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政治乏力引发政治发展问题反思

国际社会在惊讶、惊恐中度过了不平静的2016年。这一年中,民粹思潮、排外主义、功利主义泛滥;政治对抗和政治自私占据国际政治头条;政策碎片化和政治不确定性增加;政治失序或失范令政治观察家和民众如坠迷雾。同中俄等政治大国治理整顿、强化权威不同,西方政治阵营政治发展乏力甚至衰退的一面暴露无遗。

这引发了有关民主以及政治发展的新一轮探讨与反思。事实上,二战结束以来,民主问题一直是国际政治领域争论的焦点,也是西方世界打压他国的武器和工具。25年前苏联东欧国家的分崩离析,就与落入西方“民主、自由、人权”等陷阱不无关系。可如今,西方政治阵营自身竟陷入了“民粹主义和对抗政治的泥潭”,对它来说,正可谓成也民主,败也民主。这些年来,西方国家不计后果地极力对外输出民主,导致“民主异化、民主变质、民主赤字、劣质民主”等政治乱象,国际政治生态急剧恶化。在西方世界内部,政治极端势力和民粹势力滋生蔓延,保守主义和排外主义泛滥,权力斗争不时触及政治和党争的底线。西方有识之士已认识到,西方政治遭到了少数人绑架,西方国家政治运行遭遇了政治“塞车”。

面对西方政治现状以及复杂多变的国际背景,中国独特政治道路的国际影响和历史意义凸显出来。20年多前“冷战”结束后,中国没有重蹈苏东剧变亡党亡国的覆辙,而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实现经济发展和民族复兴,始终保持改革、发展、稳定的良好势头。特别是在世界性金融危机爆发后,西方社会经济制度和社会治理模式或碰壁或搁浅,国际上不少国家面临不稳定和不确定的未来,中国处变不惊的应对和表现显得尤为凸出,中国经济愈益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强大推动力。

经济上的成就不是孤立的,“中国奇迹”的基石在于政治经济体制的相互促进。中国稳定的政局和政治治理形式作为经济发展的保障机制,起到了保驾护航作用。同西方国家一些学者继续局限于“民主-专制”“西方-非西方”的两极对立思维模式不同,中国全面、务实的政治发展为当今国际社会提供了替代性答案。

中国排除西方干扰实现全面政治发展

当今国际政治思潮和政治实践中,被西方垄断的“民主”概念已被滥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多年来从未放弃以“民主化”为手段对我实施“分化、瓦解”。他们不时按照西方模式和标准开出“自由、民主、人权”等药方,希望中国照方抓药。面对国内外种种风险和挑战,特别是“藏独”“疆独”“台独”“港独”以及民运分子的伺机而动,我们一定要保持政治定力,在话语体系和理论构建中坚持全面的政治发展观。

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的特征与优势包括:一、稳定性:稳定性体现在稳定的政治秩序、有序的政治参与、法治与民主并行、有效的国家治理能力等几个方面。二、发展性:谋求发展是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的出发点和目标。政治发展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有机组成部分,与经济发展、社会发展、文化发展、人的全面发展相互协调、相互促进。三、持续性:当代中国政治发展按照社会主义改革发展总体事业的部署而连续进行,一方面始终与国家发展战略保持同步,另一方面也有自身战略、规划、步骤,是持续、循序渐进的发展过程。四、协调性:协调性既体现为政治发展价值目标——民主、法治、稳定、秩序、廉洁、效能之间的协调与平衡,又体现为政治发展与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相互协调。五、包容性:提倡“包容性”,意味着不拒绝一般意义上的民主,而是以全面政治发展的理念带动民主的进步,通过政治发展解决社会问题,为经济提供政治保障,带动经济发展、文化进步和社会和谐。

当代中国的政治发展冲破了西方固有思维定式和双重标准,抵制住了西方以“民主、自由、人权”为幌子的文化霸权侵扰,排除了“激进民主思潮”和“自由民主一元论”的干扰,以坚定的政治立场、开放的发展视野,开辟了世界政治中一条独具特色和卓有成效的发展道路。

坚持全面均衡发展观,持续提升政治发展力

当前国际上围绕民主问题仍进行着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面对长期以来西方对民主解释权的垄断,我们必须跳出西式民主的政治逻辑,破除民主迷思,进而继续提高中国的政治发展力。

同民主概念的单一性相比,政治发展的内涵更为丰富广泛。要发展民主,但民主“单兵突进”并不总能推动政治发展,民主化失控或民主赤字反而会导致政治衰败。民主是政治发展的重要价值要素之一,但在当代中国,发展民主必须在政治全面发展的框架下推进。

政治发展包含三组相互依赖、相互作用的变量和价值追求:民主(包括公平、权利、自由)、法治(包括稳定、规则、秩序)、效能(包括绩效、责任、廉洁)。三者之间是内在的辩证统一关系,政治民主和效能等是政治发展的动因和重要内容,法治、稳定和政治秩序则是民主与效能的前提条件和重要价值。理想的政治发展要求民主、效率、秩序、稳定等实现均衡、协调,这些价值共同构成政治发展的全部内容和价值追求。

同一些国家在政治发展中“单兵突进式民主化”不同,中国的政治改革和政治发展进程秉持全面发展理念,体现出独一无二的全面协调性、动态发展性、主权历史性。全面协调性不仅要求政治发展价值要素如民主、秩序、效率等的有机统一、平衡协调、因势而动,而且要求政治发展应当有利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强调政治发展与经济、文化、社会、人的发展相互协调和共同进步。动态发展性则强调政治发展是长期、复杂、永无止境的历史过程,是历史性的社会发展生态,是循序渐进的、分阶段、多层面的发展过程。政治发展必须以特定社会的经济基础与现实国情为基础,建立多维的发展架构,服务于国家发展战略。主权历史性强调政治改革和民主化要立足国情,坚持走自己的路,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优越性,积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但不照搬西方政治制度模式。

当今世界犹如一个奥林匹克大赛场。各国不仅在经济发展、文化魅力、军事外交实力间进行角力,同时更是在政治发展领域展开竞争。在当前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我们一定要保持政治定力,在话语体系和理论构建中坚持全面的政治发展观,破除民主一元化迷思。在实践方向上,以政治的全面发展为基础,以全面提高党的领导能力为引领,以提高国家治理能力为动力,全面提高政治发展力和国际政治竞争力。(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