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复旦大学的冯先生说察网中国污蔑其名誉,要到法院状告察网中国,听到这句话,笔者也就呵呵呵笑了,既然冯先生年老记性差,忘了自己曾经说过啥话,那笔者就代为其劳,帮你回忆一下吧。

1.冯玮:【真相】七七事变争端导火索其实在于中国!最权威学者合撰的《日本史大系·近代》称:1)有人黑夜向日军射击,“对方是受共产党影响很深的国军第29军。”...3)卢沟桥事发突然,日本并无全面侵华准备。”

评:日本战犯侵华罪行自供词上说失踪士兵是自己回来的,而不是“找到”。日军为何能驻扎在中国北京,在中国演习?你反击过这些吗?

2.冯玮:“日本无条件投降”是一个“错误常识”,仅是日本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不包括日本政府,而且有保留天皇制条件。此等无理谬论在历史证据面前不堪一击。原文:《冯玮:67年前,日本果真“无条件投降”了?》http://opinion.huanqiu.com/1152/2012-08/3028653.html

评:冯先生,您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应该认识下面这张图写的什么吧,对此您还有什么好说的?您力挺日本修宪在军事上正常化,到底是不是在给日本开第一枪的权限?您在安倍极力推动修宪关键时期又公然跳出来极力宣传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对中国有益,您到底是不是中国人!另外,您口口声声称日本“无条件投降”是常识错误,目的恐怕是为了让日本军国主义复苏有法理有依据吧?!

3.冯玮:推荐:《中日战争扩大化的真相》《中日应该怎样面对历史》。推荐理由:NHK属于“理中客”媒体......

评:①NHK属于日方媒体,冯先生作为中国人,居然听信日本人的一面之词,还大放厥词“兼听则明,偏信则暗”;②纵观整部纪录片,居然没有出现一处“侵略”字样,在南京大屠杀的史实介绍过程中没有出现一处“屠杀”字样,用词居然是大扫荡,根本不承认屠杀的事实,更别说做反思忏悔了。③终于知道冯先生的种种扭曲历史观点的出处了。

4.冯玮:【《九一八事变前中日关系的重要侧面》】1)1928年蒋介石上台,致力发展民族工业,鼓励“抵制日货”。但9·18事变前日本对华投资占对外投资81.9%;对华贸易占外贸24.6%,必然冲突…

评:冯先生你绞尽脑汁挖中国过失,为日本侵华寻找借口,居心何在?

5.冯玮:“打个比喻,你家里有十个小孩不停练武,父母还经常教育他们隔壁跟我们有仇,总有一天我们要对他们进行一番教训。你想作为隔壁人家(日本)是不是总归要有所防备…日本修宪成为(军事)正常性国家,对任何国家都不是坏事…不要妖魔化日本”。附:《视频:中国应该警惕日本而不该妖魔化》http://v.ifeng.com/mil/arms/201303/584bdc07-1840-45e0-8f69-380da9e6d00b.s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评:冯先生您反对我们妖魔化日本,可是为什么肆无忌惮地妖魔化中国?"隔壁人家"修改教科书、否认大屠杀、拒认慰安妇、霸占钓鱼岛,疯狂修宪扩军,这些您不管也就罢了,可是您为什么在给"隔壁人家"制造理论根据,把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了中国人的头上,请问,您的用意到底是啥?

6.冯玮:“日美《冲绳归还协定》宣布日本享有冲绳主权,因此罗援说琉球绝不属于日本错了”事实上《冲绳归还协定》根本非法,中国断然否定其合法性,而且该协定也仅仅声明日本对冲绳(即琉球列岛)享有行政权而非主权。

评:人民日报:《钓鱼岛不是日领土,冲绳也不是》。冯先生,您言必站在日本立场,笔者只想问,您还是一名中国人吗?

7.冯玮:@主持人杨锐不了解抗日战争历史,上我这儿来补补课。先告诉你国军是怎么抗日的:自卢沟桥事变至1945年6月,国军少将以上军官共牺牲115人。其中上将8人,中将42人,少将65人。共军除了并不是“战死”的左权,还有谁?我读到那些被歪曲得不成样子的“抗战史”就想掉眼泪!愧对先人啊!

评:左权将军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而指挥突围过程中被敌人炮弹击中阵亡。连朱德总司令都赋诗纪念左权将军是与日寇作战战死,冯先生有何凭据诽谤左权将军不是“战死”呢?难道这种对于抗日先烈的造谣诽谤罪责用一句轻巧的“党史学术探讨”就可以既往不咎吗?难道教育部就是这样开展“党史学术探讨”的吗?

8.冯玮:中国现在不应该是保钓,而应该是夺钓。
评:夺钓?冯先生的意思是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您这概念偷换的可以啊。如果您还不懂,笔者给你举个实际点的例子吧:假如某教授的夫人被劫匪挟持,当别人告知教授你快去保护你的夫人时,教授说:“我不是保护夫人,而是要去夺下那个女人。”试问,冯先生,你是不是这意思?

冯教授,怎么样,之前说过的话都想起来了吧,现在您还想状告察网吗?话跟您说明白了吧,知道之前炎黄春秋状告郭松民、梅新育是啥结果吗?就这么跟你说吧,炎黄春秋就是您最好的榜样!最后送上中国政协新闻网的一篇《“知日派”们也应有起码的历史认知》结束本篇文章(http://cppcc.people.com.cn/n/2015/0509/c34948-26972634.html),号称知日派的这一批人,虽然都是中国人,但是观点却缺乏中国历史知识的支撑,也缺乏对中国人的了解。中国人真的爱记仇吗?当然不是。如果记仇,怎么会有二战后曾经友好的中日关系?恰恰相反,中国人是大度的,但大度不代表我们就要忘记民族屈辱的历史,我们记住历史恰恰不为复仇,而是要警惕历史,不让同样的历史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