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是怎么产生的,能说清楚的人不多。大概属于历史学范畴。

公知是怎么火起来的,门清的人也不多。大概是个传播学课题。

公知是怎么下台的,在网上活跃的人们都知道,那就是,自发网络正能量引导下的民意滔天。说白了,就是网民不买账了,正义人士出手了。

公知越查越多,公知后面还有泛公知、公知粉。于是乎,一个命题就出现了,如果你的朋友是公知——

可以说,几年前,如果你的朋友是公知,可能你还会引以为豪,认为自己认识了一个有思想、有影响的大V。听那些似是而非的道理,或许你认为这位朋友很有学问,很有情怀。类似于民国时期文人开口便是“我的朋友胡适之”,和公知交朋友,也成为了一种炫耀、谈资。

然而,正不压邪的时代过了,对错误言论得过且过的时代过了,“吃饭砸锅”可以毫无顾忌的时代过了,2013年以来,网络正能量崛起,网络意识形态工作被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你幡然省悟,发现公知朋友的观点是如此错误,不仅政治错误,而且价值和事实也错误。你猛然回首,发现公知朋友像个文化骗子,且其背后还有着不明不来的资金来源。你骤然醒神,发现此人污蔑领袖、鼓吹自由化,甘当美日走狗,换个角度想起来,竟是如此可怕。你才发现,舆论圈里,大V们的水这么深,错误观点也可以兴风作浪,说小了误导改革,说大了甚至可能颠覆政权。这绝不是闹着玩的。

几年前,你的朋友是公知,并不是你的错。在不谈价值的年代,谁不曾迷茫幼稚过。被“小确幸”包围的岁月里,你可能发现公知朋友还有可圈可点之处,比如,在其错误言论之外的某专业领域,此人还有点真才实学;比如,此人可能还算大方,请你吃个饭,并不吝啬,当然买单的不一定是他,而是他的金主;比如,此人背后朋友多,上到政府,下到民间,黑道白道,各行各业,人在江湖,长袖善舞,你有事了,说不定他还能帮衬上你。也正是这些,让当时的他令你佩服,至少,并不讨厌。

几年来,你可能受过他的小恩小惠,你可能给他的错误言论点过赞,你可能还带朋友参加过他的饭局。但今天,明白了的你,多少有点后悔。多少有点心慌。

可他却并不觉着自己错了。你知道他已铸成大错,可他却放肆依旧。他也并不知道你明白了。他依旧请你参加聚会,依旧逢年过节给你发信息,依旧给你发他那些错误的言论。他的胆大,多少让你有些惶惑。或许,此人真的关系通天?你不知道,其实他的胆大妄为,恰恰源自无数个你的唯唯诺诺,让他觉得,纵然舆论“风声不好”,认识的人没有谁反对他,说明他做人说话多少站得住脚、有道理。

你想来想去,觉得何必得罪一个朋友。你想来想去,觉得他的错误国家会去收拾,又没有害着你,你何必在乎。你想来想去,觉得跟他保持关系,说不定自己日后还能在交往中收获点好处,毕竟此人有能力,合作空间大大的。你想来想去,觉得圆滑地做人,最不吃亏。当个缩头乌龟,保太平。

于是,见着面,你依旧笑脸相迎,短信中,你依旧把他当神仙供着,研讨会里,你对他的错误只字不提。你仍然参加他的饭局,对他鼓掌,对批评他的声音表示不解和叹息。你的虚伪,让自己都觉得违心。

有一天,你发现,不仅你这样,他的同事、领导、下属,你们共同的朋友,也都这样。大家似乎觉得,这么样做人,做一个小写的人,最不会出错,也不会被批。

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公知在发声。错误的声音,在某些高校,在某些党委,在某些媒体,响当当,大言不惭。网民愤怒了,如此“叫兽”为什么还不被查?如此“砖家”为什么还吃香喝辣?如此“砸锅党”,为什么仍耀武扬威?为什么堂堂国之名校,管不住一个公知?为什么巍巍党支部,拿不下一个带路党?

网民们不知道,不仅是因为此公知真有点神通广大,更是因为有无数个小写的你,成为了他无形的“群众基础”。网民们不知道,你的绥靖、圆滑,已然让你走进了他的利益集团,成为了他的保护伞。网民们不知道,是你的恭恭敬敬纵容了他的飞扬跋扈,是你的客客气气反而让真正正义的人们显得很暴力。

你心里明白,行为却糊涂,你明知他大节有亏、有辱正义,却偏看中小利。当然,人们对他的帐怎么也算不到你头上。而你,却以另一种方式,成为了他的助力。

有一天,此人下台了、被查了、被封号了、被免职了。你智慧老人般地对旁人开口了:“他这样迟早是要出事的,我早就看出来了。”

在公知成为人民公敌的时代,你没有表现出一点应有的担当和正义。前前后后的你,圆滑虚伪的不是道理。

朋友,如果你的朋友是公知,如果你们只是泛泛之交,请不要再希图能和他交往获得什么利益。远离这样的负能量,不再受他的小恩小惠,不要再抛出你廉价的吹捧和不值钱的交情。删了这个朋友,又怎么样!

如果你们真有点交情,如果你觉得此人还有药可救,那更不要吹捧他,你应严肃地告诉他,他的观点有极大的错误和问题。让他反躬自省,让他知道自己造成的恶劣影响和根本性的误区。如果他只是糊涂而成为公知,悬崖勒马或还有可能,你的棒喝是为了最后的挽救。如果他听不进你的批评,或他早就走上了邪恶的道路,就请割席而坐,扔掉这个朋友,乃至对他口诛笔伐,也没什么了不起。毕竟,和人民公敌成为朋友,绝不是你的荣幸。

如果你的朋友是公知,请不要助长邪恶,请不要自欺欺人,扔掉你侥幸和世故,保持你应有的尊严和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