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就知日本身而言,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日本是一个自古以来就与我国充满恩怨情仇的国家,在地理上同我国仅有一海之隔,地缘战略性极强。而在国际形势愈发微妙的当下,这个国家的一举一动又频频引人担忧。所以,全面了解日本,处理好涉日的问题,对于我国而言是极其重要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就是这个意思。

然而,“知日”一词自出现之始,就注定了其不会太平——想在“知日”上做文章的人太多了,尤其是在日本小动作不断,越发不愿承认本国历史罪行的今天更是如此。毕竟对于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来说,如果能掌握“知日”方面的话语权,让国际社会能够按照他们的意图去“知”他们所希望外界“知”的日本,那无疑意味着他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推行他们的右翼政策。然而,很多情况下现实并不能如他们所愿,国际社会对日本目前的右倾化状态始终存在着担忧,中国,韩国这些曾被日本侵略战争严重伤害过的国家更是时刻保持着警惕。所以,这些别有用心者就更迫切的想要夺取对于“知日”的话语权。

那么他们该怎么夺呢?干嚎肯定是不行的。那怎么办?很快,他们想到了一条有效的路子----以学术为名义去进行。你们不是提倡学术自由吗?那好,我们就把我们想要推行的东西用学术的外衣包装一下,这是我们学术层面的一家之言,你总不能不给我说话的权利吧。其实这一招并不新鲜,不少别有用心的人一开始都是打着学术的幌子干坏事的,比如那个后来成为纳粹宣传部长的戈培尔博士,再比如日本在侵华时鼓吹的“满蒙非中国论”等等。于是,经过一番操作后,一批“知日派”学者就这么粉墨登场了。

那么下面,我们就可以说一说我们的主角了----复旦大学的历史学教授冯玮。这头衔一下子能把不少人给吓着,好家伙,复旦大学那可是国内响当当的高等学府啊,在那里面当教授还了得?确实,近些年他也火了那么一把。因何而火?没别的,就因为他以“知日派”学者的身份参加了几档节目,又发表了一大堆奇葩的言论,然后奇葩的成为了“日本问题专家”。请注意,在这里,他“知日派”学者,“日本问题专家”的头衔被打上了引号。为什么?因为他所“知”的日,实在是太荒诞了,以至于让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复旦大学历史教授能够说出的东西----这种荒诞甚至达到了无耻的地步,各种偷换概念各种虚假证据还有那谜一般的打滚,实在是无力吐槽。不禁想劝冯教授一句,等您什么时候知道个礼义廉耻善恶是非了,再出来搞知日吧。

当然说到这里估计冯教授会不淡定地跳起来,然后更加不淡定地指着我的鼻子大骂我是谣棍,然后还可能扬言以人身攻击为由将我起诉一番。毕竟他堂堂一个教授,谁能挑战他的权威啊?他那颜面得多尊贵啊,就那么啪的一声抽了他的脸蛋,他不得直接跟你急?那怎么办?当然,脸蛋还是要抽的,不过我们不抽,我们就不妨帮他老人家回忆回忆他自己都说过的话,让他自己来抽。

那么,这个冯教授都说了些什么呢?我们不妨看看。

首先是冯关于卢沟桥事变的言论,在此感谢察网的取证。

从这位冯教授的这几篇微博中,我们大概看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开始,他声称卢沟桥事变说不定是中国军队,且是指挥官受中国共产党影响的中国军队先放冷枪,这才导致了“冲突”,日本才进行全面的侵华。而后来,他干脆把“冷枪说”写入了标题为【真相】的博文里。

哦……那就是说,这个冯教授觉得,卢沟桥事变的真相,应该是中国的军队先放的冷枪,然后多项资料中显示本没有全面侵华准备日本高层接到了这个“不祥的情报”,然后觉得有什么坏事将要发生,于是后来冲突升级侵华战争就爆发了……

