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网 综合】摩拜单车和ofo在风格上有什么差异化?共享单车市场未来的走向如何?真格基金为何同时投资了ofo和小蓝单车?

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3月17日,在动点科技主办的ChinaBang Awards 2017年度盛典上,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顾旻曼、祥峰资本合伙人徐颖就以上问题进行了讨论,她们所在的机构分别投资了ofo和摩拜。

街头上演单车大战,投资人这么说-青年力

活动现场图

在顾旻曼看来,ofo跟摩拜是很典型的北派和南派创业企业。南派创业者更加精耕细作,先非常区域性地做生意,把模型做出来,才敢往外扩。但北派的方法是非常狂飙突进式的,先把市场份额拿下来,然后慢慢做优化。两种创业思路没有对错,胜负未知。

徐颖则认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ofo和摩拜背后都有雄厚资本。持久战到最后两方肯定会为了最大化满足用户需求而趋同,没有明显的差异化。

ofo创始人戴威毕业于北京大学,摩拜单车创始人毕业于胡玮炜出生于浙江东阳,毕业于浙江大学。

近来,两家共享单车企业的发展也各有亮点。

ofo:开启免押模式,打造信用城市

在近日ofo共享单车和芝麻信用的联合发布会上,双方共同宣布将开启免押金模式,从此以后信用将代替押金,成为新的服务模式。

ofo推出此项措施后,只要芝麻信用分高于650分的用户,就可以免交押金直接骑车,新用户从注册到使用也将不到1分钟。目前已在上海地区推行,将陆续推广到全国各城市。

实际上,在ofo与芝麻信用合作之前,已经有4家单车企业与芝麻信用达成了合作,信用免押已经具有非常深厚的行业基础。

来自永安行的数据显示,作为全国性的自行车企业,从2015年与芝麻信用合作以来,在通过免押模式服务的8500万人次里,违约次数只有50次。事实证明,在一个良好的信用体系里,人们都十分珍视自己的信誉,违约率反而大大下降。

就在昨天ofo宣布与芝麻信用的合作之后,小蓝单车,起于深圳的凡骑绿畅(funbike),成都本地的1步单车,小米旗下的小白单车,金通科技的叮嗒出行、小鸣单车等纷纷表态,支持信用免押模式,表示“押金从来不是一种商业模式,信用让城市更高效、更美好”。

街头上演单车大战,投资人这么说-青年力

ofo与芝麻信用联合发布会现场图

摩拜:引富士康入局,首批合作单车已下线

2017年初,富士康宣布将正式成为摩拜的战略投资者,与摩拜达成行业独家战略合作。

此次合作双方将在单车设计生产、全球供应链整合等领域展开全方位合作,进一步促进绿色出行,以摩拜的“中国创造”助推“中国智造”。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合作四个月前,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就曾与摩拜联合创始人兼CEO王晓峰有过会面,“因为双方前期花了很多时间沟通具体的合作及生产方案,所以两人会面基本上是一拍即合。”

对于此次合作,摩拜方面表示,富士康将专门开辟摩拜单车生产线,并和摩拜联手深度整合产业上下游资源,遴选全球优质供应商合作伙伴,通过富士康海内外数十家工厂生产,预计富士康为摩拜带来的年产能增量将达560万辆。两家公司还将在单车设计领域展开合作。

目前,双方合作的单车部分已投放市场,该单车在保留摩拜单车原有特色和功能的同时,还采用了防爆轮胎、无链条传动、全铝不锈车身等技术,整车可实现五年高频次使用条件下无需人工维护。

街头上演单车大战,投资人这么说-青年力

摩拜单车(资料图)

事实上,在寻找合作伙伴方面,ofo也不甘居于人后。3月9日,ofo和城市车知名品牌700bike联合召开了新品发布会,推出新一代共享单车ofo Curve。

街头上演单车大战,投资人这么说-青年力

ofo Curve

以下为投了ofo的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顾旻曼、与投了摩拜单车的祥峰资本合伙人徐颖,在ChinaBang Awards 2017年度盛典上对话实录:

投资初衷

每个城市现在都有不同种类的共享单车,祥峰资本投资了摩拜单车,真格基金投资了ofo,两位当初都是怎样做出投资判断的?

徐颖:

我们领投摩拜的B+轮,当时它只在上海有一些投放。后来在北京投放时,很多投资人关注,可能北京的消费习惯,很快带动了它,地铁的铺设离上班的距离有一些远,因此,爆发期出现在北京。

我们在上海之所以关注并且感兴趣投资这个项目,是因为我们同时关注最后一公里的出行很长时间。而且不是只关注共享单车,对于电动自行车、滑板车这种硬件,我们都在关注。这方面的项目筛选下来,确实觉得没有很好的解决方式,主要是成本方面的考虑,可能对成本和便利性两方面没有达到完美的结合。

当发现共享单车这种方式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时,团队很兴奋,于是就进行了投资。至于说选择ofo还有摩拜,在那时大家还是针对初创公司的考虑角度,并没有一些具体数据探询。我记得,那时很多ofo主要是在校园进行布局,摩拜可能是从开始就是在做城市的解决方案,所以我们考虑会更合适一些。

