白司令”们能把中国翻天吗?靠他们自己铁定不行。但配合其教父、老上级“白元帅”做做策应,敲敲边鼓,摇旗呐喊,煽风点火,通风报信,出谋划策,虚张声势,押送粮饷,充当傀儡,这还是绰绰有余的。在“白元帅”不能得手的情况下,他们对于国内的作用,就是两个字:“败事”。唱衰国有企业,搞乱股票市场,动摇伦理秩序,打击爱国网友,阻扰思想建设,制造文化乱象,激化民族矛盾,扰乱反腐斗争,捧杀公平正义,各种“高级黑”,打着红旗反红旗,等等,手段各异,目的明确。

我们身边的“白司令”们-青年力瓦解苏联的“白司令”雅科夫列夫

受到“白司令”们的蛊惑,在政治错误与正确边缘斗争徘徊的大学生,倒向了错误;在奉献与享乐边缘斗争徘徊的公务员,倒向了享乐;在爱国与利己边缘斗争徘徊的中小企业家,倒向了利己;在调和与反叛边缘斗争徘徊的底层老百姓,倒向了反叛。“白司令”们的好榜样就是前苏联的雅科夫列夫。在“白司令”们的词典里,人民救星成了大恶魔,中共党史成了谎言书,中兴领袖成了独裁者,有志之士成了野心家,爱国网友成了爱国贼。在“白司令”们的宣传中,社会是复杂的,矛盾是深厚的,善举是无果的,政治是黑暗的,伟人是血腥的,国史是寡耻的,信仰是幻灭的,理想是幼稚的,世界是不值得留恋的,真实的,只有钱,和对白区的无限崇拜。但你若对之说:“你的钱能不能给我一点?”“白司令”们会断然拒绝,骂你不懂规矩。但等到他们自己到总部拿钱的时候,则又会是另一番说辞,并毫不手软。

应该说,“白司令”是一定历史阶段的产物,也是客观存在的。我们无法知道,中国有多少“白司令”,但他们的影响却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一个“白司令”的身旁或者手下,可能还有几个“白小校”、“白小尉”、“白小兵”,这些人,是拿不到一分钱的,也得不到任何精神养分,没有任何上升空间,但却自觉地被“白司令”们所迷惑和驱使,有的甚至分不清红和白,却充当了马前卒和炮灰,悲哀之至,而“白司令”们则拿着护照逃往了总部。近三十年,不乏死不瞑目的“白小兵”,可“白司令”们一点也不同情他们。

够了!清算的时候,该到了吧?

我们不能说,清算了“白司令”们,中国就一定会好,毕竟万事待举、任重道远,但情况一定比现在要好。彼时,正面因子将被极大调动,负面能量将被降到最低。内部没有了阻力,思想没有了毒瘤,一切都会好办起来。党员干部们不忘初心,恢复了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企业人士爱国敬业、自觉地与白区进行斗争,文化旗手们永葆斗志、弘扬中国精神,律师们追求正义,农民、农民工、白领、学生......各行各业,都万众一心,同心同德,建设社会主义的中国,小康实现奔大同,神州解放望五洲。

愿“白司令”们轻者悔过自新,重者投降自首。因中国不比苏联,总有清算之日,也总有清算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