啧啧…日本人来到了中国的土地上,在华北地区演习,演习的过程中声称士兵走失,在这个过程中又挨了中国军队的冷枪,然后冲突就发生了,然后日本人就侵华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是日本侵华中国的那顿冷枪起了极大的作用啊?这是表示日本人侵华中国人也有责任了?我们姑且不去说你这真相到底是不是真的,就说你丫这特么什么逻辑?噢,日本人先前入侵了中国吞了东三省后来又鼓吹华北自治然后派遣大量军队进驻华北然后耀武扬威的进行演习,这就是你所谓的“多项资料表明日本本无全面侵华准备,防止事端扩大”?他先前抢了我们的资源丰富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东三省,然后又通过“华北自治”的手段把华北与民国政府割裂开来,然后在华北提高军事存在,接着进行一次又一次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我想稍微有那么一丁点军事常识,啊不,只要脑袋没问题的人都能清楚日本这是想要干什么吧,第一步获得战略后援基地,第二步向南蚕食,第三步进行大规模军演。还有比这更充分的准备吗?他在华北进行演习是干什么的?除了作为全面进攻的预演以外还有第二种可能吗?强行闯到别人的国土上进行的总不能是防卫演习吧,防卫还能防卫到别人的国土上去?

我们再说说日本这种行为,他一路打进中国,侵害的是中国的国家主权掠夺的是中国的资源屠杀的是中国的抵抗者和平民压榨的是中国沦陷区的劳苦大众!我不知道除了侵略外还有什么能够定义日本人的这种行为。那对于侵略者应该怎么办?难道不应该抵抗?难道说被侵略者的屠刀杀死死前还要默念啊我该死我的血脏了太君的刀?要是这样想那不是和全中国的人民过不去吗?日本侵华,早就该举国抵抗了。国民政府先前的不抵抗政策,已经造成了大量的国土沦陷把大量的百姓推到了水深火热中去,这也是遭到了严厉的谴责的。可以说在那种危机的关头抗日应当是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义不容辞的事情!如果当年29军将士们真的对日本人开了冷枪我们只能说打得好,不过打的轻了晚了,应该长枪短炮一起招呼,应该大举反击,应该在日本侵略军踏上中国土地时起就把他们往死里打,这才像话。如今你冯玮谈卢沟桥事变,一不谈日本人在卢沟桥事变之前的侵略对中国人造成了多少苦难,二不提日本人是怎么把大军开到华北的,三不说日本人在我国国土上进行的这一系列活动是否具有正义性与合法性,而是阴阳怪气的来上一句:日本人演习结束前遭到了中国人的冷枪不久后日军就开始了全面侵华。这是何居心?

哦,听说冯教授喜欢说别人断章取义,你看先前 @平民王小石 就中枪了。所以这回呢特地选了这几张图,冯教授你看这都是你自己说的吧,你看你在这几篇微博里说的话截得一字不差吧,你这几篇微博里面的观点就这几条吧,这回不是我们断章取义了吧,你看你自己在微博里都把你言论的出处标出来了,连页码都有。

然而他冯教授的奇葩言论还远远不止这些。我们接着往下看。

看到这里我们不由得笑出了声,我说你一个“知日派”,怎么嘴里就蹦出了类似于果粉的言论?你让人家起码还讲讲反对侵略的果粉情何以堪?不了解抗战历史的要是去你那里补课,那还不得把脑袋补坏了?当然,既然你开了这个口,那也就怪不得我们亲自抬起巴掌抽向你那无比尊贵的脸蛋了。哦,你的意思是,国军死的将领多也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情?这是什么逻辑?听说过夸耀杀了多少敌人的,还没听说过夸耀自己死的人多的,最后顺带着提了句中国共产党就牺牲了左权一人,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无非就是想说我党在抗日过程中没有出力吗?然而你不觉得你这种说法太可笑了吗?

你问共军方面除了左权牺牲还有谁,那好,我告诉你:抗战时期八路军阵亡旅以上干部114位,抗联支队以上干部42位,新四军团以上干部44位,共计200位。你可能哈哈一笑说你看看共产党军队牺牲的都是团旅级别的中层军官国民党军队牺牲的可是将军,那我可以继续告诉你,抗战那年头陈赓也就是旅长,刘伯承也就是129师师长,好了,我问你,我党牺牲的这么多旅团级干部算不算是高级干部?如果你翻翻这些牺牲干部名单,你就会发现他们多是身居要职。

我还可以告诉你另外一点,抗战开始时 共军人数包括陕北45000.江南10000.海南等零星数千.合计近6万. 国军根据国方统计约170余万. 抗战结束时 共军91-93万. 国军约530余万。我觉得小学数学水平都能看出共产党阵亡高级指挥员代价比率远远高出国民党,而如此高的干部牺牲比率,也证实了我军干部身冲锋在前,身先士卒的传统。好了,现在我问你,你在微博中扯着嗓子干嚎这些你是何居心?你堂堂一个名牌高校历史系教授,你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些可以说是基础历史知识的东西吧,那你这个历史教授是怎么当上来的?那么,如果你知道这些的话,那么你出此大言不惭之“高论”,我们可否认为你这是别有用心?如果不是,那是什么?当然了,如果你想诡辩的话我已经替你想好该怎么说了:你可以说共军确实没有将军牺牲,毕竟那个时候我党军队并没有实行军衔制,哪里来的少将中将上将?但如果你这么说,我就想问你,好玩么?有意思么?满地打滚很好看么?

