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2日,北京的天晴了,但舆论场上的雾霾仍未散去。早已对雾霾成因、什么时候风来、雾霾的危害有多大等等老调审美疲劳的舆论场,这几天又找到一句焦点:北京的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其他地方的孩子都是“绿萝”。原来北京的孩子由于红色预警,不用去上课,而其他雾霾地区的孩子,却因为学校要等“上级通知”坚持上学,直到有媒体报道,方才放假。

事件还要从头说起。

12月16日20时,北京市预警中心、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指挥部办公室启动了2016年首个“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红警”启动期间,国Ⅰ和国Ⅱ轻型汽油车禁止上路行驶;国Ⅲ及以上机动车按单双号行驶;企事业单位可根据空气污染情况采取错峰上下班、调休和远程办公等弹性工作方式。“红色预警”启动后,随后的17、18号两天周末,北京上空虽有雾霾,但是污染指数不至于“红色预警”的程度,个别网民戏称又被预警给“骗”了。

19日,本周工作日第一天,浓浓的雾霾,给了“嘲笑”预警不准确的网民当头一棒。“大范围雾霾今迎最严重时段 ‘霾区’扩至11省市”“河北多地空气质量‘爆表’ 石家庄PM2.5指数超过1000”“我国霾区达75万平方公里明起范围扩大”等标题的新闻开始大量出现在各大新闻平台。

截至2016年12月22日15时20分,中青舆情监测室共监测到有关本轮雾霾的舆情信息共计863482条,其中新闻81866篇,APP新闻38962篇,论坛及博客64772篇,纸媒3383篇,微信63182篇,微博原文111190条、转发483661条,其它16466条。

在本轮关于雾霾话题的舆论场,除了对如何治理雾霾、雾霾的“元凶”到底是什么等老话题的讨论外,本轮舆论场,有关“雾霾假”的讨论开始占据各话题上风,而这一讨论就是“花朵绿萝”论的前身。

据环保部通报称,12月18日,中国中东部地区持续大面积重污染天气,日均浓度达到重度及以上污染的城市共有71个。其中,全国达到严重污染的城市共24个,8个城市出现AQI小时值“爆表”情况。在16日北京启动“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后,北京市教委要求,各区教委、各单位已按照《北京市教育委员会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2016年修订)》及本区分预案,从严执行红色预警应急响应措施,小学、幼儿园、少年宫及校外教育机构停课,中学(含初、高中、中等职业学校)实施弹性教学方式。高等院校要严格落实红色预警指令的有关措施要求,指导学生安排好在校的学习和生活,减少户外活动,停止户外体育活动、社团活动、社会实践等活动。

尽管重度雾霾几乎在同一时间内覆盖了全国多省市,但是同样遭受重度雾霾天气的其它省市的学生们,却未同样得到停课这项“待遇”。尤其当新闻报道“石家庄PM2.5破千,中小学不停课,教育局:等通知”,此新闻一出,舆论场瞬间炸开锅。除此之外,其它省份关于未执行停课通知的新闻也再次进入大众视线。

有舆论基础的议题必然会由恶性个案引领至舆论高峰。

据媒体报道,19日,河南安阳临淇镇一中学无视当地教体局的停课通知,在雾霾天中仍组织400多百名学生在操场进行考试。对此,该校校长冯计生表示“组织都组织了,就考完吧。”该新闻一出,引起舆论场对“到底考试重要还是身体重要”的激烈讨论。21日上午,林州市教育体育局发布《关于对临淇镇一中重污染天气下违规组织考试的通报》,通报内容显示“责成临淇中心校深刻检查,在全市进行通报批评;对临淇中心校校长韩保禾戒免谈话;责成临淇中心校立即停止一中校长冯计生职务,接受调查处理。”

@我是修行千年的板蓝根丶:这学校就过分了,命重要还成绩重要?!

@Cclx-土豆先森:奇葩,估计连字都看不到吧,还在操场考试。

@A-Z跃:真的不要和河南人比谁成绩好!别人是用命来拼的!

南方都市报发表《重大雾霾天停课规定不能打折扣》认为,钟南山院士早就说过,阴霾天甚至比香烟更容易诱发肺癌。除此之外,已有大量研究证明雾霾会导致和诱发心血管和呼吸系统疾病。也是基于这个理由,在重大雾霾天停课已经成了一种价值共识。退一步说,不停课也可以,只要能让孩子远离雾霾。因此,读到“林州市临淇镇一中组织四百多学生在操场上露天考试”的新闻时,我真的很诧异。重度污染天气下户外考试,这又与“吸毒”何异?

而在20日,河北新闻广播报道《石家庄PM2.5破千中小学不停课教育局:等通知”》,该新闻引起媒体及网民的高度关注及热议。网络上开始出现各种调侃的段子:“北京的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天津的孩子是祖国的绿萝”“石家庄的孩子是祖国的绿萝”“榆次的孩子是祖国的吸霾器”“宝鸡的孩子是祖国的草坪”。

@童虎仔:地方教育局应该有独立的权力!雾霾放个假都要一级一级的批和等!

新华每日电讯发表《雾霾爆表停课慢三拍是失职行为》一文表示,学校停课有章可循,而且其他城市也有样本可供参考,但为何在雾霾最严重的石家庄,这一应急举措迟迟无法得到落实?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不外乎两种,要么是提前制定的预案不科学,要么是应急反应机制不到位。更深层面,是地方有关部门执政为民、履职尽责意识强不强的反映。公民健康权必须得到保障。预案规定雾霾来袭学校可有条件停课,这本是政府部门积极作为主动负责的表现,如果置若罔闻无动于衷,使民众尤其是未成年人健康受到潜在损害,无疑是一种失职。

在网络舆论场不少网民认为,石家庄教育局在面对此次重度雾霾天气时,对于停课一事“慢半拍”并不只是因为之前“乌龙事件”而引发的迟疑心理,“霾就在眼前,迟疑的是什么呢?押赌注于风会不会马上来?”近两成网民认为,这是“一切以‘唯上论’‘唯一把手论’的官僚作风”。

@huangtao:为什么要等通知呢?因为教育局不是管教育的,是官僚机构,只能呵呵以对。

没错,说相关机构太过“人治”也好,‘唯上论’也罢,所言皆有之理,不过造就“花朵绿萝”论的原因不止如此。地方差距、官僚作风等等皆为舆论场所诟病的话题,在雾霾之下,借由主张孩子健康的话题,而连带讨论出来,并非偶然。如果说“花朵绿萝论”只是“不患寡患不均”的一种表现,不如说它潜台词是:每个公民都不该是“绿萝”。

但据媒体报道,从周末开始,新一轮污染天气又将袭卷京城。北京市环保监测中心预计,周六当天的空气质量为轻度污染;25日为中度至重度污染。雾霾治理任重道远,如何通过应急相应机制最大程度上的保证人民健康,想必将成为雾霾治理道路上又一个亟待解决的课题。(本期策划:王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