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90天对4位90后意味着什么-青年力

欢乐的女兵

这90天对4位90后意味着什么-青年力

娇娇女雪野练兵

随着军队编制体制的调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女孩带着青春和梦想走进军营。进入12月中旬,3个月的新训生活就要结束了,笔者来到陆军第40集团军新兵训练营女兵连探访,采撷了4位女兵的故事,她们的变化深刻说明了“磨砺”对一个青年的成长之路有多么重要。

王伊楠:在军营重新找到响当当的感觉,靠的是“折腾”自己

不是跟你说大话,我在山西中医学院可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曾获得学校健美操团体比赛第一名,山西大中学生武术锦标赛太极拳团体组第一名,全国中医院校传统保健体育运动会八段锦第三名……

我这么优秀,到部队肯定也差不了。心里装着这样的想法,我放弃了准备读研的机会,毅然决然地穿上军装,去圆儿时的梦想。踏入营门第一眼,我便看到一列整齐的队伍走在马路上,“哇,太帅了!”宽敞的营区,整洁的环境,漂亮的军装,无论第一眼看到哪儿都格外欣喜。

然而,这样的感觉并不长,没兴奋几天,我的美梦似乎被打破了。尤其是每天从早到晚,几乎重复着同样的生活,实在是枯燥乏味,感到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第一次站军姿,不到5分钟双腿就开始发抖;第一次跑1000米,有一半路程是走下来的;第一次爬战术,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疼……

那天,连队在室外组织俯卧撑训练,可我的胳膊却撑在那不敢打弯,在班长威严的眼神下,我尝试着让胳膊往下弯,结果,弯下去了却又怎么也撑不起来,最后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王伊楠,你给我起来!”我趴在地上,新训班长刘小雪冲我喊,可我实在不想再撑了,那一刻,打心眼儿里觉得趴在地上真舒服。班长见我无动于衷,紧接着下达了命令:“王伊楠要是不起来,全班战友就一直做俯卧撑。”

命令下达后,战友们果真没人敢停下来,看着她们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滴在地上,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曾经的校园学霸,如今穿上军装后竟然成了这副模样。“绝不能因为我连累了战友!”想到这儿,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一口气做了七八个俯卧撑。

在军营里,没有女人,只有军人。

从那以后,我跟自己较起了劲儿。我每天坚持提前1个小时起床,围着训练场先跑5大圈,接着练器械、举哑铃、跑障碍。别人跑3000米我跑5000米,别人做50个深蹲起我做100个。练据枪射击,我趴在砂石地上,一练就是大半天,肘部蹭破了皮,手腕磨出了泡,从没叫过一声苦。战友们见我在训练中疯狂地“折腾”自己,夸我“才女味儿没了,酷辣味儿浓了”。

苦尽甘来。新兵阶段性考核,我被连队评为“进步之星”,照片张贴在公告栏上;内务评比,我也拿到了期待已久的小红旗。前不久,在新兵营召开的表彰大会上,我还获得了嘉奖,就在我代表女兵连上台领奖时,我发现台下数百名战友的目光投向了我,那一刻,我感受到久别的光荣。

曹伟雯:从站军姿不到10分钟就晕倒,到负伤不下训练场

说来不怕你见笑,入伍前,我在家连袜子都没洗过,就连上大学住校,我都把换下来的衣服送到附近的干洗店,或攒着周末拿回家去洗,更别提干粗活儿累活儿了。

来到部队第二天,大早上我睡得正香,就被班长吕娜给叫了起来,指着她那如同“豆腐块”的被子说,这就是你们的目标。当时低头看一眼我那棉花卷一样的被子,从没有过的压力一下子涌上心头。尽管吕班长手把手教我动作要领,可压了不一会儿,我的胳膊就像灌了铅一样,一点力气都没了,早上吃饭时连筷子都拿不稳。后来我仔细观察,发现两只胳膊都肿了,当时把我吓了一跳,委屈的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操课时我更紧张了,可当班长说先练站军姿时,我心里暗喜,对付这个课目应该“小菜”一碟。没想到,当我按照班长讲的“两脚跟靠拢并齐,两脚尖向外分开约60度,两腿挺直,自然挺胸,上体正直,微向前倾”等标准做动作时傻眼了,原来站军姿也不容易,站了不到10分钟,我就觉得两脚发软,天旋地转,晕倒在了地上。