我们再来说说左权同志牺牲的问题----1942年5月日本军队出动大兵团突袭八路军前敌指挥部,左权负责断后,同年5月25日在山西辽县(现左权县)的十字岭突围战斗中被炮弹击中头部牺牲。1942年10月10日,公葬左权的仪式在涉县举行,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亲笔撰写并手书了《左权同志碑铭》。好了,既然你冯大教授认为左权不是战死,那我问你,一个军队指挥官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付出了生命,这不叫战死叫什么?军人在战斗中牺牲不叫战死还能叫意外事故?那所有的战死都可以叫意外事故咯?现在我很感兴趣,你冯玮大教授是怎么定义【战死】这个概念的?一定要端着枪冲在最前面然后第一个倒下才叫战死?指挥官在自己的指挥岗位上牺牲就不是?那你凭什么认为同样作为军事指挥官的那一百多个国民党将领是战死?为什么要特意提出左权“不是战死”?如果你真的不是别有用心的话,那我很怀疑你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啊不!体育老师也应该明白战死是什么意思啊。当时国防大学的房兵老师好像要就此事和你辩论,你怎么不提此事然后把话题转到人身攻击上面去了?这就是一个堂堂的【复旦大学历史教授】的所作作为?而在微博的末尾,冯大教授却一脸悲叹地大呼“想掉眼泪,愧对先人”,我说究竟是谁在歪曲历史?你一个历史学教授起码得有点对历史的尊重吧,我为你感脸红。

当然作为一个“知日派”,冯教授学着果粉黑黑我党顶多算是个副业,他关键还是要为他的大日本说话,比如像这个样子。

哦,一股恶心的气息扑面而来……

为什么说恶心呢?恶心就恶心在其无耻之至的混淆概念上。在这里冯大教授传达了两条信息,第一,日本的极右分子都反美。第二,引用百田尚树“如果南京大屠杀是屠杀,那么东京轰炸,原子弹轰炸也是屠杀”的言论,试图佐证其日本极右翼分子都反美的观点。

于是,一个关键词出现了----反美。看来冯玮想说的是,日本的极右翼分子都是反美的。这里就非常有意思,其实日本极右翼分子都反美这句话本身没什么问题,毕竟日本极右翼思潮是当年日本法西斯的东西。但是,有一点必须要弄清楚,极右翼分子和右翼分子是等同的吗?显然不是。另外,虽说日本的极右翼分子反美,但是如果不反美只反中,难道就一定不是极右了吗?冯没有说。另外还有一点,极右当然是国际社会人人共讨之的事情不假,但这是否说明日本现在还不算是极右的右倾化,并在这种右倾化趋势下扩张军备否认历史就是正常的,就不需要警惕?冯也没有说。

所以说冯玮他不是在混淆概念是什么呢?他强调日本的极右翼反美,潜台词无非是说当下亲美的日本右翼政客不是极右呗。这听起来像是废话,但其实很精明----因为用区区一句废话,就把日本右倾化需要我们引起警惕这重要的一点给轻轻带过了。日本的右翼政客当然不是傻子,当下他们谁会采取极右的手段挑衅全球?他们的目的无非就是洗白自己的黑历史,毕竟日本右翼对于历史罪行的不忏悔是以不承认的形式表现出来的,而不是把自己的黑历史抱住不放。所以他们怎么可能把他们过去的极右行为再高高捧起?相反,他们还得抱好美国这条大腿,以此更顺利的去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所以,冯大教授的这篇微博,看似是在给我们讲日本极右翼的特点,实际上却是为当下的日本右倾化开脱啊----先抛出一具人人喊打的腐烂躯壳,然后让人们自行对比:你看看日本政府今天可不是这副人人喊打的样子了吧,你们不用像防着当年那个恶棍那样防着现在的日本。但是,往往,被全世界集火而扑街多年长毛发臭的腐尸,在今天除了恶心人之外是闹不出什么动静的,真正干坏事的是还活着的坏人。至于当下这个还活着的日本右翼政府搞这一系列动作,它的真实嘴脸究竟是什么,冯教授打死也不会给你们说的。

然而还有更恶心的。

首先是关于钓鱼岛方面的,这里再次感谢察网的取证和打脸!

