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羸弱的中国和被任意宰割的中国人

曾经,中国是这样的!中国人的命如草芥,面对屠刀只能等死。仅仅一个南京大屠杀,中国人就死亡了30万人!鲜血染红了南京城,染红了长江水!

南京大屠杀镜头

看着那些历史镜头,每个中国人都会触目惊心!据粗略统计,自鸦片战争以来到新中国,中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可能超过1亿人,甚至在1.5亿以上。而日本侵华以来,中国军民非正常死亡人数高达3500万人。

国耻啊!

最苦莫过亡国奴!

二、中国人真正站起来了!

如果不知道这些中国近代史,就无法理解为什么毛主席说“勒紧裤腰带”也要搞出原子弹的决心,更无法理解下边照片中原子弹爆炸时工作人员的兴奋劲头!

中国第一课原子弹爆炸时兴奋的庆祝镜头

也许,至今仍有些人不不明白,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炸开始,这个世界再没有任何国家敢拿着刺刀对准中国人,中国人自此是真正站起来了!这也是为什么说“两弹一星”的元勋都是民族英雄的根本原因。

中国用极快的速度研发出“两弹一星”,使得中国真正实现了独立自主,这除了是中国人的艰苦奋斗和聪明才智外,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取得这样的成就,实际上是得益于我们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国家体制。

试想,在中国人还不能完全实现温饱的年代,在高精尖领域追赶美苏和西方发达国家,若非有这样的政治体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事实上,新中国头三十年之所以在工业、国防、农业等领域取得辉煌成就,根本原因就是我们国家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中央集权政治体制。

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局限与改革开放的必要性

我们可以在基础工业领域、在局部科学领域、基础设施领域集中力量办大事以追赶西方发达国家,但在广泛的民用、民生领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确就不大管用了。西方国家之所以发达,不仅仅是在高精尖领域领先,在民用科技领域、民用工业领域一样领先。而且,他们的高精尖是由巨大民用市场支撑的,所以发展迭代速度非常快,可持续发展能力很强,后劲十足。

客观地说,中国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通过“集中力量”办大事取得如此辉煌成就已是奇迹,但哪怕实现了对西方发达国家局部的追赶,事实上却无法实现真正超越,更别说全面赶上和全面超越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在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一定要推进改革开放的根本原因。不和人家学,我们追不上啊!

在那个年代,中国需要将自己的人力、物力等资源与世界市场对接从而激活中国巨大的生产潜能,然后再以工业积累和资本积累加速投资循环从而更广泛地发展工业和科技,直到财富和科技的积累激活中国这个超过十亿人的大市场,并对中国民用工业和科技领域的可持续发展形成广泛的市场支撑为止。

所以,那些反对改革开放的人目光是狭隘的,是缺乏远见的,由此也充分证明毛主席打破中美关系坚冰、邓小平同志坚持改革开放的互为因果和高瞻远瞩,也是习总书记“两个三十年互不否定”的思想基础。

四、新时代的模式超越,中国找到了弯道超车美国的终极利器

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中国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这让新中国在前30年有了完整的基础工业链,有了完整的农业基础设施,有了独立自主的国防工业,有了通到乡村地头的文化教育······因为这三十年,新中国充分生长了筋骨,丰富了大脑,为改革开放后的三十年实现经济腾飞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且,这种体制至今依然发挥着非常重大的作用,譬如我国在航空航天、军工、高精尖技术应用、基础科学等等领域的突破,都依然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在发挥作用。譬如,在超级计算机领域我国已经领先美国和世界,这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最新典型成果,类似成果在很多领域都有体现,航天领域更加普遍。

然而,我们要在广泛的民用领域实现对西方的追赶和突破,这种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法并不适合,甚至这种集中力量办大事要想加速突破,还需要更多民用领域的突破才能给予可持续发展的支撑。

事实上,在民用领域,由于改革开放前资源有限,也的确没有取得什么成绩,这也是改革开放前我们新中国虽然发展很多,但我们只是实现温饱的根本原因。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民用领域的突破,必须依靠市场的力量,必须在政府引导下依靠民间的力量。

改革开放之初,我们的市场规模非常小,我们没有太多资金和资源投入到研发之中,起点太低研发出的产品也没有市场竞争力,所以我们只能依赖外部的产品和技术,我们不掌握核心技术也没有能力快速研发与发达国家竞争。

然而,经过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现在则完全不同了。当前,中国13亿多人的市场已被开发出来了,2017年的今天我们不但是世界第二大市场,还是世界最有开发潜力的市场。

在这种市场积淀下,我们只要找到科学创新的发展模式,将潜在的市场力量激发出来,就能以极高的效率在某个领域实现重大突破,并最终实现对美国、对西方发达国家的弯道超车。

在实现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弯道超车方面,占豪认为三个领域取得的成绩最为凸显:

一、高铁。

相比德国、法国、日本等西方发达国家,中国在高铁领域发展要晚得多。甚至,在进入21世纪后中国铁路的绿皮车还非常普遍,2004年第六次铁路大提速中国铁路速度才有几条干线达到200公里的时速。然而,仅仅十来年的时间,中国截止到2016年9月高铁总运营里程就超过了2万公里,远超全世界其它国家高铁总里程之和。

中国高铁为何能发展这么快?就是因为中国13亿多人的巨大市场,中国高速发展中的巨大的流动人口,是在市场力量的推动下,再充分利用我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最终实现了高铁在短时间内的巨大突破。如今,中国高铁已成中国的工业名片,成了“一带一路”倡议的战略基石。