清醒时,我正躺在床上,全班战友都看着我,见我醒了,她们脸上乐开了花,可我又流泪了。班长坐在我的身旁握着我的手说,刚才卫生院的医生来给你检查,说你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体力太弱了。“可是怎样才能让身体强壮起来呢?”我急迫地追问班长。班长告诉我,别着急,慢慢来。

从那天开始,班长就给我制定了“每天进步一点点”的体力增强计划。望着这张计划表我明白了,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女兵,背后不扒几层皮、掉几斤肉,是不可能实现的。

为了增强体力,我豁出去了,一有空,就抓着哑铃练臂力,每晚睡觉前,还额外给自己“加餐”;每晚做俯卧撑,放一张纸巾在地上,直到额头上的汗珠把整个纸巾打湿才停止;据枪训练时,我和姐妹们一起用装满水的水壶挂在枪管上,从开始时的1分钟,慢慢增加到5分钟、10分钟;为了锻炼臂力,我经常抱着身边的姐妹上下楼,既是锻炼,也成了一种特殊“娱乐”。

那段时间,我身上常常旧伤没好又添新伤。对此,我并不在意,因为我知道,女兵将来也要上战场打仗,要与男兵一样成为真正的战斗员,背后肯定要付出更多才行。凭着这股拼劲儿和韧劲儿,我不断挑战极限,突破自我,身体逐渐结实了,胳膊上的肌肉也紧绷绷的。

上级组织新兵考核那天,我在爬低桩铁丝网时,右侧肩膀不小心被铁丝网钩住,眼瞅着身后的战友追了上来,我咬紧牙关,用力一拽,迷彩服一下被撕开个大口子,当时只感觉肩膀剧烈地疼痛,可我全然不顾仍加速向终点冲去,事后我才知道,整个后背都被鲜血浸透了。

那天,班长陪着我从医院处理完伤口回连队,走到连队门口,战友们像迎接刚从战场上归来的英雄一样,齐刷刷地站在那里迎接我,为我鼓掌。

李炎桐:曾3次申请退兵,终练成合格战士

尽管快过去3个月了,可第一次跑3公里时的情景,仍清晰地刻在我的脑海里。那天跑步前,连队干部站在队列前对我们说,3公里16分钟及格,不仅要计个人成绩,还要看班级整体成绩。

我身体有点胖,最怕跑步了。那天,我们围着营房转圈跑,一圈500米,可我刚跑两圈就感觉胸口憋闷,像要快累死了一样。班长苏雪梅断后,她和战友们一起连拉带推,总算把我推到了终点,可我的成绩是29分30秒,全连倒数第一。因为我的拖后腿,班里的成绩也跟着落到最后。

看着战友们愤怒的眼神,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那天夜里,我悄悄找到班长说,我的身体条件不适合当兵,还是把我退回去吧!没想到,班长不仅没有同意我的申请,还鼓励我说,谁都不是天生合格的兵,今后咱们班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从那以后,苏班长一有空就带着我跑步,还给我制定了减肥计划。身体慢慢瘦了,跑步的速度也逐渐上来了,就在对自己刚有那么一点点自信时,爬战术课目,又像一盆冷水浇在我的头上。

那天,班长先给我们做了示范,只见她一个漂亮的卧倒,“噌噌”向前爬,后面扬起一阵灰尘。可轮到自己往地上一趴,觉得粗糙厚实的地面硌得手生疼,一爬起来,肘部、腿外侧更是磨得疼痛难忍,爬了半天也没爬几米,战友们笑我说,简直就是个蜗牛。

