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青在线北京2月3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蕾)据韩联社2月1日报道称,韩国法务部出入境管理事务所去年年底针对境内孔子学院的部分中国籍教师暂停签发和续发签证一事,引起各方关注。

事情源起于去年11月,位于韩国首都圈的某大学为已在该校孔子学院工作5年多的中国籍副院长申请E-2签证延期一年,但未获批准,致使该副院长于上月返回中国。此外,该大学还为签证有效期即将届满的5名现任中国籍教师,以及5名新任中国籍教师续签和申请E-2签证,也均未办妥。

韩国法务部出入境管理事务所给出的理由是,孔子学院的雇佣关系及工资发放体系不符合E-2签证签发标准。并解释称,去年8月至9月,事务所发现孔子学院聘用的中国籍教师与中方签劳动合同,且由中方发放工资,不符合E-2签证发放标准,因此依法办事未延长或签发部分签证,除此之外别无他意。

孔子学院(英文:Confucius Institute),是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在世界各地设立的推广汉语和传播中国文化与国学教育的文化交流机构,属于中外合作建立的非营利性教育机构。致力于适应世界各国(地区)人民对汉语学习的需要,增进世界各国(地区)人民对中国语言文化的了解,加强中国与世界各国教育文化交流合作,发展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促进世界多元文化发展,构建和谐世界。主要提供下列服务:开展汉语教学;培训汉语教师,提供汉语教学资源;开展汉语考试和汉语教师资格认证;提供中国教育、文化等信息咨询;开展中外语言文化交流活动。

鉴于中韩两国文化交流密切,韩国又是来华留学生最多的国家,2004年11月21日,中国第一所海外孔子学院在韩国首尔建立。截至去年年底,全球已有140个国家建立了511所孔子学院和1073个中小学孔子课堂。2016年中外专兼职教师达4.6万人,各类学员210万人,举办各类文化活动受众1300万人。

此前,孔子学院在韩国的发展一直很顺利,为什么现在出现了学院教师拒签事件?韩国官方所说的“别无他意”,在韩国媒体看来却是韩国对中国“限韩令”的反制措施。

此事不禁让人联想起去年国庆节期间,中国部分游客在济州岛遭拒绝入境被关入小黑屋事件。韩国官方给出的解释是,任何国家都有审查签证的权利,即使办理完签证,也有被拒绝入境的可能。比起中国人来,对其他国家的人拒绝入境的情况更多。对此,韩国媒体也认为是韩国对中国“限韩令”采取的反制措施。

哪里来的“限韩令”?韩国媒体乃至韩国政府为何仍然感到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韩国方面普遍认为这与“萨德”入韩导致韩中关系趋冷有关。

去年7月韩美正式宣布在韩部署“萨德”反导系统,损害了中国及相关国家的安全利益。自此,韩国一直担心中国会对其采取报复措施,对于中韩交往过程中发生的一切事情,都极为敏感。更心虚地造出“限韩令”一词,把一切对韩国不利的事件纷纷对号入座至“限韩令”范围。“限韩令”又衍生出“限演令”、“限游令”、“限贸令”等分支。而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去年11月2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明确回复,官方从未听说所谓的“限韩令”。

韩国娱乐界对“限演令”忧心忡忡。韩国媒体称,韩国歌手在华活动几乎停摆,中方不仅不批准韩国歌手在华举办演唱会,电视台也停止邀请韩国明星出演节目。韩国籍艺人和在华制作电视节目的韩国编导在华活动全面受阻,有的编导干脆回国。韩国明星的在华活动从去年10月开始亮起了红灯,部分歌手在华活动被取消,鸟叔PSY、黄致列等韩国艺人上电视节目的镜头被打马赛克或全部剪掉。宋仲基代言的手机广告也被台湾演员取代,刘仁娜在中国电视剧《相爱穿梭千年2》中遭换角,韩国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曹秀美和钢琴家白建宇在华演出相继被取消等。

中国政府去年12月批准了韩国双人组合乐童音乐家在沪举办演唱会(800座)后,韩国艺人在华进行的小规模演出接连获批。韩国舆论由此摸索出,中国政府会逐渐批准在北京、上海等地举行的2000座以下小规模演唱会,但何时全面批准韩国歌手在华表演仍是未知数。

三家韩国航空公司未获准在春节期间开通包机航班、航运公司被迫削减邮轮班次,韩国旅游界对“限游令”忧心忡忡。韩国法务部1月30日发布的《出入境和外国人政策统计月报》显示,2016年中国赴韩游客虽然首次突破800万大关,达到826.8万多人,但从去年下半年起,赴韩中国游客数量持续呈减少趋势。特别是今年春节期间跟团游的中国游客人数大幅减少,一些韩国旅行社表示,他们接待的跟团游人数比去年减少了20%至50%左右。春节期间入住乐天酒店首尔、首尔明洞乐天城市酒店、明洞L7酒店的中国游客预定量同比减少20%。济州特别自治道观光协会还推测,今年春节期间,乘坐飞机和邮轮赴济州岛旅游的中国游客人数同比将减少16.6%。

中韩自由贸易协定联委会第一次会议1月13日在北京召开。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在会上表达了对“限贸令”的忧虑。

韩国媒体报道称,韩方在会上一一提及决定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后中方采取的对韩限贸措施,如启动针对POM塑料的反倾销调查等。

去年12月,中国质检总局公布2016年进口电子座便器产品监督抽查情况,106批被检进口产品中有47批不合格,其中43批为韩国产品。中国质检总局1月3日公布“2016年11月未予准入的食品化妆品信息”,共有19批次近11吨韩国化妆品被退回。韩方称,虽然19个批次化妆品未获准入华责任在于韩企,但最近退货批次数量大增。中方就此表示,迄今因卫生质量问题被禁止进口的化妆品中,韩货仅占极少部分,并未对韩采取歧视性措施,只要严格遵守法规就不会发生类似情况。

对于“限演令”和“限游令”,韩国媒体表示并不十分担心。有报道称:韩内容产业无惧“限韩令”,2016年出口额破60亿美元。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和韩国文化产业振兴院1月15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韩国内容产业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7%,达105.2万亿韩元。其中,内容产业出口额同比增长8.3%,达63.1亿美元。

韩国媒体还推测,赴韩旅游的中国散客剧增,有望弥补跟团游客减少的缺口。实际上,在1月27日至30日期间,乐天免税店和新罗免税店首尔店的中国游客消费规模分别同比增长23%和10%。

对于“限贸令”,韩国似乎在寻找反制的机会。韩国贸易委员会1月20日召开第362次会议表示,调查发现中国向韩国出口胶版存在倾销行为,并决定向企划财政部建议对中国产品征收反倾销税,税率达5.73%至10.00%。

3日上午,美国新任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与韩防长韩民求在首尔举行会谈,强调“萨德”反导系统是只针对朝鲜导弹威胁的防御系统,并就按计划于年内部署和启动“萨德”系统达成共识。“萨德”问题对中韩关系的影响恐将继续发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