我就看看不说话,外交部那是在引述和批评日本的说法,况且是已经加上了引号注明,这就是你冯教授嘴里的中国外交部“言必称尖阁诸岛”?你为自己开脱倒是在意料之中,但是用这样低劣的手段,您是在侮辱各位看官和批评你的人的智商吗?

当然,你冯大教授也一向是奇葩逻辑持有者,我们都看习惯了。

呵呵呵呵……你这篇微博啊,也是滑稽的不要不要的,对对对,谋划和中国的战争不等于谋划发动侵华战争,然而,日本和中国的战争无非是两种情况:日本入侵中国,中国入侵日本。我国一直以来奉行的是什么外交政策你冯大教授不知道?我国什么时候进行过侵略战争?又怎么可能去进行侵略战争?那你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是什么个意思?当然日本完全可以像当年在东北那样,以“自卫”为名义发动侵略,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根据你冯大教授在卢沟桥事变话题上的表现看,你会说些什么,我们不敢仔细琢磨。

对于日货问题,冯大教授说的话更是差点把我们吓死!

真稀奇啊,共产党,社会主义竟然是日货!原来在你冯大教授看来,这些名词是先由日本翻译然后传入中国的,于是就可以称之为日货?马克思要是知道了这话估计早就已经哭晕了,要是按冯的这种神论,那【革命】应当是正宗的国货啊,因为这个词语最早是出现在我国的古籍上面啊;继续按这种奇葩的逻辑去想,难道一汽丰田,广东本田,东风日产这些都是正宗的中国车了?毕竟是汉字命名本土生产啊;如果想较真,那日文也是国货啊,它里面的平假名片假名难道不是参考的汉字?哦,【可口可乐】一词是中国人翻译的,非常经典,那这种世界上最畅销的饮料也是中国的了?所以,冯大教授你自己能认同你这种荒唐的逻辑吗?

然而人家冯教授就是那么任性,人家就是要继续发表神论。

其实严格地说,这次神论的原创者不是冯本人,但是在这种神论出现后,很快冯大教授就进行了转发,并且冠以【常识】之称谓。我不知道你冯大教授是真傻呢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我们就说一个最保守的数据,新华字典里收录了20959个汉字,52万个词语,这还不算未能收录的生僻字和更多的词语,以及出现的新词。但是就以新华字典的收录数量看,这种神论就经不起推敲----如果日语词汇占现代汉语的80%,那这本词典里四十多万个词都得是来自于日语,你自己觉得可能么?现代汉语在形式上和明清的白话文差得不多,那很显然大部分字词句是沿用白话的,同时现代汉语中的词汇中还有相当多的一部分是明清之前就出现并沿用至今的,比如百姓 师长 谗言这些词商代就有;另外还有大量的成语现代汉语也在用。而这些就占了现代汉语词汇极大的比例了,现代汉语词汇80%源于日本想想也是扯淡啊,严重不合常识啊!然而,就因为这个神论把日本捧得很高,于是我们的冯教授就在转发的时候加上了【常识】二字。

我的天呐,我们尊敬的冯玮教授知的是哪门子日啊,媚日就算了,给日本右翼洗洗地也就算了,我们也就笑笑不说话,但是你各种无下限无原则无节操,让我们不禁想问,你真的具有一个知识分子起码的操守吗?尤其是你还在高等学府担任教授,这种误人子弟为师不尊的行为真的是道德所允许的吗?更何况你还是个历史工作者,你对于历史客观性起码的尊重又在哪里?你说你“知日”,然而你连知耻都做不到啊!

或许冯大教授也觉得自己的奇葩言论太多了,于是悄悄的把一些不堪入目的内容悄悄地从自己的微博中撤走,然而,如果自删都有用的话,那还要截图做什么?不过我们的冯教授似乎觉得这样可以瞒天过海。这不,他又发了这样一篇微博。

相信你?哦呵呵好冷的一个笑话,你让我们怎么相信你?你先想想怎么把你那一摊子东西自圆其说了再谈别的吧,哦,你留下的荒诞言论可不少,本文只是随便选了几张典型的拿出来吐槽一番。所以,很抱歉,冯大教授,冯大学者,冯日本通,我们实在是没法相信你,也绝对不能相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