那天爬完战术,我哭着找班长诉委屈,你看,我手腕都磨掉皮了,还是让我回家吧!班长看了看我,又给我看她手腕、肘部和膝盖的3块伤疤,告诉我说,身上没有几块伤疤,就不算合格兵。看到班长的伤疤我明白了,遇到一点小挫折就放弃,那算啥兵。

在随后的日子,尽管每次爬战术我都受伤,可我仍咬牙坚持,不达目标不罢休,新兵连干部看到我拼命的样子,为我竖起了大拇指。

我心里美了好几天,直到实弹射击训练开始。那天,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刮着,领弹、压弹、前进、卧姿、装弹……心里别提多紧张了。“砰!”身旁战友的枪响了,轮到我时,我心一横,扣动扳机,10发子弹射了出去。结果一发也没上靶,闻此消息,我的脑袋里像是打了个炸雷,脸蛋儿也一下子红了。

射击过后,我简直像个霜打的茄子。班长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动找到我问:“咋了,又不想干了?”听到班长的话,不争气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半天我才从牙缝挤出一句话,班长,我连枪都打不好怎么上战场,看来我好像真不适合当兵!

班长告诉我,人在挫折中才能不断成长,只有逼自己一把,才能知道自己有多强!班长一番掏心窝子话,又把我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了,我又全身心地投入到训练中。

功夫不负苦心人,新兵下连前,上级组织考核,我10发子弹打中了8发,队列、手榴弹投掷、战术动作训练等其他训练课目,也都突破了及格线,终于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柴雪婧:新训标兵曾打算混两年就退伍

说实话,我来当兵纯粹是为了完成父母的心愿,压根儿就从没想过要来遭这份罪。入伍前一天,因这事还和父母吵了一架,可他们安慰我说,女兵英姿飒爽、豪气十足,到了那里你就会喜欢上。

我心想,反正就两年,一混也就过去了。

刚来部队的那几天,还感觉挺新鲜,可新鲜劲儿一过,我就觉得特别烦,对啥事都不感兴趣。尤其上教育课,每次上课我都故意坐在一个大个子后面,目的是趴桌上睡觉。记得一次有个大领导给全体新兵上教育课,会场数百名新兵,身板都笔直地坐在那听,可我却坐在那睡着了。

为了这事,班长刘小雪严厉地批评了我。

当时我寻思,要想混过这两年,得先把班长“搞定”。于是便让家人寄来一包土特产,悄悄放到班长的床头柜里,本以为她会不声不响地收下,谁知,和她说了,她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军营可不兴这个。”把土特产退还给了我。

这可怎么办?实在没招了,我晚上悄悄找到班长,和她掏心窝子说,我不打算在部队长干,只要你别老盯着我,啥条件我都答应你。

“小柴,如果说人生是一部大书,那么每一段经历就是书中的一个篇章。经历过艰难的挑战,会增加‘书’的厚度;经历过困难的磨练,会增加‘书’的深度;经历过挫折的考验,会增加‘书’的亮度……”

那天晚上,经过与班长两个多小时的促膝长谈,我忽然意识到,人生的每一段经历都不该荒废,只有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有一个出彩的人生。

我认准这个道理,思想很快有了转变,随后,我把军营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看得弥足珍贵。教育课争坐前排,训练时给自己加压,并给自己设定了赶超的目标,我手榴弹投掷成绩差,一有空就缠着班长PK,她不但不嫌烦,见我的转变反而对我更有耐心了。

尽管一次次挑战,一次次失败,但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在一点点进步。每当跑3000米时,我实在跟不上队伍了,就让跑得快的战友用背包绳拉着自己,咬紧牙关跟上。在战友的帮助下,我的体能有了较大提高。就这样,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的各项成绩很快便在战友中脱颖而出。新兵入伍训练考核,我的手榴弹、战术、3000米、射击等多个课目成绩名列前茅,还被评为了新训标兵。

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真的如妈妈说的那样,一点一点喜欢上了军营。新兵的3个月很快就要结束了,回望这90天中历经的种种,我感悟颇深,这段记忆已化为我前行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