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日报讯 (记者/陶达嫔 见习记者/陈芳庭 通讯员/陈桂芳 续静)广州市青年文化宫、香港游乐场协会、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于近期联合在广州、香港及澳门三地同步进行了一项有关青少年网络欺凌的调查,并于15日发布了《穗港澳青少年网络欺凌调查报告》(“网络欺凌”又称“网络暴力”)。《报告》显示,七成穗港澳青少年曾遭受网络欺凌,超四成受访者遭遇欺凌选择自己处理。

回收有效问卷3965份

目前,随着智能手机的广泛使用,互联网、社交媒体、应用APP等成为青少年生活的一部分,随之而来的是网络欺凌现象的出现。

来自穗港澳三地的青少年工作者及社工为此进行调研。调查对象为穗港澳及其他华人地区24岁以下的在校学生,回收有效问卷为3965份。

调查显示,过去一年曾经向别人施行网络欺凌的受访者占68%,其中澳门最高,占86.2%;曾经受欺凌的占72.9%,其中澳门为86.4%,广州为71.2%;有61.4%受访者既是欺凌者也是受害人。

超四成选择自己处理

调查发现,当遭遇网络欺凌,受访者求助对象的前三位是朋友(占60%)、父母/长辈(占52.6%)、自己处理(占42.9%),其中广州地区是朋友(占55.2%)、自己处理(占54.8%)、警方(占35.8%),而求助警方一项,远远超过香港的16.1%、澳门的21.1%。综观三地青少年遇上网络欺凌时的求助情况,向学校师长求助均没有进入“被求助”对象的前三位,而广州地区的父母/长辈一项也在“三甲”之外。

当遭遇欺凌,广州地区受访者首先的反应是拦截欺凌者(占37.8%),其次是离开网络(占28%),再次是不做任何事(占24.4%),只有14.6%的受访者会关掉计算机。

专家:欺凌行为没有赢家

在广州青年文化宫举办的“青春议厅”之“健康成长零欺凌”活动上,现场30余位法律工作者、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家长、学生就广州地区青少年的欺凌行为需要关注的问题,以及如何预防欺凌行为的发生展开热烈的讨论。

广州市青年文化宫副主任王嘉认为,无论是受害人或欺凌者,他们的抑郁、焦虑及压力指数均显著高于其他没有亲身经历欺凌事件的青少年;他们的心理状况更呈现轻微焦虑及中等抑郁,有时候欺凌者状况甚至比受害人更严重。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调查发现网络欺凌者及受害人出现角色重叠,其中61.4%受访青少年既是欺凌者也是受害人,由此不排除有青少年采用以欺凌回击欺凌的方式。王嘉表示,希望各专业机构在开展“防欺凌”“反欺凌”服务的过程中,要关注受欺凌者、欺凌者、旁观者等多种角色,在开展预防教育的时候,要传达“我们要学会保护自己免受欺凌,更要从自身做起,拒绝欺凌,绝不成为欺凌者”的信息。

■链接

广州市青年文化宫自2013年开展“青苗教室”青少年成长教育服务,协助青少年认识自我、发挥潜能,提升解决困难、处理冲突、自我保护的能力,近期将举办防欺凌讲座、防欺凌情景剧、防欺凌海报智绘大赛等系列活动,以此展开防欺凌社会倡导行动。想了解“青苗教室”活动详情或预约参加防欺凌系列活动的市民,可拨打12355进行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