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春节过去了,但春节前社会上发生的几件有关语文应用方面的事儿,却令人难忘,教训多多。

这几件事都在社会上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比如,某官员在一个大会上将某省的简称读错,影响极坏;再比如,内江日报报道一位62岁的“哑巴孤寡老人”接受社会帮助,文章竟然引用了他的话说:“这条被子好暖和,晚上盖着一定很舒服。”被网友嘲讽为“哑巴群众开口说话”;还有,年前“榆林公安”在其官微上发布的一则寻人启事,居然称女尸“陕北口音、自称榆林吴堡人”死人说话又着实把网友吓了一跳,等等。这几个例子表面上看是读错音、用错词惹的祸,实际上折射出社会语文水平的下滑,语言表达能力的低下,尤其是官员语文能力的下滑,值得全社会高度重视,不能不了了之。

当明确指出,以中国文字之广博,表达之丰富和词语之多义,我敢说,在一个人的一生当中,没读错一个音儿,没写错一个字儿和说错过一句话的人,极少,几乎没有。即使是专司汉语字词研究者,甚至大学校长,亦有犯语错之时,更何况其他人。问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尤其是在公共场合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之后,该怎么办?我以为,必须要承认错误并坚决改正,不能文过饰非,更不能通过封堵网络和其它传媒,不许批评。在这方面,我们应该向原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学习。记得2009年10月12日,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致信新华社总编室并要求将这封信公开发表,全文如下:“新华社总编室:贵社昨天播发我的《教育大计 教师为本》一文,其中岩石学的分类,应为沉积岩、岩浆岩(也可称为火成岩)、变质岩。特此更正,并向广大读者致以歉意。”现在回想起来也特别感动,你想想堂堂一国之总理,并非专门研究这些内容,且日理万机,错个字儿错个词儿算什么?温家宝同志不仅接受了坊间批评、改正了过来,而且还公开致歉。这是修养、胸怀,其实也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上述列举几件事儿中,内江日报和榆林公安事后也做出了说明和致歉,要比读错音儿的某官员强,但仍然远远不够。

为什么说还远远不够呢?因为作为专门从事文字工作的报纸,内江日报应该深刻反思,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而榆林公安作为直接为公众服务的职能部门,也不应该犯如此低级的文字错误,同样应该严肃处理、追究责任。对这样的事儿追究责任严肃处理,绝对不是小题大做,而是警醒相关部门,乃至全社会:要视文字如生命一样神圣,不可随便落笔,更不能在正式的文件和场合“任性”使用文字。

这几个例子引发我们对社会语文现象深入思考。读错音、写错字折射出来的更深和更多的层面则是我国母语教育,尤其是语文教育的缺失问题。笔者问过很多学生“什么是语文”这个概念,从小学生到初中生,也包括高中生和大学生,得到多半是“语言文化的统称”等大而空的回答。其实,我一向坚持认为叶圣陶先生对语文下的定义目前看是最准确的,即以口头为语,书面为文。口头说和书面写为“语”为“文”,“听”“说”“读”“写”宜并重。叶圣陶对于语文的定义,说到了语文的实质,也击中了我们当下学校语文教育存在问题之要害,即不重视、甚至语文老师都不会听说读写的学习和训练。纵观当下社会生活,多少官员不会说也不会听,不会读也不会写,只会照着稿子念文件,念都念错。哎!再不重视听说读写的基本功,我们的语文教育乃至公众语文生活恐怕真要进入困境了。语文素养体现在语言表达上,说来简单,比如它的基本要求包括要读准音,对字词的意思有个理解之后再用,每一句话和每一段话都要有关联,不要东一句西一句的扯,还有主题突出、首尾一致、前后连贯、卒章显志等等写作方面的要求都是语文课上的训练内容和基本要求。但眼下,有多少人知道这些基本要求,并在社会生活和工作自觉运用呢?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下的语文教育内部,对类似这样的社会语文应用现象,或不闻不问,或置之不理,更谈不上反思学校语文教学。某些所谓大师和名家热衷于流派之争,而无视社会语文水平和语言表达能力下滑的现实,他们或沾沾自喜于自己的一孔之见,或吹毛求疵于他人的改进语文教育的建设性意见,不仅无趣无聊,而且对提高全社会语文应用能力和国民语文素养毫无益处,且迷惑全社会。

让我们还是回归到现实吧。我们当然不能说,全社会语文教育水平的下降,完全是学校语文教育之责,但也不能说完全与学校语文教育无关。因此,作为有良心和有责任感的语文教育工作者,包括每一位语文老师在内,都应当把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和提升学生的语文能力摆在重要位置,应当让它成为学校语文课的主要任务。

笔者这样说,绝不是无的放矢。日前,笔者有幸参加一个学生培训活动,对象是从四年级到初三的优秀学生,问及对语文课的感受时,他们马上打开了话匣子,纷纷批斗起“假语文”。一个五年级学生说:“老师让我们期末考试之前背诵六篇平时习作,说按照背诵的写把握大,能得分高,有同学自由发挥还被批了。”一个四年级男生说:“有公开课的时候,老师就让我们做PPT,与平时讲课方法完全不一样。”还有学生说:“我们考试的时候只考写,听、说、读三个内容都没有。”还有孩子告诉我,他们语文期末考试,要考唱京剧等特长,会的同学可以得十分,不会的同学就惨了;还有为了上好公开课,让学生多次排练进行表演……听着学生们这些话语,我好难受,心发颤,这可都是大城市里所谓重点学校的孩子们啊,其语文课效率如此低下,语文老师如此糟蹋语文,真是让人担忧;将来的省长部长局长处长科长市县长,都是从他们当中产生啊,真是让人担忧。

说到底,上好语文课是为了更准确和更恰当的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表达自己的心声。做到这一条,那么一个人十几年的语文课就没有白上;做不到这一条,无论他的年龄有多大、职位有多高,以及其他方面的修养有多好,语文课都没有上好,用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基本修养来衡量都不合格。说到这里必须说,对这些看似小事的公共语言表达现象之所以不能不了了之,到还真不是仅仅处理犯错人,出口气,更重要的是我们该如何反思,我国学校的语文教育和全民语文应用能力的提高。

现在,是到了该反思的时候了!

(作者为语文出版社社长、教育部前新闻发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