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的今天,朴槿惠以51.5%的最高支持率当选韩国总统,同时也创造了韩国总统史上的五个第一:韩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第一位工科出身的总统、第一位未婚的总统、第一位支持率超过半数的总统、与其父亲朴正熙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对父女总统。4年后的今天,朴槿惠在“干政门”的影响下即将创造第六个第一,不过这一次她却没有那么幸运了,她有可能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一位被弹劾下台的总统。12月9日,韩国国会以234票同意,56票反对通过了朴槿惠弹劾案,这位把自己嫁给国家的“冰公主”也难逃下台的命运。

朴槿惠之殇——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青年力

事实上,韩国总统职务是一个高危行业,几乎每届总统都经历了亲信问题的困扰,而且通常会在五年的总统任期中第四年前后发生。李明博总统的哥哥李相德、卢武铉总统的哥哥卢建平、金大中总统的两个儿子金弘业和金弘杰、金泳三总统的儿子金贤哲等,他们都在这个敏感时期被曝出收受贿赂、洗钱、非法集资、逃税等犯罪问题。亲信出事几乎成了近几届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至于更早的卢泰愚总统和全斗焕总统,其行为更为“离谱”荒唐,分别因腐败、政变、叛国等罪行遭受牢狱之灾,后经金泳山总统赦免才获释放。

朴槿惠之殇——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青年力

“政治魔咒”笼罩着韩国的总统,也让韩国这个民主制国家命途多舛。韩国政坛的“政治魔咒”是怎样产生的呢?

1、畸形的民主制度

制度的作用本来是为了建立稳定的秩序,而韩国的民主制度却显得颇为畸形。上世纪八十年代,韩国摆脱了军事独裁的威权政治(朴槿惠父亲朴正熙最为典型),进入了民主制时期,被誉为“民主的胜利”。著名的韩国电影《辩护人》就是韩国民众追求民主的重要再现。为了捍卫民主的果实,防止韩国再次出现军事独裁,当时的韩国国会明确规定韩国总统任期五年,不可连任,我们可以称之为单任制。事实上,单任制对于终结军政府的独裁统治,实现韩国的民主转型起到了积极作用,然而恰恰是这个总统单任制却给韩国政坛的魔咒留下了根源。

朴槿惠之殇——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青年力

一般来说,普选制的国家总统候选人如果想要竞选成功,就需要使尽浑身解数来拉拢选民,各种各样的政策承诺便成为了其竞选的最佳口号。“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上任的总统也往往会施行一系列新政以彰显自己的政治能力,其结果是上一个总统换一种政策,这在其他的民主国家也还好,总统可以连任,政策也可以得以贯彻持续。在韩国,情形就变得大不相同了,奇特单任制给总统留下的时间有限,其结果只能是“朝令夕改”,即政策才步入正轨,就可能遭到下一届政府的破坏,受伤的最终还是韩国民众,这也是为什么韩国民众为什么对于政府的容忍度那么低的原因了。

据统计,韩国每年爆发的各种示威抗议达10000余次,抗议成为了韩国民众表达愤怒和不满最常用的手段。值得一提的是,韩国民众抗议的方式极为极端,自焚、削发、刺腹、抬棺都是家常便饭,韩国总统和政府在如此“血性”的韩国民众面前也都只能选择低头。此次的朴槿惠“闺蜜门”事件,愤怒的民众对如此无能的“傀儡总统”感到十分失望,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在强大的民意面前,朴槿惠也只得宣布交出权力,退到台后。零容忍的韩国国民成为了韩国政治中“压倒总统的最后一根稻草”。

朴槿惠之殇——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青年力

同韩国还是一个权力斗争激烈的国家,新千年民主党、大国家党(朴槿惠所在党派)、自由民主联合、民主国家党四大党派在韩国政坛相互撕扯多年,许多其他更小的党派也希望投身政治以谋求分得一杯羹。总统单任制也意味着韩国总统的更迭频繁,一个总统上台就只有五年的时间,这就加剧了各方的权力斗争。这也是韩国总统的“丑闻”几乎都发生在第四年的重要原因,因为,第五年要卸任,那么第四年就是各方洗牌的时间了。

除了奇特的单任制外,韩国强大的检察官制度也给韩国政坛蒙上了阴影。在韩国的制度设计中,检察官虽然由总统任命,但除了总检察长外,检察官的资格不随总统换届而改变。在韩国,检察官对案子独立侦查、判断并作出决定,即使是上司也不能改变决定,只能提出参考意见,这赋予检察官极大的自主权。此外,韩国国会还有权设立独立检察组,对总统进行调查。强大的检察官制度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保证政府和总统的清廉,但却往往沦为政治斗争的制度漏洞。每到总统任期的后半段,各方为了谋求更大的政治利益重新洗牌,强大的检察官往往成为了其赶总统下台的重要手段和工具。

