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姚明传-青年力

姚明,祖籍苏州,庚申岁(1980)生于沪。父母皆长大人也,役于篮球司。至于明,长大尤甚,以汉制论,则长丈余。仰之若泰山高拔,倾之若华岳将颓。行于道畔,一览众人皆小;危坐室中,但愁高楼触额。

明以少年,披甲为国家战。不过弱冠,东土及亚细亚无出其右者,以扣篮、篮板、压顶三绝横行,逢之者莫不避,可谓飞将军也。

时,篮球之正朔,在西牛贺洲,武举及第,点将封侯,皆由西洲。壬午岁(2002),明以武举状元及第,拜休斯顿郡火箭军三品参将军。

明欲西行,有司曰:“君可往,然朝廷有事,军帖点将,君急急如令,不得有误”。明曰:“谨奉命”。

明乃渡海,遥之西洲,役于火箭营,为中军将军。

史记 姚明传-青年力

初战,与步行军竞斗,鼙鼓振振,旌旗猎猎,明披甲临阵,虽有虎豹之质,然不习西洲水土,茫茫兮不辩行阵何在,惶惶乎岂知敌军所居,无尺寸之功,贻无穷之讥。

七战皆北,超音速中军杰罗姆见姚明之狼狈,遥笑曰:“彼盔甲不整者,姚明乎?吾必辱之。”明闻之,默默而已。

明知耻,砥砺发奋,未及侵晓则起,驱车至营,习投掷,人一之,己百之,数月,勇猛精进。

巴克利甚轻姚明,尝笑曰:“此公若得斩首十九,吾则以唇吻贴驴臀。”

是岁,火箭战湖人,明鹊起,非复吴下阿蒙,翱翔盘桓,突陈斩将,群雄酣战之际,忽有掌大如簸箕,自天外来,夺球去,视之,有天王托塔立九霄云中,众不能及,彼天王者,姚明也。战未毕,斩首二十。

巴克利愧,引驴至,以唇吻贴驴臀。明笑曰:“惜哉,吾若斩首三十,则彼以舌舔象臀也。”

明既立威,乃居良将之列。

己丑岁(2009),战波士顿,彼时绿衫军得志猖狂,前岁尝诛火箭于阵前,余威犹在,且骁将麦迪伤不起,左右临敌惊惧,明曰:“无惧,今日恶战,当破楼兰而归,吾在左翼,敌若攻我在左,则诸君右进;若敌攻右,吾则以身犯敌,引敌解围,可乎?”众将曰:“诺。”

战兴,敌曰:“左翼姚明骁勇,吾等避之,攻右翼,则可如意。”乃集师攻火箭右侧,铁蹄杂沓,势若风雨,阵几近于崩,众曰:“将军救我。”明奋起,以身陷敌阵,遍试诸营,手射十三矢,或贴身引弓,或隔山远掷,穿云破石,杀十敌。绿衫军大坏,波开浪裂,阵前摧颓,火箭军拔寨而进,大获。

明长躯,好泰山压顶,以此凌敌,敌皆夺气。

某日,猛鲨奥尼尔酣战,正得意踌躇,忽有金刚自云霄至,凌猛鲨之顶,夺球逍遥去,且谢曰:“承让”,猛鲨视之,乃姚明也,曰“君亦能吾国之语乎?”明笑曰:“然,君甚轻吾,三年不与我语。”

英雄对笑,遂为知己。

史记 姚明传-青年力

休斯顿民皆敬姚明。某夕,明饮于高楼,毕,欲偿酒资,店翁曰:“隔坐老媪已为将军偿。”明长揖欲谢,老媪止曰:“将军为休斯顿战,老身但以杯酒相报。”明低徊久之,曰:“甚愧杯酒之恩。”

明身荷家国之恩,不欲两负,每有征召,朝命夕至,使于秦楚之间,从无滞淹,雅典奥运,率师征战,为天下八强。其为人也谦冲,战战兢兢,虽不负如来不负卿,然则负其身,久之,伤矣。

戊子岁(2008),伤足,初,不过微罅,然久而不愈,居然成疾。国家闻之,责休斯顿曰:“尔等不惜我良将,役使过度。”休斯顿亦曰:“姚将军为我用,尔又隔海召,疲于奔命,焉得不伤。”

指摘未已,然明已伤,无可奈何。

北京奥运,众企望姚明,候于京师,曰:“将军伤矣,恐不至矣。”俄而,姚明归来,忍伤笑曰:“吾归矣。”众且跃且泣。

明能审势,不触众怒,欲退,则缓缓图之,不若飞虎将军翔之猝然而止,负天下骂名。

伤已三年,至辛卯岁(2011),告天下:“吾伤,不复能战,别矣。”天下亦不惊。

明既卸甲,为光禄勋,又为中华篮球谋,多有力焉。且善经营,有陶朱猗顿之富。

史记 姚明传-青年力

娶妻叶莉,长人;生女,亦长人。

丙申岁,西牛贺洲以姚明多功,能成中华与美利坚之好,名列凌烟阁,与奥尼尔同殿言欢。

岁末,又挂战甲十一号于休斯顿。

丁酉岁,忽有命,以明为篮球司侍郎,今曰主席,曰姚主席。

先是,草野有论姚明受命之事,明皆顾左右而言他,缜密如此。

太史刘曰:明之神勇,不如乔丹、科比,方之蜀汉,关张之下,廖化之前,然亦一时良将也。

明之所长,篮球而外,能忍垢全名,守节谦抑,负两国之重,使两国之命。虽高若泰山,然自处卑渠;虽浩若东海,然自居浅溪。故国家敬之,众人仰之,能获方面之任,非偶然也。

姚明之任方始,太史之笔不休,来日方长,春秋方盛,姑且待之,姑且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