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生命为代价的警醒太沉重-青年力

  雷文锋生活照  网络图

  少年雷文锋之死事件一经媒体报道,迅速走向舆论尖峰,责任当事人也旋即被“烤炼”。在后续报道中,韶关市公安、民政、卫计和新丰县相关方面组成专门工作组迅速开展调查。该托养中心被取缔,托养对象也已妥善安置,相关责任人的调查追责正在进行中。

  整个事件中,并非是雷文锋一人殒命的孤案,而是新丰县练溪托养中心“49天内死亡20人”的触目惊心。职能属性上,练溪托养中心应是支撑弱势群体生存权的强有力平台,现实图景却是走向其职责的对立面,成为不折不扣的“鬼门关”。之所以异化成这般,是这个机构看似正常运转制度之下,实则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恶”——既有硬件设施不符合规定、手续不完善、证照不齐全,又有不落实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分类托养的阳奉阴违,还有相关部门监管责任不到位、整改监督未落实,甚至存在官员关系参与经营等问题。而揭开这些“恶”的高昂成本,是雷文锋们那些悄然逝去的脆弱生命。

  雷文锋又仿佛是幸运的,毕竟,和那些躺在殡仪馆中无人认领的“无名氏”相比,他至少保留了人常的最后尊严。也有人不恰当地说,雷文锋现在至少能为天下人所识,虽然他是以生命的代价,为世人揭开了一个黑暗角落。但这终究是不恰当的“因果论”,生命不能像投入池塘里的石头,用噗通的声音和泛起的涟漪,来警醒社会对事件漩涡的深度思考。而当声响和涟漪随着时间惯性最终趋于平静时,不管愿意与否,谁都无法长时间停留下来,去分担雷文锋父母的巨大悲怮。毕竟,双亲赋予了雷文锋以生命最美好的内容,绝不愿用这种诀别的方式,来旁敲侧击出社会的某种漏洞与缺陷。

  以生命为代价的警醒太沉重。雷文锋却用生命的代价,让社会舆论开始警醒于作为社会公共服务的练溪托养中心,为何如此漠视生命。此番警醒的结果,是这个部门的难辞其咎,那个部门的监管不力,再就是多个责任人被采取强制措施,甚至最后要承担刑事责任。再后来,就是多个部门迅速作为,反求诸己,很可能一套新机制、新气象随之而来。结局是否能如同善良人们所期待的那样皆大欢喜,尚不得知,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种用生命来“打开死结”,最终让事情一路闯关,真的让社会伤不起。

  社会机制的落脚点,一定是以人为本。以人为本,顾名思义,而人的最大本钱无非就是生命。因此,社会属性的最大出发点,必然也是尊重生命,服务生命。但事实上,我们也目睹了某些社会进程被推动,恰恰就是用生命来置换。孙志刚的生命,换来了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徐玉玉的生命,引出公安部对电信诈骗的雷霆之怒。现在,雷文锋用生命,也引出“托养中心”的暗黑一面。公民殒命,导致了某些领域天平趋于向好的砝码,但这绝非是种进步。它只能作为一个反面案例,去警醒更多的社会管理者,在职责和管理中,别再错位,更别再失位。

  犹记得,在孙志刚的墓志铭上,有这样一段话——“然天下居庙堂者与处江湖者,当以此为鉴,牢记生命之重”。生命之重,是法治之重,是权利之重,更是社会之重。每个人都要切记这番警语,那些岗位矗立在坚守社会底线的职责者们,更当如此!(中国青年网特约评论员 谢伟锋)