顾旻曼:

真格基金除了ofo以外还投资了小蓝单车,我觉得共享单车的便利性,对大家出行的便捷创造的价值已经摆在这里。坦率地讲,真正在投资决策的时间点上,更多是,谁家让我们进,我们就投谁。

我们投资两家共享单车的企业,并不是主动这么做的,而是被动投的,这也是做早期投资的特征。其实,小蓝单车最早的公司是野兽骑行,我们投了它,它自己做了小蓝单车。当然我们有这样的观点,我们觉得对于最早期创业者来说,市场上没有竞争,只有一起把这个市场做大。只有到后面时,才要面对市场竞争。作为投资人,并不是我们非常主动投两家,而是客观上出现了两家。

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对于任何一个创业者来讲,你要面对的竞争,是来自于市场,而不是来自于保护。投资人不去投竞品,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更多的还是看公司在市场上怎样拼杀。而且,在这么早期的市场,其实很难讲最后大家是不是一家人。

未来格局

现在,几家共享单车企业都在疯狂投放自行车,让人想起以前滴滴、优步的打法。你们觉得共享单车竞争,最终会面临优步、滴滴那样的局面吗?

徐颖:会维持一段时间的竞争很正常,因为这块市场很大,远没有说几个玩家要怎么样瓜分市场的程度。我们也从数据上发现,这是一个增量市场。刚开始投资时,我们也会考虑是不是就是自行车的出行市场,现在看完全打开了局面,最后一公里人们都在使用。对小孩、老人来说都没有使用障碍。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甚至去到国外,这个市场非常大。各家都有一定机会,可能你的切入点不同,就会赢得一定份额。但是在主力城市“北上广深”,我们就要使用一些比较凌厉的方式,去跟竞争者抢夺份额。因为这确实是蛋糕当中比较唾手可得的一块,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去抢夺。

顾旻曼:一方面,是资本方面的拉锯战,但这个事总是要有个结尾。另一方面,共享单车跟过去的出行有一点不同,就是只要你运营得法,在商业上面是可以盈利的。这是任何一家在战场中可能活得很久的原因,不像其他行业公司,比如说一个月要烧一个亿,总是很快烧完。共享单车企业相对活得更久一些,不管资本上是什么样的状态。

在共享单车的战场上,ofo和摩拜有哪些不同?

顾旻曼:

我们两方肯定是各自有各的立场。我自己很明显地感受到,ofo跟摩拜是很典型的北派和南派创业企业。

南派的创业者更加精耕细作,先是非常区域性地做生意,把模型做出来,才敢往外扩。

但北派的方法是非常狂飙突进式的,先把市场份额拿下来,然后慢慢做优化。这也是整体创业思路上面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区别,自下而上的单点突破,而是自上而下的规模式覆盖再做优化。

坦白说,我觉得没有对错也没有胜负,可能过几年大家复盘才知道,真正哪一家的做法在这个市场上是成立的。

徐颖:

刚刚已经说了他们的区别,作为用户也很容易感觉到。

现在的问题是,大家都有很雄厚的资本实力,打一场持久战最后两方肯定是趋同的,没有明显的差异化。

因为本身是民生产品,大家想达到的便利性,想实现的功能,最后一定是一样的。

因为我们一定要最大化满足用户的要求,甚至价格也是一样的。在这方面,我觉得没有明显的所谓的不同点,最后一定是打一场长期战役。

共享单车会不会像滴滴、优步那样出现合并格局?

徐颖:

这个现在不好说,各种可能都会出现。

共享单车近几年的走向将是什么样?

顾旻曼:

有几家共享单车企业已经融到后面轮次资金,融资这件事可能今年差不多会有一个结论。

但是因为一方面,每一家共享单车企业自己要控制好,都不会有太大的支出,自行车投入的成本比汽车投入的成本小很多。所以我判断,今年车的密度,包括车相关的管理会更上一层楼,共享单车做的更多是增量市场。

我相信,很多使用共享单车的人并不是原来天天骑车的人,这一块也会带来更多的想象力。包括在出行的解决之外,还有什么是能扩展的空间,这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其实,共享单车密集的投车会带来一个问题,一个城市单车的容量是不是有一个数字,能不能容纳那么多单车?

徐颖:

这是比较精细化运营的问题,城市的容量肯定是有限的,我们是要在没有达到容量的情况下,尽量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

如果已经超出了这个容量,就看谁更具有自己的谈判优势,现在大家也都这样做了。

大家知道,上海出台一些政策,以后各地也会跟进,这是非常正常的情况。

而且尤其是有一定体量的单车公司,都在跟政府保持很好的合作关系,大家最后肯定是把这个市场做得规范化,绝对不会出现恶性竞争的情况。

顾旻曼:

我非常同意,我觉得在这个基础之上也是进一步下沉,进一步地往海外走。我觉得,共享单车不管是资本布局还是业务增长方面,各家都是稳步推进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