2、国内财团的庞大力量

韩国民间有一句戏语,“韩国人一生无法避免的三件事:死亡、税收和三星”,三星也因其在国内的垄断性被戏称为“三星共和国”。事实上,韩国是一个在经济上很大程度地受到财阀和大公司控制国家。据韩国“财阀网”和韩国统计厅的统计,韩国国内前四大企业——三星、现代、SK和LG的总资产占韩国GDP的64%,国内前十大财团的年营业额占到整个韩国GDP的85%左右。“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三星等财团和大公司对韩国政坛的影响可想而知。上世纪六十年代,朴正熙政府为快速发展韩国经济,实施了“出口为主导”的策略。为了争取较快的发展,朴正熙政府往往会将某一个企业作为依靠对象,为这家企业提供慷慨的政府融资,并辅之以其他的政策帮助。

朴槿惠之殇——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青年力

在政府的“资助”下,韩国出现了一大批“非国有”但又与政府投资密不可分的大企业。这些企业的迅速成长在为韩国带来“汉江奇迹”的同时,也树立了难以撼动的行业垄断地位。如今,这些富可敌国的垄断财阀,影响力早已突破了经济范畴,深入到韩国社会的方方面面,诸如言论自由、教育、文化产业,甚至为数可观的政治人物、公务员、司法人员与学者等都会受到财团的影响。财阀为了自身的发展需要政府给予扶持和政策优惠;总统及其执政党则需要利用财阀提取政治资金来支持和操纵选举,维系其政治生命,财阀与政府之间的勾结利用已经根深蒂固。即使总统洁身自好,也往往难保亲属亲信百毒不侵,韩国政坛的经济丑闻也就成为了“必然”,“黑金政治”成为了韩国政坛中一个奇怪的现象。此次的朴槿惠“干政门”事件里面都有着财团的影子,“萨德”事件导致韩国财团在中国的利益受损、崔顺实收受财团的贿赂、三星note7爆炸事件韩国政府的无为,都让朴槿惠政府失去了财团的支持。这或亦是影响其下台的原因。

3、陷入大国博弈,还想博弈大国

国内各种各样的斗争使得韩国总统这个职位成为了世界上“最危险”的职位之一,韩国复杂的地缘政治也让韩国总统这个掌舵人的领航之路愈加困难重重。北有朝鲜,东有争抢“独岛”的日本,自己又深处中、美、俄三国博弈的漩涡之中,韩国要独善其身,需要很高的政治智慧。韩国的总统虽然是民选,实际上却受到来自各方的影响,特别是美国的影响(毕竟美国人在韩国有驻军,第一届总统李承晚就是最好的例子)。朴槿惠政府的倒台似乎也与其同意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导弹系统有着密切的关系。在中美俄大国的博弈中,韩国引进“萨德”导弹系统无异于在中俄朝三国门口安装了“窃听器”,这势必会引起三国的集体反制。

进入21世纪以来,韩国经济发展的最大动力无疑是中国市场,特别是“韩剧”等文化产品更是充斥着中国的市场,为韩国带来了大量的收入,各个财团也纷纷进入中国市场,谋求从中国高速的经济发展中分得一杯羹。

朴槿惠政府同意美国在韩部署“萨德”导弹系统后,中国政府就出台了“限韩令”;三星爆炸后,中国政府也作出了强硬的姿态,这种经济上的打击必然会使韩国内部陷入混乱。

是啊,文化上源于中国,经济上依靠中国,却在政治上敷衍中国,在军事上对付中国,还指望中国的支持,这是荒唐的。

朴槿惠之殇——韩国总统的“政治魔咒”-青年力

无论如何,朴槿惠的命运已经注定,下一个“朴槿惠”又是谁呢?近日网传,说青瓦台的“风水”不好,靠山不稳、道路不正之类,其实,抛开这个层面,韩国的“政治风水”确实不好:风,就是风气,古人云“公生明、廉生威”,而韩国政坛风气,一是不正,任人唯亲、邪教瓜葛,二是不廉,假公济私、腐败牟利,这就不是好风气;水,就是民心,“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而韩国首先无法独立自主,民选总统不能代表自己的人民,却代表西方势力,同时做出违背民心的事情,让老百姓怒而上街,这样离“下课”就不远了。

如果韩国不对自己进行制度修补,如果制度修补不能解决政坛风气和民心向背的问题,如果韩国仍然做出“吃邻国的饭、砸邻国的锅”的举措,那么,韩国总统的支持者和朋友必然会越来越少,其政坛的“政治魔咒”就有可能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