二、移动通信。

第一代移动通信的时代,中国是完全受制于人,无论技术还是产品都以西方发达国家的产品为主,一台“半截砖”得几万块,市话通话费高达一两块每分钟。第二代移动通信,依然以西方发达国家的产品与技术为主,但此时中国的企业终于开始追赶,初步有了自己的技术和产品,但专利依然以发达国家为主,中国占比极少。第三代移动通信,中国已经开始有了部分知识产权,在TD-SCDMA技术标准中占有了一席之地。等到了4G时代,中国已经开始在技术标准中有了一定的主导能力,可以与西方分庭抗礼了。

现如今,中国正在研发第五代移动通信,第五代移动通信中国在核心技术领域则开始处于局部领先和主导的地位了。在这些技术研发中,华为、中兴等中国拥有核心技术的通信技术企业已经与美国高通等世界著名企业展开技术竞争。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以中国的巨大市场以及中国移动通信技术的迭代速度,中国企业将会逐渐取得优势,并在5G技术领域获得足够强的主导地位。

三、互联网应用下模式创新与科技发展。

在互联网技术方面,中国无疑仍然是追赶者,美国依然是世界领先者。但是,在互联网应用领域,中国无疑已经实现弯道超车。互联网应用领域最典型的三个领域是电商、社交和移动支付,中国在电商和移动支付领域都实现了对美国的超越,在全球十大社交媒体中我国已占据半壁江山。而在更广泛的互联网应用领域,中国正在超越美国。甚至,中国在全球互联网治理和跨境电商方面都走在了美国前面,中国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是第一个关于互联网治理的世界性的大会,而在跨境电商中国则明显取得领先优势,在见完马云后连特朗普都心动了。

2月28日,又看到一则爆炸性消息:

小米公司发布了定位中高端的自主研发芯片“澎湃S1”,此举被业内认为是全球消费电子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小米从此成为了继苹果、三星、华为之后,全球范围内有同时生产芯片和手机能力的第四家企业。

在这里,不得不多说一下小米。以极短的时间、充分利用中国的市场体量、以创新的模式实现快速突破的中国企业,小米是最为典型者,非常值得深度研究与揣摩。

2010年4月小米工作室才成立,同年8月就立足于安卓系统、基于中国人的使用习惯全面进行了改进,做出了MIUI首个内测版本。1年后的2011年8月小米手机问世,中国首款双核1.5GHZ的千元智能机。在当时智能机入门门槛还在2000元左右的时候,千元左右的价差不但给市场丢了一颗重磅炸弹,也给竞争对手树立了短时间内难以追赶的壁垒。

与此同时,雷军又充分利用互联网信息传播速度快的特点,通过网络信息传播实现小米手机在网络舆论上的爆炸。之后,再用网络渠道建设速度快、省时省力的特点将市场效应放大到极致。小米手机发布的第二年也就是2012年,小米已经成为中国市场第四大手机品牌。

从无到有,一年多时间从手机行业新秀变成中国市场第四大品牌,中国大陆国产手机品牌第一名。这是什么?这就是通过利用互联网这种新手段,将中国巨大的市场的潜力充分挖掘、开发,从而实现弯道超车的典型案例。

2014年,小米手机实现销量进一步突破,当年全国出货量第一。同年10月小米开始了更高级别的布局,成立研发芯片的松果全资子公司,起步研发费用10亿开始了新的高端芯片产业链布局。从项目立项算起仅仅28个月,2月28日小米即推出了自主手机中高端芯片。这样的速度,不得不让人惊叹!

芯片研发与其他产品研发不同,投入大、研发周期长,一般都是十亿资金起步,10年周期起步。哪怕是华为,在拥有一二十年技术研发积累的情况下,也用了七八年的时间积累才最终推出量产的芯片产品,而小米利用互联网思维,在自己掌握了巨量市场的力量推动下,用最快速度组建了一支有着丰富经验的世界顶尖芯片研发团队,投入巨资,采取小步快跑、快速迭代的互联网产品策略,再将小米前些年在软件方面积累的技术和经验融入研发之中,开发出了性能优秀、稳定性高和功耗低的量产芯片澎湃S1。

更令人惊喜的是,澎湃S1并不只是CPU,而是SoC(System on Chip芯片级系统),包括CPU、GPU、ISP、射频基带等手机核心组件的片上系统。这还是一个硬软结合的系统,对稳定性要求极高,90%是数字逻辑,而不是单纯的硬件拼装。如果不是中国有十三亿人的巨大市场,如果不是互联网模式的创新,哪里会有如此快速的高端技术研发?莫说太久,就是在几年前这种情况能想象得出来吗?

小米过去没有直接做芯片,做手机终端的历史也还不到7年,如此短的时间里不仅仅拥有了巨量的手机终端用户,如今更是向更高端的产业链迈进了一大步,后来居上成了世界级的高新技术企业,利用巨大的市场规模潜力和互联网思维,充分发挥聪明才智进行创新,这其实正是当今中国向世界顶尖领域冲刺、实现弯道超车的终极利器。这不但是中国企业商业方法论的创新,更是中国模式在世界上的突破。

综上所述,在占豪(微信公众号:占豪)看来,中国实现对西方弯道超车的终极利器是:

基于已经成长起来的中国13亿多人巨大市场,充分利用互联网进行模式创新,将某个细分市场的潜力集中在某一个点或几个点,用市场需求的力量带动模式、科技的创新,从而实现对以美国为首西方的弯道超车。

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再把我们国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体制优势与“互联网+市场”的模式融合起来,则必然会迸发出更大的能量。以中国这样的市场和这样的模式、科技创新效率和速度,再有20年到30年的时间积累,中国就能实现对西方的全面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